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四十六章 亲人
    琦玉回到了京城,重新又过上了舒心的生活,不用再小心翼翼,勾心斗角。祖母赏了些东西给梁姨娘,又派了两个老成持重的妈妈照顾她到生产,琦玉总算是放下了这个重担。这一日大家给沈氏请过安之后,柳氏自去忙着管家理事,王氏则要带着琦娇回一趟娘家。因着上次琦玉的事儿,老夫人也不太待见琦芸,对她也是淡淡的,琦芸就坐不住告辞了。

    琦玉搀扶着老夫人回到后面的小花厅,祖孙俩儿坐在烧得热乎乎的炕上,炕桌上摆着各样蜜饯果子,丫鬟上了茶之后就退了下去,只剩下这一老一少叙着话。冬天的太阳是少气无力的,照得人也懒洋洋的。琦玉一边给老夫人捶着肩,一边说着闲话。她很久都没有这样闲适,心情平静,老夫人也很享受着孙女贴心的照顾。

    “祖母上次你病了是怎么回事儿?让我担心死了。”

    “本不想告诉你,可是这也是瞒不住的,你且坐下,我说给你听。”沈氏一面拉着琦玉的手让她停下来。琦玉依言坐在沈氏怀里。

    “这都是因为你大姐姐。”

    “大姐姐怎么了?”

    “你大姐姐本来已经说定了礼部尚书董家的嫡长子,眼看着也就要下定了。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不知哪个心思叵测的在三皇子也就是寿王殿下面前提了你姐姐,寿王殿下就上门来提亲,要娶你姐姐作妾。我们张家的女儿怎么能与人做妾,更何况年初寿王娶了亲,那寿王妃不是个好相与的,才几个月寿王府中就没了几个妾。你大伯自然不愿答应,但又不敢直接拒绝,我们就商量着和董家那边先下个小定,也好搪塞过去寿王,谁知道董家也听说了寿王府上门提亲的事情,根本不敢和寿王殿下相争,直接就回绝了。祖母这才禁不住……”

    “到底是哪个坏心肠的这样害人!那后来怎么办?难道把大姐姐推进火坑。”

    “那寿王只不过是想获取我们家的支持,因为你大伯父一直保持中立,他才出此下策。你大伯父迫于无奈,就答应了寿王为他奔走。寿王也不再旧事重提,只是你姐姐素来是个心思细的,经了这一场事儿被气病了,现在还没好。董家的事情不能再提,可是在京里说其他的几家也都不成,那寿王的影响还是没有消除,少不得只能说到远些的地方了。”

    “大姐姐真可怜。她要是真远嫁了,大伯母还不得哭坏。”

    “你大伯母当然舍不得你姐姐,她说没有合适的,她大不了养一辈子闺女。”

    “就是呀,大姐姐一辈子住在家里不也挺好的吗?”

    “傻孩子,那个女人能不嫁人。住在家里,那唾沫星子也能淹死她。”

    “为什么一定要嫁人呢,我就想一辈子陪着祖母。”沈氏听了琦玉的话,虽是孩子气,却是流露出对自己的依恋,只不过自己能护到她几时。琦玉的头发本就松松挽了个髻,这会儿在沈氏怀里窝着,早已散了,沈氏摸着琦玉柔软光滑的头发,轻轻地说道:

    “玉儿,过了年你就十三了,终身大事也该张罗起来了。”琦玉一听羞红了脸,更把头埋在祖母的怀里,一声也不言语。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有什么可害臊的。你告诉祖母想找个什么样的人家?”

