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十九章 谋划
    王氏打发走了张厚,唤来陈妈妈,将张厚的意思说了,陈妈妈未及答言,王氏就恨恨地说:

    “不知道给老爷灌了什么**汤,说好的事儿,就这么被她搅了。”

    “太太,我们还是小看了这位大小姐。”

    “谁说不是,这样深的心思,我的娇娇哪能及上,以后还不是的被那臭丫头算计死。真真气死我了,偏老爷还甚为看重她。”陈妈妈听了说道:

    “太太别着急,前面是因为小看了她,现在知道了,收拾她还不是易如反掌。”

    “没错,不能让她这么得了意。我这才找你商量一下。”说完低声向陈妈妈说了自己的计划,陈妈妈一听,说道:

    “太太好计,只是还需要杨夫人那边肯才行。”

    “这倒不用担心,她一定会肯的。”

    “那就好,此事必成的。”

    “就是担心这件事情弄不好会影响娇娇的闺誉。”

    “怎么会,我们本也不欲声张,只是想要成全他们。只咱们的人知道,不传出去就不会有什么影响。”王氏听了暗暗下了决心,说道:

    “这次需做的隐秘,万一被老爷知道我们算计她,就是我也难交代,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明儿一早,我要上杨府去。”突然听到外边有声响,王氏喝道:

    “什么人在哪里?”因为这事儿隐秘,她早已吩咐丫鬟退下,不许在外面。陈妈妈三步并两步走到门口,撩起帘子看,就见一直花猫正蹲在打碎的花盆边儿也看着她,到唬了她一跳,嘴里骂了声畜生就进去告诉王氏是野猫把花盆打碎了,王氏方放下心来两人继续商议。院子里一个人影趁机闪入厢房。

    第二天一早,王氏备了几样礼,坐上马车直奔杨府而去。一见杨夫人的面,王氏将张厚的意思转达给杨夫人,杨夫人说道:

    “是我们妄想了,高攀不上。”

    “这咱们不是也计划到了吗,现在恐怕是要走下一步棋的时候了。”

    “什么?你真想……”

    “那有什么不行,大家各取所需。”

    “这我还未跟嫂嫂说,恐怕……”

    “我也知道让令侄做此事甚为为难,但是事成之后我也会好好补偿他的,那玉姐儿的嫁妆肯定是会丰厚的。”杨夫人知道自己的嫂嫂就想找个嫁妆丰厚的媳妇儿给儿子,做这样的事儿比起他在湖州的所作所为实在算不上什么,听见王氏这样承诺,便答应下来。两人又议定了细节,王氏便告辞了。

    回府之后,陈妈妈想起王氏交代的事儿还没办,就去了同福的屋子,只见同福正坐在炕沿上绣一个荷包。便笑嘻嘻地走上前,说道

    “哟,这么鲜亮的活计,姑娘真是巧手,怨不得太太疼你。”

    “妈妈快坐,今儿怎么有空来。”

    “妈妈我有一个天大的好事儿跟你说?”

    “妈妈说笑了,我一个小小的婢女能有什么天大的好事儿。”同福心里咯噔一下,最担心的事儿怕是就发生了。陈妈妈并未察觉同福的变化,自顾自地说着。

    “这不梁姨娘怀了身子,太太要抬举你,你说这可不是天大的好事儿。”

    “同福最笨,脑子也不灵光,怕辜负太太。”

    “瞧你说的,这又不是考功名,要那么聪明做什么,只要忠于太太就行了。”

    “奴婢还是……”

    “瞧你这孩子傻呀,跟了老爷,那就是半个主子,以后再生个一男半女,可不是好日子。放别人早兴了,你到还推三阻四的。就这么定了,过了这阵,等太太闲了,就回了太太。”

    等陈妈妈走后,同福一下子就瘫倒床上。同喜这时调帘子进来看见同福这个样子说道:

    “哟,新姨娘怎么这样,敢是身份高贵了,这身子也弱了。”

    “你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刚才陈妈妈的话我都听到了。”同喜瞪着同福。听到陈妈妈的话后,同福好一阵失落,她样样都比同福出色,怎么攀上高枝的不是她,而是那个呆头呆脑的同福。因此这会儿见了同福忍不住冷嘲热讽一番。同福也没有心思和同喜理论,她跺跺脚走了出去。同喜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她也希望两个人能换一换,什么姨娘她一点也不稀罕,在太太身边服侍已经是如履薄冰,成为姨娘和她抢老爷,那更是要被她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了。梁姨娘就是前车之鉴,每次老爷过完夜,第二天太太都会派陈妈妈在她的吃食里下药,这次不知怎么失效了,看梁姨娘这个孩子能不能生下来吧。就算是生下来,也是一个庶的,看看府里嫡出的大小姐尚且活得那样,就知道那庶的能有什么好日子。白姨娘太太那样顺从,三小姐那样奉承二小姐,日子过得又何尝不辛苦。可是自己又怎么能摆脱这样的命运呢。这府里能帮她的恐怕只有大小姐了,还好她也还有一些筹码,想到此处她心中暗下决定。

    却说王氏想起一事,叫人唤了白姨娘来,白姨娘一听太太召唤,赶紧上去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她一进正房向王氏行了礼,就乖乖地站在那儿。

    “太太,您找卑妾?”

    “是,我想起琦芸的年纪也不小了,这一个个都快到出门子的时候了。”白姨娘听完,心都快跳到嗓子眼儿了,她也听说王氏给琦玉说了一门亲事,已经被张厚给拒绝了,难不成这会儿又想说给琦芸?王氏说得能是什么好亲事呢。

    “三小姐还小,两个姐姐出阁之后才到她,还能多孝敬太太两年。”

    “孝敬,我都不敢想了,连话都不听还能孝敬。”白姨娘一听急忙跪下磕头,

    “太太明鉴,卑妾和三小姐对太太忠心可表,绝不敢有丝毫轻慢。”

    “别急,我也不是说你。”王氏慢条斯理地说道,又审视了白姨娘一番,甚为满意地点点头,

    “起来吧,一句话就唬得这样儿。”

    “谢太太。”

    “既然你说忠心,我这里有件事儿要差琦芸办办。”

    “太太,卑妾也可以的。”

    “你知道什么事儿,怎么就能办了,怕我吃了三丫头不成?”

    “卑妾不敢。”

    “不敢就好,后儿我要带她们姐妹几个到广济寺给老太太祈福,到时候让琦芸带着琦玉到那片梅林去赏赏花,能办到吧。”

    “这不知……”

    “你不用知道,下去嘱咐一下三丫头就行了。”

    “卑妾知道了。”

    “那就退下吧。”王氏又顿了一下,冷冷地说道:

    “心里时刻要记得谁在这后宅里说了算,别学那起子没眼力的东西。”白姨娘答应着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