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四十四章 祖母
    琦玉看着地上铺着的青石板,回廊上放着的一盆盆盛开的梅花,一起都和原来一样,想着就要见到祖母,心中一阵激动。立在门边的丫鬟一见王氏他们回来了,一叠声说着:

    “二夫人回来了。”等柳氏和王氏走到门前时,丫鬟已经撩起门帘。进得房中,只觉得热气扑面而来,本来在外面冻得僵硬的身体一下子就复苏了。转过一扇巨大的楠木雕花屏风,只见正中的宝椅上,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身穿赭色的团花袄子,下面枣红色马面裙。头上勒一根赭色镶翡翠的抹额。老太太精神还好,只是面上掩不去大病后疲惫虚弱的神色。

    王氏一见老太太,连忙跪了下来,

    “老太太,不肖的儿媳回来了。”张潇、琦玉等也连忙跟着跪下。老太太一见这种场景,盼了许久的孙子、孙女们终于回来了,激动地留下眼泪。琦玉看见祖母流泪,也忍不住哭了出来。柳氏一见,担心老太太刚好的身体受不住,于是赶紧上前用话岔开。

    “我说老太太,这是怎么了,平日里总念叨着,可这人刚一回来,就不让人家起来,净跪着哭。弟妹这一路风尘的,怎么也得先歇歇不是。”沈氏听了放止住眼泪,一叠声儿让王氏赶快起来。柳氏赶紧走过去,拉着王氏做到左手边的第一张椅子上,这是琦玉、她们上前重新拜见祖母。琦玉是长姐,第一个上前,跪在沈氏面前,喊了声祖母。沈氏一把拉住琦玉的手摩挲着,

    “好孩子,长得这般大了,我都以为见不找你了。”琦玉一听眼泪就掉了下来,

    “不会的,祖母会长命百岁的,会一直好好的。”

    “嗯,嗯,会一直看着你们的。”琦玉不敢让老太太太激动,忍住心中的千言万语,点着头立在一旁,让张潇来拜见。张潇磕完头,沈氏想起走的时候还是稚儿,现在却已经是长身玉立的少年了,拉起张潇的手说道:

    “潇哥儿是个争气的,你爹娘把你教得很好,听说你中了秀才,祖母高兴地一晚上都没睡着,你和你大哥哥以后就是咱们张家以后的希望。”

    “祖母还有我呢。”一旁的安哥儿听见老太太这样说,微有些不满。王氏听见刚要斥责他,就见沈氏说道:

    “这是安哥儿吧,祖母怎么会忘了你呢,来让祖母看看。”安哥儿听话的上前跪倒磕头,沈氏将他搂在怀里,摸着他的头说道:

    “祖母虽然没见过你,可是知道安哥儿一定也是个出息的,象你哥哥一样。”

    “是,祖母,我会好好读书的。”

    “乖,这个给你。”说着沈氏取出一块玉佩,交给安哥儿。

    “这是你祖父的东西,今儿送给你,你也是咱们家的希望。”王氏看见那玉佩莹润透亮,不是凡品,于是说道:

    “母亲,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给他一个小孩子家。”

    “什么贵重的,不过是他祖父留下的,做个念想吧,你先替他收着就行了。”王氏听罢不再言语。琦娇和琦芸又上前拜见,沈氏自是一番感叹。沈氏是不见姨娘们的,因此梁姨娘自被柳氏派去的人安置,没有随着来到沈氏房中。王氏道:

    “怎么不见济哥儿和莹姐儿?”张济和琦莹是柳氏的一双儿女。

    “济哥儿今年年初进了国子监,平日里都不回来的。莹姐儿是静安侯府的小姐请去了,晚上就见着了。”

    “济哥儿可给咱们家的孩子带了好头呢。”

    “不过是机会好。”

    “谁说的,我们虽在山东,但是也听说济哥儿是京中有名的才子呢。”

    “那里就那么好呢,弟妹说笑了。”王氏因又问道:

    “母亲身体可大好了,钱收到信儿,可把媳妇和老爷吓了一跳,赶紧就收拾着回来了。”老太太和柳氏听了,面色一僵。还是沈氏说道:

