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三十九章 蹊跷
    “小姐别急,是这样。你吩咐这路上李妈妈就跟着梁姨娘,所以李妈妈就在梁姨娘的车里坐着。梁姨娘这些天每天都要喝参茶的,今天下午李妈妈给梁姨娘递参茶的时候,姨娘没接好,一碗全洒在了坐褥上,李妈妈赶紧用布巾擦得时候,发现水渍的颜色很深,并不是参茶的颜色,就起了疑,把那块坐褥拆开,发现里面竟然衬得一个草药包。李妈妈拆开看了也不认识是什么东西。但想来是能放在那样避人耳目的地方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所以李妈妈也没有声张,将那个草药包取出来,又把褥子原么原样缝上。李妈妈不放心小姐,害怕太太也在小姐的身上做什么手脚,所以叫小姐明儿上车之后仔细瞅瞅,别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那些个东西可害人不浅的。我害怕秋燕沉不住气,声张起来,因此这会子瞅着大家都睡了才来跟小姐说。”

    “真想不到,她手脚倒动得快,这一路上不知道还有什么等着我呢。”

    “李妈妈说了这药包去掉的事儿没人知道,她也已经藏了起来,等到京城找人看看是什么东西。现在也别声张,这样会太太认为这药包还在,应该就不会再使别的手段。小姐这边她照顾不上,只能让小姐多加小心,尤其是吃得喝得,不确定的话宁可垫口点心。梁姨娘那边,她还会着意留神的。”

    “李妈妈家里原来是药商,各种草药几乎没有不认识的,母亲才特意将她留给我,却没想到太太的东西连李妈妈也认不出。”

    “太太家里是世家大族,积年累月的什么没有?自然有一般人不认识的东西。”

    “也是,你先去休息吧,都累了一天了。咱们说话别把她们吵醒了。”秋霜依言下去安歇。琦玉身上虽然疲乏,却再也睡不着了。王氏这个人手段毒辣,梁姨娘偷偷怀了孩子,她必是十分不满,那药估计也是能致人滑胎一类的,可是什么药不用内服,就能有如此大的效力呢?自己与王氏的对抗,只怕比梁姨娘更加让她生气,她绝不可能这样饶过自己,但是她又会使用什么样的手段呢?自己这次能全身而退,父亲功不可没,但是对父亲却没有多少感激。父亲,这些子女在他的眼中只不过是一些价值不等的商品,上次之所以没有将自己许配给张飒不是看不上那个纨绔子弟,而是看不上那种家世,可能还是觉得没有物尽其用吧。什么千金大小姐,虽然锦衣玉食,看上去风光无比,却没有那小户人家父慈子孝,其乐融融的让人羡慕。

    驿站中另一间屋子里,在昏黄灯光下,王氏卧在床上,陈妈妈站在床尾给她敲着腿。

    “谁在外面守夜呢?”

    “同福。”

    “那个丫头倒是个忠心的,居然不想伺候老爷。”

    “倒是个少有的。不知她怎么说的,让太太改变主意。”

    “她说我想要一个忠仆,就别让她去伺候老爷。她说的对,如果是我的丫鬟,那就会一辈子忠于我,因为利益一致;若是别的,是人就会起自己的心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没看出来这丫头平时不吭不哈的,倒是挺会说的。”

    “嗯,如果这是一心为我,我也不介意抬举一下她,若是有什么别的心思,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回太太抬举了同喜,那丫头看着有些不安分的样子。”

    “那还不好,不安分的才好收拾呢。”

    “太太明鉴。”

    “对了,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太太您放心,都能好了,保准谁也想不到哪里去。”

    “那丫头那里,怎么样。”

    “也一样的弄了。”

    “一只不会下蛋的母鸡,看她怎么嚣张?就算找个好婆家,也是一场空。”

    “不过三小姐也……”

    “明儿叫安哥儿跟我坐了,让三丫头和二丫头一起。”

    “好。”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正准备收拾上路的时候,王氏将安哥儿叫道了她自己的车上,琦娇便打发人来说让琦芸陪她要下棋,正和了琦芸的心思,于是忙满口答应。秋霜服侍琦玉上了车,眼看四周无人注意说道:

    “小姐,仔细看看,别漏了什么地方。”

    “我理会的。”

    “要是有什么,就叫奴婢来处理。”

    “嗯。”

    车子缓缓启动,琦玉一个人坐在车里就开始仔细检查,将坐垫翻起来,一点一点摸,但是一点异常也没有,于是又拿起靠垫,还是没什么发现,最后又将车子的四壁检查了一遍,还是什么也没有。心中不由得烦躁,到底是有没有放什么在车上?自己坏了王氏那么大的事,她不可能会放过自己,而回京之后,有老太太在,她要下手非常困难,回京途中就是最方便做手脚的,可是自己怎么也找不到。这时车子停了下来,让大家休息一下,琦玉借口不舒服就没有下车,让秋霜上来伺候。

    “怎么办,什么也没找着?”秋霜一上来,琦玉就抓着她的手说道。

    “小姐别急,我帮你再找找。”秋霜又将所有的坐褥、垫子翻了一遍,也没见什么异常,于是说道:

    “小姐,兴许并没放什么?咱们这样查都没发现。”

    “也许吧,我心里总是不踏实。”

    “小姐,我帮你泡杯茶喝,定定神。”

    “嗯。”秋霜说着,从小柜子里拿出茶叶罐,放了一些到杯子中,冲进去热水。

    “这茶可不比平时用,有些粗,闻着倒还罢了”琦玉一听到不同于平时用的,心中一动,也顾不得烫手拿过来一看,果然发现有的叶片略大些。于是又吩咐秋霜,把罐子里的拿来看看。只见罐子里的是日常喝的碧螺春,只是有个别的叶片略大些,颜色也深一点,琦玉拈出一片放在手掌上,拨开看看发现跟其它的的确有所不同,叶片较为光滑。

    “小姐,你看这杯茶比平时你喝得颜色略深些。”

    “你找机会拿些这茶给李妈妈看看,跟那个药包里的是不是一样?”

    “小姐,你是怀疑这些茶有问题?”

    “还不好说,等李妈妈看了才知道。”

    “那这茶就倒了吧。”

    “不用,万一有问题岂不打草惊蛇。”正在这时,就听见车外陈妈妈的声音响起。

    “大小姐,太太差我来问问你觉得怎么样,要不要请个大夫看看。”琦玉连忙将那杯茶倒了一半在地板上,然后才让秋霜撩起车帘,说道:

    “喝了盏热茶这会儿已经好多了,请太太不要挂心。”陈妈妈看见小机上的那半盏茶,面上露出一丝不着痕迹的笑,然后说道:

    “那就好,老奴这就回太太一声,免得太太担心。”

    “劳烦妈妈了。”陈妈妈回去见了王氏,凑在王氏的耳边说道:

    “已经喝了,也没起疑,太太放心。”王氏满意地点点头。

    “好,去看看安哥儿,让他上车,咱们该走了。”陈妈妈答应了,就在这时只见张管家手里拿着一张帖子急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