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十一章 来客
    这几日王氏借口与张厚商量宴客的事儿,一直将张厚留在正房,梁姨娘虽然有心替琦玉探探张厚的口风,但是却苦于没有机会,干着急没办法。琦玉还没有等来梁姨娘的回话儿

    却等到了黄达来拜访的消息。

    杨熙和黄达一起来见张厚。小厮通禀的时候,张厚正在书房看兄长的来信。信中说由于皇上身体欠安,一切国事由太子主持,此次的述职,更加看重地方长官的评语,一次叮嘱他一定要让布政使多多相助。而且京中现在有空缺,此次回京考评为优的话很大可能会留京候补,而且太子亲自考评,又能留下好印象,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万万不能错过。张厚看完对这封信,对琦玉这门亲事又看好了几分,用一个女儿,换取太子殿下的青眼,很是值得。太子殿下是未来的储君,那不意味着自己的前途无量。虽然也知道王氏不会找一个多好的婆家给琦玉,但是仍然是不能抗拒高管厚禄对自己的吸引力,只是琦玉到时候多陪送些也就是了。

    等到黄达进来的时候,张厚对琦玉的那一丝丝愧疚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不能不说黄达的确长得好。两道剑眉之下是一双桃花眼,让人一不小心就会被吸引。高挺的鼻子下面是厚薄适中的两片红唇,漾着让人心醉的微笑。但是细看之下却发现他得那双眼睛不是非常清亮,皮肤虽然白皙,但是颜色发暗,张厚为官多年,一看就知是沉迷酒色之故。而看杨熙虽然也长得不错,但是跟黄达比较起来,就英气有余,温润不足,但却眼神清澈,一身正气。于是张厚心中又有所犹豫,害怕他真是酒色之徒,不仅不能帮衬,还会拖累张家,心想如能将杨熙说与琦玉倒是不错,杨大人那边,不知是什么意思,难不成非要将黄达说给自家,什么时候倒要探探他的口风。等黄达他们拜见告坐之后,张厚就问道:

    “黄贤侄此次来济南所为何事?”

    “世伯,晚辈此次前来是陪母亲探望姑母,顺便游历山东。”

    “年轻人应该的,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世伯说的是,家父也常常教导晚辈,不能读死书,要多看看才能眼界开阔。”

    “黄贤侄来年也和杨贤侄一起参加会试吗?”黄达那个举人,也是父亲托关系,看在姑父的面子上,弄虚作假来的。哪里会去参加什么会试,便说道:

    “晚辈还准备等一等,有了必中把握的时候,再去应考不迟。”

    “也好。”张厚听了略带一丝遗憾。又问杨熙:

    “杨贤侄来年上京赴考,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不要客气尽管开口,说起京中的名师大儒,老夫还认得几个。”杨熙听了连忙道:

    “有劳世伯惦记,晚辈感激不尽。”张厚听了说:

    “不必客气。今天你们两个来了,刚好我新得了一幅画,请你们品评品评。”

    “不胜荣幸。”杨熙和黄达忙说道。张厚命小厮将画展开,三人走到画案前看了起来。这是一幅山水图,只听张厚说:

    “此画由何人所作,已经无从考证,老夫是见其笔法流畅,气势雄浑,似出自大家之手,因而藏之,二位以为如何?”杨熙说道:

    “此画用笔简劲老辣,有粗细断续之分;落墨则渍染生动,饶于墨韵,应是出于大家之手。观其技法与现今流行的不同,应是前朝作品,但是晚辈于此道不慎精通,不敢妄断。”

    “嗯,言之有理。”张厚点点头,又问黄达:

    “贤侄有何高见?”

    “晚辈观此画,布局方面太过四平八稳,失了新意。”

    “噢,原来如此。”张厚听了颇有不乐,说道:

    “贤侄,精于绘画之道?”

