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三十七章 探访
    梅先生的家在一条较为僻静的巷子里。里面的青石板路已经磨得坑坑洼洼,车子走在上面很是颠簸,车里的人也很不舒服。秋燕说:

    “这会儿,二小姐和三小姐定时舒舒服服的喝着茶,吃着点心,说不定还到铺子里逛逛。”琦玉听了微微一笑,也不言语。一会儿工夫,车停了下来,秋燕拿出帏帽给琦玉带上。琦玉下了车,向四下里打量,巷子里很僻静,连个人影也没有。李妈妈上前叩门,大门吱呀一声的开了,一个老苍头将琦玉一众人迎进院子。时常跟着梅先生的一位老妈妈走上前来说道:

    “见过大小姐。”

    “妈妈免礼,我今天是来拜见先生,跟先生辞行的。”

    “真是不巧,我家小姐这几日感了风寒,正在屋里躺着。要不别进去了,怕过给了大小姐。”

    “哪有如此道理?先生病了,学生理应在病床前伺候,哪能躲到一边去!妈妈请带路,我去拜见先生。”黄妈妈听了,见琦玉执意如此便作罢。梅先生的这个院子很小,正房应该是她自己住的,旁边的房子看样子住的是看门的老苍头和黄妈妈,另一边就是灶房什么的。等进了正房,一股药味扑面而来。只见房中陈设简单,靠里面放着一张拔步床,旁边堆着几个木箱,房子中间放着一张桌子、几个束腰凳。只有窗前矮几上的琴和靠墙书架上摞着满满的书才彰显出这主人的品味。床前火盆里的炭正烧着红红的,但是却有丝丝烟气,熏得让人有些想咳嗽。琦玉便知这只是普通的木炭,那里及得上府里自用的银丝炭。床上闭目养神的梅先生听到动静,慢慢地睁开眼睛,看见琦玉,微微一笑说道:

    “都说了怕给你过上,怎么还进来了。”琦玉先向梅先生请了安,答道:

    “我们过几日就要举家进京,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先生,怎能不见而别。”梅先生示意老妈妈将她扶起来,老妈妈在她后面放了一个大抱枕,扶起她靠在上面。梅先生脸色苍白,缓缓地说道:

    “我与你也没什么特别的关照,难得你如此有心。”

    “先生太客气了,这几年聆听先生的教诲,琦玉明白了许多道理,终身受益。”说完琦玉呈上了自己绣得一方丝帕,丝帕只在边角零星绣了几枝梅花,取“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的意思,喻先生高洁的品质。琦娇的礼是一架小炕屏,琦芸的是一个绣工精致的香囊。梅先生接过后瞧了瞧,问道:

    “二小姐和三小姐还好吧。”

    “嗯,二妹妹和三妹妹本也一起同来,不巧的是走到半道儿上,二妹妹肚子疼,乘不了的车,就让三妹妹陪她找了个地方歇息。因此不能给先生辞行。”

    “哦。”梅先生平常最喜欢的是琦娇,不仅长得可爱,而且才思敏捷。听了琦玉的话,心里有些微微的失落。琦玉见状也知道梅先生的心思,随即用别的话岔过。两人又聊了一会儿,琦玉见梅先生精力不济准备告辞。梅先生拉着她的手说道:

    “孩子,我知道你过的不易,不能说是感同身受,至少也是深有体会。人心凉薄,这世道儿就是这样,但是你自己不能没了希望,俗语说守得云开见月明。为师要你记住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任何事儿都要想开点儿,自己才能活得好。”

    “谢谢先生教诲,玉儿记住了,也希望先生好好保重,他日再见。”

    “嗯,这一别不知何日能见,我会保重的,你也要小心。”

    琦玉告辞的时候,看着先生不太宽裕的生活本想留些钱,但是恐怕先生面上难看于是作罢,决定回去以后让人给先生送点儿好炭来。老妈妈将琦玉送到车上。车子走出了一段路,李妈妈忽然想起一事,就叫外面的老冯停下,对他说道:

    “他冯伯,今天小姐在外面遇到的事我希望你能守口如瓶。若有人问起,只说绕到湖边这条路走,不要说碰到了那位公子,以免落下口舌,给大小姐带来麻烦。”

    “小人明白,只说绕路耽误了时间。”老冯也很清楚,今天在外面大小姐与那位公子的见面,若要给人知道了,少不了添油加醋的渲染一番。他本就是老夫人的人,而且良儿现在也在琦玉房中,因此自然知晓其中利害。

