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三十章 报信
    第二天一早,王氏见了张厚说道:

    “老爷,昨日妾身晚上睡不着,想着老太太的病,听说广济寺的菩萨很灵,就想着带着姐儿们去给老太太祈福,不知老爷意下如何?”

    “那自是最好不过,无奈我公务繁忙,抽不出身,不然也可以和你们一起去。不带哥儿们?”

    “潇哥儿要不就不去了,乡试在即,温书要紧。安哥儿年幼,怕他不知事儿,冲撞了佛祖,就不带他了。”

    “嗯,也好,就让他们抄抄佛经,供到佛前,给老太太祈福,也是一番心意。”

    “是老爷。我打算明日一早去就,今儿先打发小子去跟主持说一声,安排个安静的院子,别让闲杂人等混进去。

    “夫人考虑的甚是周到。”

    “老爷同意了,我这就叫人安排。”张厚点头。一时间,琦玉姐妹以及安哥儿都来请安,王氏就将明日带她们去上香的事儿说了。安哥儿第一个就说:

    “为什么不带我去?”

    “你年幼,怕你去胡闹,冲撞了佛祖。”

    “我不依,我不会胡闹的。我就要去!就要去!”

    “胡闹!怎么能跟你母亲这样说话,可见平日里惯得你什么样了。”张厚怒道。安哥儿见父亲动了怒,也甚害怕,随即闭口,但是还是一副不服气的表情。

    “今儿抄五十遍心经,明儿让你母亲供到佛前,为老太太祈福。”张厚又说道。安哥儿听见只得答应。

    “你们姐妹今儿也不必上学了,每人抄十遍心经,为老太太祈福。再有梅先生、还有绣娘也告诉一声就不用来了,我们就要上京,人家也不会跟去的。”王氏连忙应了,琦玉等也答应回去就抄经书。

    晚上,王氏已经歇息下了,又想起一事让丫鬟到几个小姐那里传个话。今天上夜的是珍珠,听了王氏的话要出来寻人传话,正巧看见同福就说道:

    “同福姐姐,太太要使人去姑娘们那里传话,你看哪个小丫头闲着,让她跑一趟。”

    “这会子都快睡了,要不我自己跑一趟吧,传什么话?”

    “那就多谢姐姐了,太太说让明天几位小姐穿得素淡点儿,等陈妈妈去看看,另外明天早上不用过来请安了,各自在房中用饭,然后一起到太太这里来。”

    “行,我这就去传话。”

    “那有劳姐姐了。”同福笑笑,暗中庆幸自己捡到这个好机会,不然还真找不出借口去见大小姐。同福先去了琦娇和琦芸的院子传了王氏的话,然后转身进了琦玉的院子。院子里的人早得到消息,一见同福进来,秋燕忙迎了出来,

    “这大晚上的,有什么事儿劳姐姐跑一趟。”

    “大小姐可在?”同福没有接话,而是反问了一句。

    “在。”说着秋燕将同福领进了正房,只见琦玉和秋霜、良儿围在一起闲话。

    “你们这里到热闹,良儿妹妹好了?”大家一见同福都笑说:

    “姐姐这么晚来,可是有事儿?”

    “是太太让我告诉大小姐一声儿,明儿要礼佛,要穿得素净些,还有让各自吃了早饭再去太太那儿。”

    “就这么句话,还劳烦同福姐姐来说一声儿。”琦玉说道。

    “大小姐,奴婢来还有一些事儿。”说完同福有些为难的看了周围一眼,琦玉微一沉吟,让秋霜带着秋燕和良儿先下去。

    “同福姐姐,有话就说吧。”同福突然“扑通”一声跪下,磕了一个头说道:

    “求大小姐救救奴婢。”

    “这是做什么,有话起来说。”说着双手去扶同福的胳膊,同福顺势起来。

    “大小姐,太太要将我给了老爷,奴婢实在不愿意,又不敢直接跟太太说。求大小姐帮帮忙。那日良儿的事儿,奴婢看得清楚,知道大小姐会有办法的。”琦玉苦笑一下,

    “那不同,你这是母亲和父亲的房中事,我如何管的?”

    “奴婢知道大小姐一定有办法的,奴婢不想做什么姨娘,只想以后找个老实人,过个简简单单的日子就行了。如果太太执意相逼,奴婢只有死路一条了。”

    “那容我想想。”琦玉坐在绣墩上,想了一会儿。

    “同福姐姐,太太最看重人的忠心,你这时候能做的就是向太太表表忠心。让太太舍不得放你走就行了。”

    “那应该?”同福还是不解。

    “太太问你话时,你只需如此这般即可。”琦玉将一番说辞教给同福。听完之后,同福眼睛一亮,

    “大小姐,奴婢真不知道怎么谢您。”

    “不过是一番说辞,不用介意。”

    “大小姐,奴婢还有一事要禀报。”

    “什么事?”

    “奴婢出来时间长了恐有不妥,就长话短说。明日太太带小姐去给老太太祈福可能是要对大小姐不利。那日奴婢凑巧听见太太和陈妈妈说什么要收拾您,还有闺誉什么的,也没太听真。昨儿一早太太去了杨府,跟杨夫人说话,都不让我们在跟前伺候,后来回来又将白姨娘叫道屋里,也是不让一个人在跟前伺候。奴婢不知具体是什么,只是大小姐明日出去一定要小心。奴婢得走了,大小姐保重。”琦玉听罢,一副身子如同浸在冰窖里。这个王氏真是不毁了她不肯罢休吗?

    同福出去,喊秋霜和秋燕进屋里服侍。秋霜一进来,就看见琦玉木呆呆的站在屋子当中,吓了一跳赶忙过去说道:

    “小姐,又怎么了。”琦玉这才回过神来,

    “刚才同福姐姐,太太明日恐怕要在庙里对我不利。你说,她怎么就不能让我过几天安静日子,一再的做陷阱坑害我。”

    “小姐,那咱们就说晚上病了明日去不得。”秋燕嘴快地说道。

    “这同福才看见我好好的,怎么可能明儿一早病了,那不是把她露出去了。”

    “那怎么办,总不能看见个陷阱又跳下去。”

    “那就只有去看看太太使什么手段了,先不要叫李妈妈了,她这几天身上不好,让她好好歇歇。”

    “那明儿我们陪小姐一起去,寸步不离地跟着小姐。”秋燕道。

    “出门的时候,太太只让带一个人的,还是我去吧。”秋霜说道。

    “以一个人怎么行?”秋燕不服气。

    “去得人多也没用,就秋霜跟着我吧。这会儿天已经不早了,都先下去休息吧。”

    等她们下去以后,琦玉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闺誉、杨夫人、白姨娘这些词在脑海中盘旋,毁了闺誉那只能从黄达那里下手,可是这又与白姨娘有什么关系呢?看来明天要好好盯着白姨娘的举动了。想到此处,琦玉又起身,拉开床头的柜子,拿起里面一把精巧的匕首,那是娘的嫁妆里的,因为小巧可爱,又有异域的风格,琦玉很是喜欢,将它放在身边,闲了把玩。这次刚好派上用场,藏在身上以防万一。重新躺下后,又计划明天进了庙里,吃得、喝得一概不碰。这一番思虑,直到天蒙蒙亮,她才迷迷糊糊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