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四十三章 进京
    进城的时候由于有国公世子,自是一路畅通,城门官巴结还来不及,哪里还来为难?

    琦娇坐在车内,听见车外张潇的声音于是问道:

    “大哥,这是到哪里了?”

    “二妹别急,快到钟楼了。”

    “钟楼的梁记的点心最好吃了。”

    “就惦着吃。”

    又过了一会儿,琦娇听到的马蹄声,以为还是张潇,就有说道:

    “哥哥,什么时候给我带点回来,好不好?”过了一会儿却听见一个浑厚的男声。

    “张兄弟往前面去了。”正是李端的声音。琦娇听到后,不禁面上一红,又小声说:

    “小女子冒失了,望世子别见怪。”

    “呃……,无妨。”声音中透出几分尴尬。琦娇听了,便不再言语。

    李端乍一听到这娇柔的女声,又带着几分亲切,不由心头一跳,涌上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不由话也说得不利索了。想起自己的妻子规行矩步,两人即使已经生了孩子,却还似乎是陌生人。平日里与自己单独相对时也是稳重有余,无甚趣味。至于那**的女子,庸脂俗粉,自己不屑一顾。似琦娇这般声音倒是第一次听到,又回想那日在平阳侯府见到的几个姑娘,这声音的主人应该就是那位容貌最为出色的姑娘,当时看着也没什么特别。可是这时听到这一声“哥哥”竟让自己如此失态,而且又不是叫他,不由心下暗暗埋怨定力不足。

    国公府和张府不在同一条路上,到了钟楼就有岔路要分开了。王氏和李夫人互相道别,王氏向李夫人谢过一路上的照应和平阳侯府的款待。李夫人则热情相邀王氏带着哥儿姐儿到国公府做客,王氏满口答应,那边李端也邀请张潇有时间过来相叙。

    马车又隆隆行驶了起来,琦玉的心早飞到张府里,阔别六年的祖母不知怎样。她的思绪被带回六年前,祖母将她叫到跟前说道:

    “玉儿,你父亲要到山东赴任,要带你一道去。”

    “不要,玉儿不想离开祖母。”

    “玉儿,祖母也舍不得你,可是祖母不能跟着你一辈子,你总要长大,要自己生活。”

    “可是玉儿舍不得您。我不想跟父亲和母亲去。”琦玉带着嘤嘤的哭声说道。

    “孩子生活在这宅门里,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祖母对你一味地保护,只会毁了你,让你忘了这人心的险恶,以后可如何立足。你放心祖母不会让你一个人的,我会让李妈妈跟你一起,还会再让其它的人保护你。而且也就是三年时间,我们就又可以在一起了。”

    “玉儿听祖母的。”

    “玉儿乖,你记着你母亲已经生了弟弟妹妹,到了那边不可能像在这里一样随心所欲。而且要懂得韬光养晦。”

    “祖母,什么是韬光养晦?”

    “瞧,祖母都忘了你还小着呢。”说着搂紧了琦玉,又说道:

    “韬光养晦就是在你母亲的面前不要表现的太能干,太聪明,不管是读书还是女红。表现的笨一些,不是坏事。”

    “那在父亲面前呢。”

    “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有时候要表现的,有时候要隐藏。比如说你父亲表扬你弟弟妹妹的时候,你就少吭声。在有什么需要引起你父亲注意的时候,再表现不迟呀。”

    “玉儿记住了。祖母既然父亲不喜欢玉儿,为什么还要带玉儿一起去呢。有弟弟妹妹不就行了?”

    “这时你母亲的意思吧,说是希望你们一家人团聚,不能骨肉分离。祖母也不好阻拦,所以只能叮嘱你自己小心。而且祖母会派人随时打听你的情况,不会让你有什么危险的。”

    停下的马车,打断了琦玉的思路。她不由苦笑,老天爷就是喜欢给人开玩笑,谁知道,三年前皇上龙体有恙,就下旨当年外放的官,不需进京述职,自动留任一届,这样三年就变成了六年,而且祖母应该也不会想到,王氏竟然这样胆大包天,要趁回京前定了自己的亲事。幸亏那位杨公子,想起那英挺的身影,琦玉白皙的面庞上微微浮现了红色。正在这时,外面传来秋霜的声音:

    “小姐可以下车了。”琦玉系了系斗篷,撩开车帘,扶着秋霜的手下了车。看见张府那两个字,鼻子不由一酸,终于是回来了。这时就见大门里,出来一群人原来是张大夫人柳氏得到禀报亲自出来迎接二房的归来。柳氏的出身书香世家,父亲现任翰林院掌院,不仅学识不凡,而且门生故旧遍布,却不结党营私,是皇上第一器重的人。这样显赫出身的柳氏却无一丝官家小姐的架子,待人和蔼,现在张府里掌事,却深得人敬重。柳氏一见王氏说道:

    “弟妹,这些年在外辛苦你了。”

    “嫂嫂说哪里话,辛苦的是你才是,替我们在母亲面前尽孝,打理家事,该是我说声谢谢。”

    “弟妹言重了。为人子女,尽孝是本分。”说着看见一旁站立的婷婷玉立的女孩子,道

    “这时玉姐儿吧,长这么大了,都不敢认了。”琦玉听说连忙上前,屈膝为礼。这位大伯母与琦玉母亲的关系非常只好,因此对琦玉也多有照顾。她脸圆圆的,身体微胖,性子开朗,开口带笑琦玉从小就很喜欢她。一旁的张潇、琦娇和琦芸也上前给柳氏行礼,柳氏见了说道:

    “潇哥儿像变了个人,走的时候还是个小皮猴子呢,一晃都这么大了。”说完又对琦娇说道:

    “真是女大十八变,小时候的小胖丫头,竟出落得这般,还记得小时候你母亲不让你吃糖,把糖葫芦藏到被窝里吃,粘的到处都是。”琦娇听了羞得捂住脸,说道:

    “大伯母,就爱揭人家短。”柳氏又问了琦芸和安哥儿几句,说对王氏说道:

    “看我,一见你这几个孩子就忘了事儿,老太太还在里面等着呢,咱们快进去吧。”说完挽着王氏进了大门,其他人跟随在后面依次进去。穿过曲折迂回的回廊,经过一重重的院子,终于到了张老夫人居住的明德堂。

    张老夫人出身忠勇侯府,是老忠勇侯沈放的嫡次女,现任的忠勇侯是沈氏的嫡亲哥哥,其长姐为先帝的贵妃,当时的忠勇侯府可谓是如日中天,而老忠勇侯却为次女选择了出身书香世家,但是当时只是翰林编修的张德。贵妃薨后,忠勇侯府的声势大不如前,但是张家却没有受太多影响,因为一个是勋贵之家,一个是清流,由此不能不佩服老忠勇侯的先见之明。可是因为张德的早逝,张赞兄弟年幼,张家显出颓败之势,族中就有那些趁人之危的宵小之辈,欲夺张家家业。多亏沈氏排除万难,顶住压力。才保住张家的家业,而这些年随着张赞、张厚两兄弟仕途顺畅,张家在清流之中也逐渐恢复了声望,重振家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