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四十章 贵人
    第四十章贵人

    那张管家走到近前呈上一张帖子,

    “启禀太太,老爷命人快马送来的,说是齐国公府派人送来的。”王氏展开一看,原来是齐国公夫人的信,信上说,国公夫人到聊城奔丧,因身体不适,养病月余,想起旧日闺中密友正巧在山东,就想一见云云。

    这齐国公夫人,是平阳侯连振声之女,后来嫁与齐国公李铮,生有一子名端,已被封为世子。因齐国公不好女色,只有两个上不得台面的姬妾,因此这国公夫人过得极是顺心如意,在京城的贵妇圈中,最被羡慕。她与王氏是当年的手帕交,但是自从王氏随张厚离开京城,往来便也少了。其母平阳侯夫人因为不适应京城的天气,一直居住在封地聊城。这次因母丧,李夫人专门带着儿子到聊城来奔丧。哪知因为悲痛过度,染病在身,养病之余想起旧交,就派人修书请王氏来相见,哪知到了济南才知道,王氏已经离开。张厚接到书信,不敢怠慢赶紧使人追赶王氏一行。

    王氏见了信,大喜过望,问张管家还有多久能赶到聊城,张管家回说快的话也就是半日功夫,王氏一叠声吩咐赶快启程。一面对陈妈妈说道:

    “你说这不正是瞌睡就有人送来了枕头,我还正发愁,离开京城六年,世事变化,人都不熟了,我姐姐又随姐夫驻扎在边关,如何给娇娇找个好人家,这不领路的人就来了。”

    “这不是有福之人不用忙么。”陈妈妈陪笑着说道。

    车队即刻收拾出发,一路上马不停蹄,将近黄昏时分就到了平阳侯府的正门口,早有人进去通报。门口有迎候的体面婆子,安排轿子,将众人接进内宅。走了一盏茶的功夫,轿子停了下来。王氏携着儿子女儿在丫鬟的带领下,进了正堂。大家依次坐下,丫鬟们上前奉茶井井有条,一丝不乱,一看就是大家气度。

    琦玉暗暗打量四周陈设,铺陈的极是简单。正堂上悬一匾额,上书“正气”二字,落款为“康德”。琦玉心中一凛,这两个字是先帝名号,看来这平阳侯府真是不一般,能得先帝如此看重。匾下悬挂一副山水图,上帘“青山不墨千秋画”,下联是“碧水无弦万古琴”。正中长机之上有两个梅瓶,各插着一枝梅花,争芳吐蕊,极是精神。一溜儿的花梨木椅子和高几,高几上放着茶碗和小盘的点心,一律是官窑的。椅子上一律墨绿挑暗金福字纹的锦垫,同样花色的椅搭,显示出主人的奢华,但是又不张扬。这时忽听到一阵脚步声,就看见一群人簇拥着一位中年妇人从后堂转了出来。王氏一见,连忙迎上前叫道:

    “连姐姐,别来无恙。”那位中年妇人一把拉住王氏的手说道:

    “妹妹,好久不见。”两个人双手互握,都有些激动。毕竟是少年时候建立的感情,经年不见,一见之下颇有几分亲昵。琦玉姐妹、张潇兄弟等也连忙站起来,侍立在王氏身后。这时跟在李夫人后面的一位妈妈说道:

    “夫人,张夫人路途劳顿,您也久病初愈,还是待坐下慢慢叙话吧。”

    “瞧我糊涂的,妹妹远道而来,我竟是失礼了。”

    “是我见到连姐姐激动了,没想到姐姐身体欠佳。”

    “那就快坐下吧。我嫂嫂今儿不巧出了门子,以后再见吧。”王氏连说不敢当。连氏口中的嫂嫂就是现在的平阳侯夫人,连氏的长兄袭了爵位。一面说,一面将王氏让到上座,开始王氏不肯,后来禁不住李夫人执意相邀,方坐下。众人坐定后,丫鬟撤去旧茶,重上新茶。王氏就让张潇等来拜见李夫人。张潇闻言,拉着安哥儿一起行礼。李夫人见了张潇长得眉清目秀,虽然身量不足,亦知是年纪小的缘故。

    “今年多大了。”

    “晚辈今年十二。”

    “过了童生试没有?”

    “前年就过了,正在准备明年的乡试。”

    “这么小小年纪,就要考举人了,真是雏凤清于老凤声,这孩子斯斯文文的样子真好,哪像我那个混世魔王只晓得武枪弄棒,惹是生非。”

    “世子自小看着英武,必是随了国公爷。”王氏说道。

    “什么神武,我就看着这斯斯文文的孩子喜欢。”李夫人口中虽如此说,但王氏深知她视其子甚高,这样说不过是场面话罢了,当不得真的。

    李夫人又问了安哥儿几句,就示意丫鬟呈上给他们的见面礼,

    “在这聊城,我也没带什么稀罕东西,就这笔墨还好些,是内造的。以我跟你母亲的关系,这点子东西实在拿不出手。等回京了,给你们补上。”张潇连称不敢,拉着安哥儿连忙谢过。

    “对了,怎么不见世子爷?”王氏问道。

    “那是个坐不住的,不知又上哪里逛去了。”

    “年轻人是这样的。”李人笑了笑,

    “瞧你这几个女儿,真跟几朵花似的。”王氏先指着琦玉道:

    “这是我们大小姐。”李夫人一听就知道这是告诉自己,这一位乃是那位先夫人留下的。

    “模样端正的很。”说着吩咐丫鬟捧上一对碧玉环,作为表礼送给琦玉。王氏又指着琦娇,说道:

    “这是我的二丫头琦娇。”李夫人见了琦娇,顿时觉得眼前一亮,不由赞道:

    “好个俊俏的孩子,这模样真是难得,就是在京里也是一等一的。今年多大了?”

    “才刚过十一。”琦娇嘴角含笑,低头轻轻地答道。她也很想给李夫人留个好印象,因为在路上王氏已经对她嘱咐过,李夫人在京城的地位举足轻重,能的了她的青目,何愁不能找个好人家。

    “平日里喜欢做点什么?”

    “喜欢写写字,做做女红。”

    “嗯,到底是书香门第出来的,看着就跟别个儿不同。我一直想要个女儿,可惜没那个福分。等回了京里,陪我住几天成不成?”

    “夫人美意,求之不得。”李夫人听完,笑眯眯地拉着琦娇,将一块玉佩放到她手里,琦娇顿时觉得手心一暖,就听李夫人说:

    “这是番邦的贡品,送给你玩吧。”

    “如此贵重的东西,琦娇怎敢接受?”

    “不值什么,赶明儿你到我那儿玩,好东西多着呢!”

    “多谢夫人。”李夫人又见了琦芸,也赏了一对碧玉环。琦娇见琦玉和琦芸的东西一样,暗暗得意,自己得了国公夫人的眼,嫡长女又如何,也不过同庶女一样,即使回了京有老太太撑腰,那还不是处在下风,想着面上不由浮现出来。王氏见了急忙给她使眼色,又看了一眼琦玉,仍旧安安静静的,彷佛这一切跟她无关,混不着意,心里暗叹自己的这个丫头实在太沉不住气,心浮气躁的。恰好这时有丫鬟来禀报世子爷回来了,李夫人也没有留意到这边的眉眼官司。不久就听见一阵脚步声,接着门帘掀开,进来一位少年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