<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四十八章 邀请
    自从那次琦玉见过琦莹之后,琦莹倒是振作了很多,身体也很快恢复了。柳氏看着女儿的这一变化,非常欣慰,对琦玉也是心存感激,在吃穿用度上对琦玉更加无微不至的照顾。

    王氏那日从娘家回来,知道了琦莹生病的缘故,便也不再提,只装作不知道。这段日子,府里难得的宁静。只有柳氏忙碌异常,因为年关将近,一面要准备自家过年,备年货,置新衣,另一方面要准备送往各家的年礼,时常累的腰酸背疼。这一日晚上,张赞回到房中,看见小丫鬟正给柳氏捏着肩,柳氏一见张赞连忙站起身来,

    “老爷今儿怎么回的这样早?”

    “今天事情少,就回来得早些。莹儿最近怎么样?”

    “倒是好了不少,多亏玉姐儿回来,常在一处宽慰她。”张赞与张厚不同,他因为子嗣不旺,因此对这一双儿女非常上心,不愿意让儿女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因此上次寿王的事儿一出来,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拒绝。尽管他心里不看好寿王,但是为了女儿他不得不站在寿王一边。

    “玉姐儿倒是个好的。”

    “是呀,莹儿也就跟玉姐儿说得来。可是莹儿这亲事?”

    “这事儿不能急,现在这个风口上谁都不好说。你前面说的那几家,不是都不行?”

    “可是莹儿已经过了及笄之年,这亲事还没个着落。我心里急呀。”柳氏说着掉下泪来。张赞搬过柳氏的肩膀说道:

    “莫要着急,我最近看着能不能求求寿王,让莹儿进宫见见宸妃,有宸妃说上一两句话,别人家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顾忌了。”柳氏一听,紧紧抓着张赞的袖子,

    “那老爷为何不赶快去说?”

    “这一则我刚刚随了寿王,马上就提此事不好,二来这寿王很难说。”

    “什么很难说?”

    “寿王为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我看他不是成大事的人。别看他现在势力不小,可是也就是圣上一句话的事儿,就什么都没有了。”

    “老爷的意思,圣上未必中意寿王。”

    “不错,所以我也才想等等看。”

    “可莹儿?”

    “这种时候一个不慎就是全家遭殃,对于莹儿我们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吧。”柳氏看这张赞满脸的疲惫,也不忍再说什么,服侍张赞安歇不提。

    这一天,张府的众人正聚在老夫人的屋子里,商量过年的事儿。忽见王氏房里的小丫鬟来禀报,说是齐国公府有人送帖子来,然后将帖子呈给王氏。王氏一看之下才知道原来是连氏邀请自己带着琦娇过府。一旁的老夫人沈氏看着王氏面露喜色,问道:

    “这齐国公府与我们素无往来,这又是唱得哪一出?”

    “母亲有所不知,齐国公夫人与媳妇是闺中旧交,媳妇去了山东后渐无往来。可巧儿,这次因为其母平阳侯老夫人不在了,她特去奔丧,在媳妇回来的途中一起盘恒了数日,后又结伴回京。夫人当时见了琦娇很喜欢,这次就是邀请我带着琦娇过府去。”

    “原来如此。”

    “齐国公府可是宫里淑妃娘娘的娘家。”柳氏问道。

    “正是。”王氏答道。柳氏点点头,便没有再说话。琦娇听说李夫人只邀请她一人,心花怒放,不由得意洋洋地瞥了琦玉一眼,可是却看到琦玉一脸的平静,不由大为失望。这时候就听见老夫人说道:

    “琦娇,去了以后可要谨言慎行,不能丢了我们张家的脸。”

    “祖母,孙女知道了。”琦娇嘴上应着,心里却不以为然,埋怨祖母怎么对自己就这么不放心。王氏说要回去准备明儿出门的东西,遂起身向老夫人告辞,沈氏同意后于是带着琦娇和琦芸先下去了。柳氏自去忙家事,留下琦莹和琦玉陪着老夫人。她们一边一个搀扶着老太太回到后面房中,老太太觉得身上有些疲乏,就躺在榻上,琦莹和琦玉姐妹坐在窗前的小炕上,拿了活计各自绣着。

    琦莹绣的是一个荷包,暗青的底色,边儿上用金线勾了边儿,中间是一副鲜活的鲤鱼图。琦玉则是绣一块帕子,荷包那种水平的,她还不敢尝试。琦莹偏过头看了看琦玉的活计,忍着笑说道:

    “妹妹果然厉害,竟能绣出竹子的这般风致?”