    “祖母。”琦玉拖长了音,撒娇地说道。沈氏没有理她,继续说道:

    “嫁给高官显贵之家,荣华富贵自不必说,但是也意味着无休无止地后宅争斗。嫁给一般人家,只能是衣食丰足,富贵就谈不上了,可是倒是夫妻和睦,两耳清净。你说哪个好?”琦玉听了祖母的话,又看见祖母的样子并不是说笑,于是也就郑重地回答:

    “祖母,荣华富贵不过是过眼云烟,这几年我也明白了,自己真正需要的是平静的生活,我不想与人钩心斗角,活在阴谋算计中。”

    “你的意思祖母明白了,祖母一定帮你实现愿望。”

    “祖母,你真好。”沈氏笑着轻轻抚摸着琦玉的发丝。

    午饭后,琦玉小憩一会儿见祖母还为起身,就准备去看看大姐姐琦莹,这已经是回来的第三天,大伯母说琦莹病还没全好,那不让人去看。可是琦莹长琦玉两岁,两个人自幼就要好。早上听了祖母的话,她觉得自己应该去看看这位姐姐。于是琦玉离开明德堂,顺着回廊来到后花园,过了中午天气逐渐阴沉下来,似乎马上就要下雪了。后花园那边里有几个院子,都是给小姐们长大准备的,现在琦莹自己住了一个院子,其它的还空着,因此显得有些冷清。

    门口扫地的婆子一看见琦玉过来,马上满脸堆笑,谁都知道琦玉是老夫人的掌上明珠,自然是拼命巴结。

    “见过二小姐。这大冷天儿的,您还出来。”

    “嗯,我来看看大姐姐。”那婆子不敢怠慢,赶紧在前面领路进了院门,琦莹的大丫鬟春纤正在院中,早就听见响动迎了出来。

    “见过二小姐。大小姐这会儿正醒着呢。”春纤向琦玉行了礼,琦玉点点头,跟着进了琦莹的屋子。只见床上躺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女,那双放在被子外面的手瘦骨嶙峋,上面的青筋隐约可见。琦玉一阵心痛,记忆中的琦莹是那样温柔可爱,圆圆的脸上总是笑意盈盈,可是现在脸颊已经有些凹陷下去,颧骨高高地,说不出的落寞虚弱。

    “大姐姐。”琦玉轻声地叫道。床上的少女慢慢睁开眼睛,向着琦玉的方向看了许久,方说道:

    “是二妹妹?”琦玉赶上两步,握住琦莹的手哽咽着,

    “是我,大姐姐。”

    “妹妹,你终于回来了。”琦莹挣着要起来,琦玉连忙按着她,但是琦莹执意要起来,于是琦玉扶着她,让春纤在后面放了大迎枕给琦莹靠着,然后在床边坐下。

    “姐姐的事儿,祖母已经告诉妹妹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姐姐不能这样糟蹋自己的身子呀。”琦莹苦笑一下,抬起双眼看着琦玉。

    “妹妹,实在是我不甘心,也想不通。凭什么他们随心所欲的一下,就能左右别人的命运,而我们只能这样受着。逼着我嫁,我不敢拒绝,可是我总还能去死吧,他们还能强迫死人不成。”

    “姐姐,你想开些,这事儿不是已经了结了吗?”

    “能结束吗,母亲虽然瞒着我,可我却知道母亲被多少人家拒绝,与其这样看着父亲、母亲为我操碎了心,不如我死了一了百了。”

    “你可知道你不在了,祖母、伯父和伯母会有多么伤心,为了上次的事儿,祖母已经中风,要是你有什么三长两短,她老人家可怎么办?”

    “可是我真的受不住了。”琦莹痛苦的闭上眼睛,两行清泪顺着面庞滑下。

    “姐姐遇上这样的事儿,虽然不幸,但是还有亲人为你奔波,为你难过。你可知道,妹妹也差点就在山东被迫定亲了,而且那人还是一个纨绔,一个**之徒。那个时候有谁想着我,帮着我。”琦莹听了睁开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妹妹年纪还那么小,婶娘怎么会?”

    “正是母亲说得亲事。”

    “那叔父他……”

    “父亲开始也同意了,但后来被我说服。”琦莹知道叔父那个人性子冷硬,决定的事不会轻易改变,琦玉能说服父亲,可想而知经过怎么样的艰难。琦莹抬起手,轻轻抚去琦玉面上的眼泪。

    “妹妹,我们都是苦命的。”琦玉紧紧握住琦莹的双手说道:

    “姐姐,我不信命。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如果我们抗争不过,就让我们勇敢地面对它,天无绝人之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