    “略通一二。”

    “那不如施展一下,也让老夫品鉴一下。”

    黄达平日里自负**才子,对赋诗、画画一道极感兴趣,加上一帮子狐朋狗友的吹嘘,他对自己的画技深有信心,于是欣然应允。杨熙听了黄达的话觉得略有不妥,但是又对表弟的画技不甚了解也就没有去提醒,内心里甚至更希望黄达搞砸,失去张厚的欢心,从而拒绝婚事。对这个不靠谱的表弟,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同情心。

    这边张厚恼了黄达,一心想看看他得水平如何,专注的看着黄达作画。过了一会儿,黄达画好之后,呈与张厚品评。张厚一看,画技倒是娴熟,但是笔走陡峭,着重于出奇,却没有了雄浑的气势,失了豁达的气度。张厚见他的表现,心里不以为然,但倒也不想见他太难堪。于是说:

    “贤侄技法娴熟,此画着实不错!刚巧今日二位在此,犬子张潇今年正准备乡试,能否指点一二。”黄达对张厚简单的评价就不甚满意,本来还想能出个彩,却是没能成事,因而面上就不大好看起来。杨熙看了画,知道张厚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听到张厚如此说,连忙应下。一会儿,张潇进来了,张厚吩咐道:

    “潇儿,今日为父还有事儿,你代为父招待二位兄长,顺便好好请教请教他们,与你的学问有大益处。先带二位兄长去见过你娘。”张潇应下,随带了杨熙他们到了王氏的正房,王氏早已得到禀报。让他们进来,不过是问了问家长里短,就罢了。王氏对黄达也并不关心,只要能把琦玉打发出去就行了,是好是歹浑不在意,甚至希望再差一些,以解心头之恨。向王氏请过安之后,张潇带他们离开。

    刚出了正院,碰到琦玉她们三人下了学,正要回自己的院子去。虽说男女大防,但是有兄弟在此,又随着丫鬟婆子,因此琦玉她们还是向杨熙和黄达福了福,他们连忙还礼。杨熙再给琦玉还礼的时候悄悄竖起自己的大拇指,暗示信已送到。琦玉知道杨熙是上次帮他送信的人,见状自知信已送到不禁大为高兴,但是面上又不能带出,只微微注视了杨熙一眼,满含感激的意思。这一眼看的杨熙心头直如小鹿跳一般。他见琦玉穿着一声淡蓝色滚毛边的对襟褂子,衬得整个人温婉如玉。直到今天他才看清了琦玉的模样,但是也已经心满意足了。

    琦玉姐妹三人之中,最为貌美的是琦娇,琦娇今天穿的是一件缕金牡丹大红对襟褂子,越发显得人明眸皓齿。黄达从见了琦娇,那一双眼睛几乎就黏在琦娇身上,深恨为什么不把这个绝色的姑娘说给自己。杨熙和张潇都发现了黄达的眼神不对,张潇更是心头火起,挡在黄达身前,伸手说:

    “黄兄,请。”黄达自然也不好意思再看,脸上讪讪地离开,随张潇他们来到前院,三人自谈书论道,喝酒吃饭。

    至晚间张厚回到后院正房,见了王氏。王氏连忙迎上前,伺候张厚更衣。屏退丫鬟婆子之后才问张厚:

    “老爷觉得那个孩子如何?”张厚并没有回答,反问道:

    “夫人觉得如何?”

    “妾身觉得不错,有举人的出身,相貌也好,家世也不错,这是别人家打着灯笼也找不到的好女婿呀!难道老爷有什么不满意的。”

    “此子有些夸夸其谈,不似杨熙稳重,而且看他面色不佳,不知是否沉迷酒色。我看难成大器。”王氏听了张厚的话,心里一突,但还是说:

    “少年中举,生的那样儿,就算有些**事儿也是难免。取了亲收收心就好了。”

    “我还是觉得不妥,杨大人那边是什么意思,难道非要将黄达说给琦玉,我瞧着杨熙倒是不错。”王氏听了心中大怒,杨熙是自己看中给琦娇预留的,怎能说与琦玉,但是她面上仍未改色道:

    “杨熙确实不错,但是听杨夫人说,他要在会试之后才考虑娶亲。而且听杨夫人的口气,怕还是要找个名门贵女吧。”

    “那倒是可惜了。”

    “老爷,那这亲事……”

    “我还要再考虑一下。”王氏也不好再说,只得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