    “人老了,哪能无病无灾的,这不已经好了。”往事听说知道其中又不方便说得原因,就不再往下问。柳氏是个玲珑的人儿,见状连忙说道:

    “弟妹,你的院子已经都收拾好了,早几天已经开始烧了炭盆。”

    “多谢大嫂。”

    “你们一路辛苦,就先下去休息吧。潇哥儿自到前院,他原来的屋子就给安哥儿吧。琦娇和琦芸还按原来的屋子住,明年开了春,收拾出几个院子,再让她们姐妹分出去自住。”王氏等齐声应了,起身告辞。王氏刚转身要走忽想起又问道:

    “母亲,那玉姐儿?”

    “嗯,玉儿还是跟着我吧,你那里也没给她收拾屋子。”王氏虽然心有不甘,但也不敢刚回来就反对老太太,暗道这丫头可是得了势,不过想逃出自己手掌心,就是痴心妄想了。想到此,脸上堆满了笑,转头吩咐琦玉说:

    “那玉姐儿在这儿好好陪老太太。”

    “女儿知道。”柳氏也知道老太太和琦玉肯定有许多话说,于是很有颜色地说道:

    “母亲,媳妇也先下去看看厨房里准备的如何?”沈氏颔首,等大家都出去了,她朝琦玉招招手,

    “玉儿,让祖母好好看看。”琦玉依言上前坐在沈氏怀里,沈氏搂着她,慈爱地抚摸着。

    “玉儿,是祖母不好,那会儿让你跟着他们去,哪知一去六年,让你受了这么些苦。”

    “祖母,孙女这不是好端端的,哪有受什么苦。”

    “我的乖孩子,你这一回来,祖母定会好好护着你,不让谁再欺负你。”琦玉一听这关怀的话,就像是迷路的孩子找到了家人那般温暖,眼泪不受控制地就流下来了。沈氏自己也撑不住哭了出来,还是琦玉首先反应上来,老太太不能激动,就强收了泪劝慰道:

    “祖母,别难过了,这不是都过去了,以后玉儿一定会好好的,祖母也要好好的。”

    “嗯,嗯。”沈氏接过琦玉递来的帕子,拭了拭泪说道:

    “这次差一点就追悔莫及了,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怎么去见你娘?”

    “祖母,咱们都没想到她会手脚这样快。”

    “送得信儿幸好来得及。”

    “祖母,你送信的时候,这事儿已经过去了。”

    “怎么说?”沈氏听见大吃一惊,原本抚摸琦玉的手也突然停住了。

    “到底是怎么样的,给祖母说说。”琦玉就将王氏将她说给黄达,自己如何说服张厚拒绝,王氏又安排陷害自己,幸被杨熙所救的事情说了一遍。沈氏听完,气得嘴唇直哆嗦。

    “好个毒妇,怎敢欺凌你如此。”琦玉连忙抚着沈氏的胸口,

    “祖母别着急,经历这些,对孙女来说未尝没有好处,总算是知道人心险恶,以后总不会轻易叫别人害了去。”

    “你放心,祖母绝对不会饶过她的。”琦玉忽然想起一事,对沈氏说道:

    “祖母还有一事,玉儿需禀明祖母。那梁姨娘怀孕在身,因为父亲要女儿一路上护着梁姨娘,因此从山东到京城,一路上都是孙女的乳娘-——李妈妈在照看。路上李妈妈在梁姨娘的坐褥里发现一个药包,而且在孙女的茶叶中也混入那种药,连李妈妈也看不出来那药到底是什么,这件事还需祖母帮忙。”

    “你那母亲可曾知道?”

    “不曾,那东西应该也就是她放得吧。孙女也就没有声张,还是假装喝那种混了药的茶,以免她起疑。又出别的招儿。”

    “做得好,拿东西回头拿给我,我自找人去看看。”

    “嗯,这会子进了京,李妈妈也不方便再继续留在梁姨娘那儿”

    “你放心,我回头会找合适的人看着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