    “什么风致?”琦玉知道自己的刺绣水平,但一时还没有解琦莹的意思。

    “那当然是‘入竹万杆斜’喽。”琦玉看着自己帕子上那竹子绣的弯弯曲曲,又听了琦莹的话,自然不已,放下绣绷就去咯吱琦莹。琦莹招架不住连忙求饶,琦玉不依,琦莹也随即反抗,两人在炕上闹作一团,榻上的老夫人看着孙女儿们亲密无间,也十分高兴,让她的丫鬟红菱把琦玉的东西拿来看看,一看之下,也撑不住笑了。琦莹看见了忙说:

    “妹妹,快看祖母也说好。”琦玉看着大家都笑话她,嘟着嘴气鼓鼓地坐在炕上。过了会子,老夫人说道:

    “玉儿,你学着刺绣有多久了?”

    “也有两三年了。”

    “听祖母一句,这是本事,一定要会,俗话说技不压身嘛。虽不指着你们要有多么精通,府里毕竟有绣娘。但是嫁了人呢,婆婆第一面看得就是你的活计,太差的东西你能拿出手?退一步说,就算嫁得好,府里有绣娘,但是那贴身的衣物还能假手他人?”琦玉听了知道祖母说的是肺腑之言,因而也不再吭声。琦莹拉着琦玉的手说道:

    “妹妹,你也别急,像你那么聪明,只要下点功夫,没有不会的,以后要不我每日里教你吧,虽然我的水平也一般,但也还能教得了你。别愁,大不了绣嫁妆的时候姐姐帮你。”前面琦玉还认真地听着,后面听到琦莹说得不像话了,就抽回手继续咯吱,两姐妹一会儿就笑到了一处。

    王氏带着琦娇和琦芸回到自己的院中,及至进了屋里,一看琦芸还在一边站着,就说道:

    “芸儿,这回来一段时日了,也不知道你姨娘怎么样,你帮我写封信问问吧。”琦芸听到王氏的话,心知王氏哪会有那个闲工夫问候自己的姨娘,不过是找个托词,让自己离开。琦芸当下答应着告退。王氏看着琦芸出了门方才说了声“没眼色的东西。”琦娇也没理会那么多,一心只想着明天出门穿什么衣服,梳什么头饰。王氏拉过琦娇对她说道:

    “娇娇,其实刚才母亲还有一些话没跟你祖母她们说,国公夫人在信上还说,希望你陪她住一段时间,母亲怕你祖母她们阻拦,是以刚才没说。这样看来,国公夫人对你倒是有心思。但是你怎么也得心里有个数,那次母亲跟你说的,到底是愿不愿意。”

    “母亲!”琦娇毕竟还是有些羞涩。

    “这有什么可害羞的,这里就咱们娘儿俩。你若是不愿意,咱们与国公府也就不要走得太近了,免得影响你以后;若是愿意,这样的走动倒是个好机会。”琦娇听了王氏的话,头慢慢垂下,要说自己对李端没有一点动心是不可能的,只是自己难道终究要走扶正这条路吗?那个女孩子没有憧憬过自己披上华美的嫁衣上花轿的情景。王氏见琦娇沉默不语,便说道:

    “母亲也只是提醒你,并不是要你现在就决定,还有的是时间。只不过要记住,母亲是最疼爱你的,绝不会让你受一丝委屈,让你通过那种方式进国公府,是迫不得已的,国公夫人也不好直接让世子休了媳妇。何况现在世子和国公爷的态度也不明朗,只能先娶个贵妾,慢慢和世子培养感情,到时候抓住了世子,一起都好办了。再寻个错休掉她,就是国公爷也不好说什么。”

    “母亲,可是……”

    “母亲告诉过你,不用先回答。还有一样你要知道,成亲的时候再风光也只是一时的。以后能长长久久过好日子才是一辈子的福分。行了,别想那么多了,娘看看还有什么好东西,给你装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