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三十二章 危急
    琦玉姐妹来到旁边的屋子,其实是给前来进香的达官贵人的内眷准备的精舍,虽然称不上多么富贵,但也是色色俱全,且布置的甚为整洁,舒适。带她们来的小沙弥唱了个喏,说请几位小姐暂歇云云,时候到了自会来知会她们,然后告退了。琦娇看着琦玉,微微有些激动,想到昨晚母亲的交代,虽不知道母亲要如何行事,但是想着母亲保证马上就可以将这个碍眼的“姐姐”打发了,就无比畅快。到底她也还是小孩子家,心里想着,面上就不由露出几分,眼神也是不住飘到琦玉身上,连琦玉亦有所察觉,随即问道:

    “妹妹,总是看我做什么?有什么事儿吗?”琦娇听说,面色有些不太自然,呆了一下才说道:

    “就觉得姐姐今天这一身看着特别好。”琦玉听了,也知不是实话,莞尔一笑,

    “这还是上次和妹妹们一起去彩云阁选得料子,当时妹妹不是还说太寡淡了,显老气嘛,怎么这会儿又觉着好了。”

    “是姐姐穿得才觉得好了呀。”琦娇平日里哪有这样好好奉承琦玉,物极反常必有妖,琦玉不由提高的警惕,不再说话。又看见一旁默不做声的琦芸,脸色苍白,有点儿神不守舍的样子,就随口问道:

    “芸妹妹,哪里不舒服,脸色这么难看?”琦芸听到叫自己的名字,吓了一跳,好像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说道:

    “没……没什么,就是有点儿冷。”

    “怎么没带个手炉,先用我的吧,冻病了不是闹着玩的。”

    “谢谢姐……姐关心。不用了。”琦芸低着头,小声说道。琦玉将自己的手炉硬塞在琦芸的手里,

    “自家姐妹,一个手炉值什么,这么客气!”一旁的琦娇说道:

    “芸妹妹,既然姐姐一片好心,你就拿了吧,免得辜负姐姐的一片心意。”说完,似有深意的看了琦芸一眼。

    不多时,王氏身边的小丫鬟就过来说,请小姐们至观音堂为老夫人诵经祈福。三人连忙起身,丫鬟们捧着写好的经书跟在后面。前殿正在做祈福法事,女眷不能出席,便在观音堂诵经祈福。

    观音堂在寺院的后殿,今日因为有女眷,因此所有的和尚均被清退。院中植了两棵松树,恐怕已有百年历史,虽然时值寒冬,依然苍翠。观音堂中供奉的是白衣观音,满怀慈悲注视着芸芸众生。

    琦玉姐妹随着王氏拜了菩萨,将自己抄得经书供奉在佛前,然后便跪倒在蒲团上,闭上眼睛,默默祈祷。不一会儿,王氏说是腿疼,要回房中,琦娇自然在一旁服侍,白姨娘也赶上去照顾一并走了,殿中只剩下琦玉和琦芸。琦玉以为她们要去商量什么,也没有太在意,何况这观音堂中还有琦芸,白姨娘也一定不会让琦芸出什么事的,只要跟着琦芸就行了,想到此就安心给祖母诵经祈福。琦芸偷偷看了一眼琦玉,只见她微闭双目,双手合十默诵。回想起昨天晚上姨娘给她交代的话,尽管不知道夫人为什么要她将琦玉领到寺中的梅花林里,但是却知道这一定不是好事。姨娘特别强调,任何时候一定要听夫人的话,在后宅的这方天地里,夫人是最不能得罪的。尽管对这位大姐姐也有好感,但终究还是自己的将来重要,倘若自己的亲事能订得好一些,姨娘的日子也能够好过许多,琦芸思及此终于下定决心。过了良久,琦玉祈祷完毕,对琦芸说:

    “妹妹,咱们一起去看看母亲可好些了。”

    “大姐姐,这会儿母亲和二姐姐一定有很多体己话儿说,咱们这会子过去也不太方便,我听姨娘说广济寺的梅花好,还没见过,不知姐姐能不能与我一道去看看?再去见母亲不迟。”琦玉心里也不想去见王氏,于是略沉吟了片刻就说:

    “行,就依妹妹的。”

    姐妹两人并随行的两个丫头出了殿门,问了门口的小沙弥梅林所在,便信步过去。走不多久,就有一股淡淡的香气,闻之精神为之一振。琦玉也不由有了兴致,姐妹二人加快了脚步,很快就到了,却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了。只见前方一大片梅林,远望似红云一般,不见尽头,疏枝缀玉缤纷怒放,弥漫着淡雅清香,风起处花瓣在空中飞舞,宛如天仙挥长袖,嫦娥洒暗香。

    琦玉和琦芸携手慢慢走进梅林,细细赏玩。只见一朵朵梅花仿佛红玉雕琢,让人爱不释手。

    “今天可托了妹妹的福,看到这样的好花。”

    “真真好花呢。”琦芸也应道。

    一枝、一树均可留连,不知不觉的,琦玉才发现琦芸和她的丫鬟蝶儿不见了。忙问身边的秋霜:

    “三妹妹去哪儿了?”秋霜说:

    “三小姐说,那边好像有腊梅花,她先去看看,回来告诉小姐。”

    “真真胡闹,这个时候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你去找找她吧。”

    “那小姐一人在这里怎么行?”这时只见蝶儿从前面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

    “不好了,我们小姐脚扭了走不得路,秋霜姐姐能不能来帮忙扶扶。”

    “我们一起去吧。”琦玉说道

    “大小姐前面路不好走,我们小姐才把脚扭了,您还是在这里等着吧,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

    “那好吧,我就在这里等你们,快去快回。”秋霜听说只得依了和蝶儿一起走了。

    琦玉一个人百无聊赖,在周围转了转,突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袭来,可能叫秋霜离开是太疏忽了,正在之时,忽然听到一个声音说:

    “小姐如此有雅兴,一人在此赏梅,不过未免孤寂,小生到来的正好,可陪小姐一解寂寞。”琦玉看见黄达穿了一声浅蓝色的轻裘,显得丰神俊朗,但是听他说的那般话,就可知不是正人君子,实乃轻浮之辈。随即背转身说道:

    “公子请自重。”黄达厚着脸皮上前:

    “小生倾慕小姐已久,今日正是的偿所愿,心情激动,言辞无理之处,还望小姐莫要见怪。”琦玉听了,抬脚欲走,那黄达却挡在身前。

    “让开!”琦玉大声喝道。

    “小姐不要这样无情吗,如此美景若不好好赏玩一下,岂不辜负。”

    “你再不让开,我就喊人了!”

    “喊人,这里有谁能喊?即使喊来了人,什么后果,想必你比我更清楚!”

    “你,你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还不知?你母亲一心想将你嫁给我,我虽不乐意,却也只好勉为其难。”琦玉听了气得身上发抖,强抑怒火说道:

    “今日之事,就是她们安排的?”

    “不错,谁让你父亲拒绝了这门亲事,才只好出此下策,生米煮成熟饭,谅你父亲也不会说什么了。”

    “你做梦!”琦玉怒道。

    “能嫁给我也是你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别不识抬举!”黄达冷笑道。说着上前拉住琦玉的袖子,想将她带入自己怀中。琦玉奋力挣扎,可是身单力孤,终被箍在那人怀中,而且双手被牢牢抓住,那藏在腰间的匕首也拿不出来,她可真是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