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十五章 坦白(一)
    这接踵而来的坏消息,几乎要将琦玉击倒。李妈妈没了主意,只叹小姐命苦。秋燕和秋霜也陪着叹气,不知如何是好,琦玉坐在一边一句话也不说。过了良久她慢慢站起来说道:

    “你们都先出去,我想一个人静一静。”李妈妈不放心说道:

    “小姐让老奴陪着你吧。”琦玉听了惨然一笑:

    “妈妈放心,我不会做傻事的。只是想一个人把事情想想清楚。”李妈妈还想说什么一看琦玉的脸色,也只得打住,带着秋霜和秋燕离开了内室,但也不敢走远,就在外面候着。等到他们一出去,琦玉的眼泪就扑扑落了下来,她想自己的命运怎的如此多坎,幼年丧母,幸得有祖母庇护才能顺利长大,却被继母带走,过着看人脸色的生活。父亲对自己几无父女亲情,刚刚通过努力让父亲看重自己,继母就找了一门这样的亲事将自己打发走。越想越是难过,哭着哭着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琦玉才渐渐醒了过来,发现身上盖着薄被,只见秋霜坐在床边正打着盹。琦玉轻轻动了一下,秋霜就醒了,说道:

    “小姐,您可醒了。刚刚怕您有什么事,就自己进来了,您别怪罪。李妈妈年纪大了,我让她先回房去休息了。秋燕我让她煮些粥去。”琦玉听见秋霜安排地妥当也就不再言语,忽然想起什么又问道:

    “什么时辰了?是不是该去请安了。”

    “是呀,奴婢正愁怎么办呢?”

    “你派人去太太哪儿告诉一声,就说我不舒服,今儿不能去请安了。”

    “是,奴婢这就叫人去说。”秋霜答应着就出去了。不一会儿,她进来了问道:

    “小姐,我让秋燕煮了些银耳粥,您吃些?”琦玉让她坐在床边,说道:

    “这会儿不想吃,等等再说吧。你来陪我说说话。”秋霜答应了。看着琦玉苍白的脸色,秋霜忍不住说:

    “小姐,我觉得你的心要放得宽些。”琦玉叹了口气,苦笑着说:

    “现在这事情如何叫人宽心。那人你也见了,实在是……”

    “小姐,奴婢斗胆说一句。什么样的日子都是人过出来的,小姐是个聪明人,难道不知道?”

    “怎么说?”

    “这嫁人就好像投胎,有人投得好,有人投得差,但是有那投得差的后来过得好的;也有那投得好的后来败了的。就好比奴婢的姐姐。”

    “你还有个姐姐?”

    “是,奴婢的姐姐比奴婢大得多,奴婢还没进府之前,姐姐就出嫁了。嫁得是城里一家小米铺子的老板,家里也没什么长辈。大家都说姐姐命好,不用受婆婆的磋磨。可谁承想我姐夫被人引得迷上了赌,连自己的铺子都赔掉了。奴婢的姐姐跟了这样的人,又能有什么好日子过?我娘知道了姐夫的这个毛病,天天以泪洗面,叹姐姐命苦。可是出人意料的是,我姐姐好生本事,把家里原先的小院子卖了,重新赁了一个小屋子住下,把卖院子的银钱都拿在手里,然后把姐夫关在家里足足一个月,不让出门。现在姐姐帮人做些活计,姐夫手里没钱也不再去赌了,找了个铺子做伙计,两人也有了孩子,日子过得也不错呢。小姐您说这男人靠不上,咱不得靠自己。小姐往最坏里想,你也不过就是像奴婢姐姐一样,把那个人管住,事事听您的,不也一样活的滋润。”琦玉听完秋霜的一席话,正如醍醐灌顶一般。她欣喜地说道:

    “秋霜,你这可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虽然我的情况可能比令姐更复杂,但是你可是点醒我了,以后得称你先生了。”

    “小姐说哪里话,奴婢只是想着,这事儿最坏不过如此,说不定咱们还能想想办法。”琦玉听了秋霜的话,又开始沉思,不觉地手碰到了父亲送的玉佩,她回想起那日父亲的话和父亲送给自己的字,觉得父亲可能本来对自己又更大的想法,这样一个小小知府的儿子,父亲未必放在眼里,只是由于某种原因,父亲才答应下来。到底是什么原因呢?秋燕进来时看见,秋霜和琦玉坐在一起,琦玉已经不再像刚才那样一蹶不振的样子,便说道:

    “秋霜姐真厉害,把小姐都劝好了,可见我们都是些没用的。”

    “你这小蹄子,编排我,看我不撕了你的嘴。”说着边上去咯吱她。

    “姐姐饶命,姐姐饶命。”秋燕连忙告饶,秋霜才停手。秋燕说道:

    “你们知道吗,京里有信来了,我刚才在厨房听说太太房里的贵儿姐姐说老爷和太太商量要提前回京伺候老太太呢。”琦玉听到这回京二字,突然醒悟过来,回京述职,上级考评,父亲必是因为那布政使大人的评语,才答应的亲事。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她脑海里,她又在心里细细思量一番,然后下定决心。于是唤来秋霜、秋燕如此这般的安排一番。

    第二天一早琦玉收拾完毕,到王氏房中请安,王氏正和张厚商量回京侍疾一事,张潇也坐在屋内。琦玉因为昨晚未来请安,先向王氏告罪,王氏自然也表现宽和大度,不但没有怪罪琦玉,反而亲切地问琦玉的身体如何,还有什么不是,琦玉一一作答,又和张潇寒暄几句。张厚看着一家其乐融融也自心中高兴,但是一想母亲病重,又不由心中烦闷。看看人到齐了,便说道:

    “昨日收到京里的来信,你们祖母病重,我和你母亲商量着要提前回京侍疾。”

    “祖母病得如何?”张潇首先问道。

    “病得不轻,说是连人都不认识了。我还有交接的事情在身上,潇儿也需提早进京准备应试,因此决定由你们母亲带你们先行回京。娇儿、芸儿和安哥儿回去也各自吩咐丫鬟、婆子收拾东西,我们也不会再回来了。玉姐儿、梁姨娘和白姨娘暂时留在这里,随我一同回京。”琦玉听说暗暗吃惊,说道:

    “父亲,女儿想随同母亲,一起回京看望祖母,女儿对祖母着实放心不下。”

    “此事勿用多言,一会儿你母亲有话对你说。”琦玉点头不语。

    “父亲只留姐姐侍奉,足见待姐姐的不同。姐姐怎么不领情呢?”琦娇不无幸灾乐祸地说。

    “妹妹,姐姐只是担心祖母病情,恨不能以身代之,并未做他想。”

    “你们别说了,快点吃饭!”张厚有些生气地说。

    一家人各怀心思地吃完饭,张厚与张潇自去书房。正房中只剩下王氏和琦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