    “那老身就放心了。”李妈妈说道。

    车子顺着另一条道儿,到了与琦娇分手的地方,琦玉让秋燕人上去告知琦娇。可是一会儿,秋燕却跑下来说道:

    “二小姐和三小姐没在上面,只有付妈妈在上面,她说三小姐她们等了好久,没见大小姐,就去街上逛逛。”琦玉听了非常生气,但是也没有表露出来,就让大家也到上面去坐着等。上了楼上的雅间坐下,琦玉吩咐付妈妈下去找找琦娇和琦芸,时辰不早了该回府了。付妈妈领命而去。琦玉这才坐下休息,室内温暖入春让她感到自己的疲乏,坐在那里动都不想动。秋燕却是没出来过几次,这会儿站在楼上向街上张望,兴奋不已,琦玉也懒得说她。忽然秋燕说道:

    “小姐你看,那不是那位公子吗?”琦玉闻言站起身来从窗扇中向下望,只见对面的书铺门口站着一位牵白马的公子,披着青色的大氅,低着头看不清长得样子。就在琦玉看着的时候,不知怎么的那人忽然抬头向这边望来,正巧看到站在窗前的琦玉,先是有些诧异,后又微微一笑。这一笑笑得琦玉的脸有些微微发红,幸好离得较远看不清楚,她点头示意后,不敢再看回到座位上,喝了口茶掩饰自己的不安。秋燕也从窗边回来说道:

    “那位公子走了,他笑得样子真好看。”

    “秋燕,别再说什么公子了,你这不是给小姐找麻烦吗?”李妈妈厉声制止道。秋燕被李妈妈的样子吓住,不敢再吭声。

    “记住,今天的事以后不许再提。”

    “什么事儿不许再提呀?”琦娇的声音在帘外响起。李妈妈吃了一惊,但很快镇静下来说道:

    “启禀二小姐,是秋燕这丫头说二小姐没有去看先生,反而去逛街,嚷嚷着要把这事儿告诉给老爷。老奴才让她不许再提。”琦娇一听火冒三丈:

    “你这个贱蹄子,嘴里胡说什么。什么时候小姐的事情你这个奴婢也管上了,姐姐的丫头可真厉害呀。”秋燕听李妈妈如此说,又惊又怒但是想到另一件事儿也不能说,就知道李妈妈的心思,今天是不能不认下来的。于是跪在地上,扇了自己两个耳光,给琦娇磕头。

    “二小姐,是奴婢猪油蒙了心胡说八道,请二小姐责罚。”

    “那就遣人卖了去。”一旁的琦玉见到这样的变故,也十分头疼,这时一听琦娇又要卖人,只得站起来说道:

    “妹妹,这丫头心直口快的,没脑子胡说,妹妹就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了她这回吧。”

    “姐姐的人,当然姐姐自己来处置了,妹妹我哪有置喙的余地。只不知这番心思是丫头的还是姐姐的,妹妹和芸儿久等姐姐不至,才下去逛逛,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吧,倒是姐姐去看个先生这么长时间,不知做什么去了。”

    “实在是路上有人打架堵路,绕到大名湖那边,路上不太好走这才耽搁了时间。”

    “那既然这样,我们就都不说了,见了父亲……”

    “今天是我和妹妹们一起去看梅先生的。”琦玉非常识相的说道,她也不想再有什么节外生枝的事情。姐妹们收拾着上了车后,琦娇问道:

    “大姐姐,梅先生还好吧。”

    “先生感了风寒,屋子里有些冷。”琦娇听了心下暗暗打定主意,又说道:

    “姐姐,我刚才觉得好过了些,就和三妹妹下去转了转,刚好首饰铺子里有刚进的新货,我就买了几个琉璃簪子,姐姐看喜不喜欢?”

    “送我的?”

    “是呀!”

    “那就多谢妹妹了。”

    等回到府中,给王氏请安的时候,琦娇说梅先生病了,家里冷得紧,能不能派人送些银丝炭过去。王氏自是满口答应,琦玉也不说破,反而觉得这样更好,如果自己说了,王氏肯定又想自己要生什么事端,事情未必会如此顺利。至晚间王氏又将这事说给张厚,张厚对琦娇也是大加赞赏,直夸她宅心仁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