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四十五章 公府
    琦玉服侍祖母歇下,回到自己房中,她住的是毗邻沈氏正房的小抱厦。房中的家具、布局都与自己六年前住得时候一样,只是床褥均换成了新的,地中间热乎乎的炭盆,映得人心里暖暖的,琦玉沐浴更衣后,躺在床上久违的安稳使得她很快就睡着了。

    老太太躺在床上歇息了会儿,年纪大了却是睡不着,听丫鬟回报琦玉已经睡了,也就不舍得再叫醒她,就和旁边的孙妈妈拉起了闲话。

    “老太太这可放心了吧,二小姐终于平平安安回来了。”因为论大排行,琦莹是大小姐,所以琦玉就成了二小姐。

    “这孩子命苦,小小的没了娘,又摊上这么一个继母,真是难为她了。”

    “二小姐能有老太太护着还不就是最大的福分了,再说了常言道先苦后甜,以后二小姐保准是个有福的。”

    “我也终有不能护她的一天,找个好婆家才是根本呀。”

    “那这回二小姐回来了,就可以带着她在京城中露露脸,保准回头媒人踏破门。”

    “瞧你说的,就会逗我开心。”

    且不说张府这边摆酒席给二房接风,只说那日李夫人连氏与王氏分手后,回到国公府。府中大门早已打开,李二夫人石氏早已在门前等候,李夫人见了石氏颔首微笑,石氏紧走两步赶上前接着连氏。

    “我不在家这段日子,劳烦弟妹替我管家,真是辛苦了。”连氏话虽这样说,但是心里没有一点感激的意思。

    “大嫂说哪里话,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劳烦的。大嫂快进屋里歇着吧。”一旁的李端也长揖作礼,见过石氏。一行人进了屋子,连氏直接在正位坐下,石氏坐在下手的一张椅子上。丫鬟早就端上了热茶,连氏喝了口茶,慢悠悠地问道:

    “本想着去几天就回来,谁知道我这一病耽搁了这么许久。”

    “侯夫人的身后事可还顺利?”

    “嗯,不过终是没见上老人家最后一面。”连氏语声中带着一些悲凉。

    “嫂嫂节哀,老夫人也是喜丧。”连氏微微点点头,又问道:

    “国公爷呢,饮食起居都是谁管着呢?”

    “国公爷的事儿都交给廖姨娘了,她还谨慎些。”

    “媳妇怎么样了?”

    “还好,只是最近胃口不太好,也懒待动,产期也就是这几天了吧。”

    “唉,不叫人省心。”一旁坐的李端,听见母亲这般口吻跟二婶说话,就像询问管家一般,觉得很是不妥,于是拿话岔开。

    “二婶,二弟呢。”

    “他不知道你们今天回来出去了,说是福王府里请了个新的班子去听戏了。”李端一听就有些不高兴,

    “这个二弟真是,那福王整日里吟风弄月,皇上很不待见为什么还要混在一起,我说了几次他怎么也不听。”李夫人听罢马上说道:

    “就是,翊哥儿年纪也不小了,也要学会给伯父和兄长分忧呀,一天到晚总这样瞎跑,真不懂事。”

    “二婶,要不从明天起让二弟跟我到大营里去历练历练,也省的他这样闲逛,交友不慎惹祸上身。”李端虽是商量的说法,但是口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算了吧,翊哥儿一个文弱书生到哪里去干什么,别还没历练出什么,倒耽误了你的事儿。不过话说回来,弟妹不是我说你,你这娘当得也实在是,好好管管翊哥儿,别整天跟那些狐朋狗友混,那么大个人都不知事儿。”连氏害怕李端真心要帮李翊,赶紧拦住。石氏的性子一向温和淡泊,听到别人指责自己的儿子也懒得反驳,反正在她的心目中,儿子是最好的,别人说什么有什么关系呢。可是这话却被刚刚回来在门外的李翊听得一清二楚,他紧握拳头,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又一次,又一次公然羞辱自己和母亲,从小到大,这样的场景见了无数次,要忍耐到什么时候?他实在难以抑制自己的愤怒,但是又不得不掩饰自己的情绪。站在门外定了定神,换了张笑脸走了进去,

    “哟,怎么刚才听见大伯母提起我的名字,什么事呀。”说完向连氏行了一礼,连氏在背后说人坏话,却被撞破也有些尴尬。

    “没什么,你大伯母只是说怎么不见你人。”石氏连忙替连氏掩饰到。

    “二弟,怎么又和福王混在一起,为兄告诉过你多次,圣上对福王很是不满意,要是你与他牵连太深,难免会祸及我们国公府。”

    “是,兄弟知道了,以后会小心的。只是有时候福王相邀,弟也不能不去。”

    “明日起你要不随我去大营历练一下,也省的天天在外面闲逛,就算那福王找你也找不着。”

    “大哥,你那京西大营是保卫京师安全的要地,兄弟我去恐怕也不太合适吧,要是让人在说伯父和大哥有所图谋也不好吧。”

    “你说得也是,为兄考虑欠妥了。”李翊深知自己的这个大哥最在乎的就是国公府,因此只要自己以影响国公府为借口,他一定会投降。连氏不想再让李端为李翊的前途做什么考虑,因此对李端说道:

    “端儿,你也该回去看看你媳妇儿了,母亲有些累了,想去歇歇。”说着就站了起来,大家一看,也就各自道别散去。

    李翊陪母亲回到房中,让一旁侍立的丫鬟婆子统统退下。这才对石氏说道:

    “母亲,你何苦在这里受气,大伯母根本当你是下人一般。听孩儿一句,咱们走吧。”

    “不行,你爹当年和国公爷说定绝不分家。”

    “为什么?”

    “他们兄弟情深意重就不说了,我们现在走了,国公爷难免落下欺负我们孤儿寡母的名声,我们又怎能忍心。你爹刚不在的时候,国公爷对我们多有照顾,我们怎么做出这样不义的事情。”

    “可是伯母她……”

    “子不言父过,她毕竟是你的长辈。”

    “可她是怎么对您的?”

    “我不在乎,我们承的是国公爷的情儿。何况她这一回来,我自去礼佛,也见不上几面。”

    “儿子实在是看不下去。”

    “大丈夫在世这点儿都不能忍吗?”李翊面对母亲的责问,默默低下了头。石氏停了一会儿问道:

    “你这几天哪去了,亏得娘还给你圆了谎。”

    “福王爷拜托我到山东替他跑一趟,也没什么大事。”

    “你跟谁来往我不管,但是千万不要搀和到夺嫡的事情里去,听见了吗?”李翊听了点点头。

    “还有,你年纪也不小了,也该是考虑终身大事的时候了,那些名门贵女咱们不敢想,但还是要挑一个贤良淑德,出身清白的姑娘。”李翊听到出身清白四个字,知道母亲说的是他与京城名妓梨落。这事儿其实他很冤枉,自己与她只是一面之缘,可不知怎么的,外面就传自己是她的入幕之宾。加上连氏总是想借机操纵他的亲事,他也顺水推舟承担了这个名声,把那些个连氏说的“大家闺秀”吓退。但此时面对母亲还是有一些不好意思。

    “母亲,我和那个姑娘没什么,只是这亲事不着急还是随缘吧。”

    “随缘,你不找它就来了?傻了吧。”石氏笑着轻轻戳戳李翊的额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