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十三章 宴客(二)
    终于几位小姐恢复了开始融洽的气氛,这时王氏派人来唤几位小姐入席,众人随丫鬟来到花厅上。厅上两桌上等的宴席已经布置好了,一桌是安排给众位夫人的,另一桌是几位年青小姐。王氏特意从城中的天福楼请的厨子,准备了上等的席面,凉菜热菜,蜜饯点心非常齐备。因是小姐夫人们,还特意准备了樱桃酒。平时这种场合王氏都不会让姨娘出现,以彰显自己的贤德。可前几天梁姨娘恼了她,故此今天王氏为了给她一个教训,就让她和白姨娘一起站在自己身后伺候,如同丫鬟一般。大家心里也都明白,而且对于姨娘的存在是感同身受,因此也没有人说破。

    杨夫人做了主位,左右两边分别是孔夫人和吴夫人。王氏一直想和杨夫人说一下那日张厚见黄达的结果,但是却苦于没有机会。好不容易看到杨夫人出去更衣,才找借口出去一下,好两个人说说话。待杨夫人更衣毕,见王氏候在哪里连忙上前:

    “劳你久等了。那日之事如何?”

    “我等你正为了这事儿。我们到前面的偏厅坐下说。”两人坐定,王氏先说道:

    “那日老爷见了黄公子,但是不是很满意?”

    “原是我侄儿高攀不上大小姐,那就……”

    “夫人也别急,我们老爷也是在犹豫,我倒是很满意,令侄一表人才,少年举人家世又好,这样的姑爷哪里找去。”

    “可是张老爷那边?”

    “这事若要做成,恐怕还得杨老爷再推一把。”

    “此话怎讲?”王氏随附在杨夫人耳边说了几句,杨夫人听了连连点头。

    “可是如若张老爷还是不肯吐口,又当如何,毕竟我们老爷的影响也有限。”

    “杨夫人,当日你没瞒我,我也就实话实说吧。你是不知道我这姑娘,在府里整日指手画脚,连我房里的丫鬟也敢直接收拾了去,琦娇更是不用说了,被她踩在脚底下。你就当帮帮我,让我把这丫头嫁出去,能过两天安生日子。”

    “看不出大小姐是这样人?这样的姑娘娶回家岂非不妥?”

    “嫁得远远的,她还怎么闹,在这里闹不过是想着要回京了,仗着我们老太太的势。回京的消息透出之前还不是乖乖的。”

    “那好吧,我回去跟老爷说说看。”杨夫人假意勉强应下,两人遂相携回到花厅上,席上诸人正吃得兴起,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两人。可是琦玉却看见王氏脸上带笑携着杨夫人,猜测可能还是就自己的亲事达成了什么共识,但是却苦于没有办法知道。这时却瞥见王氏后面的梁姨娘冲她使了个眼色,难不成她要在这里公布怀孕的事儿。寻思这梁姨娘倒是胆子大。于是冲她眨了一下眼睛,示意自己知道了。

    只见梁姨娘拿着酒壶,走到杨夫人的后面要给杨夫人添酒,旁边的丫鬟正端了一碗汤过来,梁姨娘身子侧让闪避,却脚下一滑,摔倒在地,这时就听见小丫鬟叫道:

    “血!血!,姨娘流血了。”琦玉赶紧走到那边一看,一道鲜血顺着梁姨娘的腿流出来,她也吓了一大跳。只听王氏说:

    “还不把她抬下去,快请大夫。”梁姨娘的眉头紧锁,疼的似乎都上不来气了,还挣扎着说:

    “都怪卑妾不小心,扰了大家的兴。”王氏心中狐疑,看着情景像是怀了身子,那每次的药,难道这贱婢没有吃?这时还有若干宾客,也没有时间细想。嘴上只说着:

    “是哪里磕破了吧,赶快下去歇着。”在场的众人心里明镜似的,这分明是怀了身子小产吗,还说是磕破了,看来这贤惠二字也得打个折扣,后宅里哪有双手干净的。

    这时上来几个婆子,抬着条长榻,几个丫鬟将梁姨娘扶着躺倒榻上,琦玉说道:

    “母亲这里走不开,女儿陪着姨娘去看看,也好有个照应。”

    “好吧。”王氏这边走不开,本来想着叫身边的陈妈妈一起,但想起每次监督梁姨娘喝药都是她,这回却出了事儿,也不能令人放心,就安排身边的大丫鬟同福跟着去看看。一路上琦玉还担心梁姨娘,可是到了梁姨娘的屋子里,大家将她扶到床上,梁姨娘看着琦玉却说:

    “劳大小姐费心了,也麻烦同福姑娘跑一趟。”同福的心肠较软,看着梁姨娘疼的样子,想起王氏暗示了几次,要把自己给张厚,自己装聋作哑的没有应承。现在看梁姨娘的样子未必不是自己将来的样子,未免有兔死狐悲之感。这些年跟着太太,对太太的为人也有所了解,不是个好相与的,各种阴私的手段,让人想起就心惊胆颤,这姨娘不是好做的。

    “姨娘别着么说,奴婢只是个丫鬟当不起。”

    “姨娘先别说了,大夫就来了。”琦玉说着,又让丫鬟搬来一座屏风,自己坐在屏风后面。不一会儿大夫来了,诊脉之后说道:

    “恭喜恭喜,是喜脉?”

    “胎坐得稳吗?”梁姨娘问道。

    “脉象有些乱,可能有些动了胎气,吃一副安胎药就好了,不用担心。”琦玉听了十分高兴,赶紧吩咐小丫头到前面报信儿,说梁姨娘有喜了,没什么打紧儿。这种差事大家一向都喜欢,因为有不菲的赏钱拿,几个小丫头一下子都跑得没影了。一时大夫开了药,琦玉让婆子送大夫出去。一会儿一个小丫头在门外探了一下头,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位姐姐能帮我看看,我不会煎药。绿意姐姐被太太叫道前面去了。”这里的丫鬟只有秋霜和同福,同福一看也不好叫秋霜,毕竟是大小姐的丫鬟,就答应着出去了。

    “姨娘你这丫头可是个人精。”

    “鹊儿是个伶俐的。”

    “姨娘那血?”

    “不是我的,提前准备的。”

    “可吓了我一跳。”

    “今日见了老爷,我自会向老爷打听,大小姐放心。”

    “多谢姨娘。”

    消息传到了前面张厚大喜,同僚也纷纷祝贺。而王氏则面上带笑,心中气愤,看着战战兢兢的陈妈妈恨不能吃了她。有了这样的插曲,大家也不好再坐,纷纷推说有事告辞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