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二十章 霹雳(二)
    “光天化日的,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李妈妈紧张地问。杨熙害怕不能取信与李妈妈误了事儿,急忙说道

    “妈妈,我是布政府杨家的杨熙,与你们府里的大公子相交多年,这次打扰妈妈,实在是有要事儿要告诉。”李妈妈也知道潇哥儿的好友是布政府的大少爷,但是还不确定眼前这人是否可靠,正在犹豫间,杨熙又说道:

    “妈妈,时间紧迫,快跟我走,不然就真有事了。”杨熙看见伙计走了过来,急急地说。李妈妈看杨熙通身气派,也不像是坏人,尽管不放心,但是因为担心琦玉,因此跟伙计打了个招呼,说想起还有未买的东西,就跟着杨熙走了。到了一处偏僻的巷子,杨熙向李妈妈拱拱手,说道:

    “妈妈恕罪,实在是事情紧迫,不得已而为之。在下实乃布政使府的大公子杨熙。”说着想起身上带着私印,随从荷包里取出,递到李妈妈手里。李妈妈看过之后,才相信了。问道:

    “不知公子有何事,与我家小姐有关?公子与我家小姐相识?”杨熙摇摇头,

    “不曾,仅有一面之缘。有一件事在下实在看不过眼,想要管上一管。我母亲给张大小姐说了一门亲事,据说张夫人已经同意,不知妈妈可知此事?”李妈妈吃惊地说:

    “还不曾知晓详细。只知道我们太太给小姐说了一门亲。”

    “这人是我舅舅的嫡次子。此人虽有举人出身,相貌出众,但是我观其品行不端,实在不是良配,虽然只与张小姐有一面之缘,但还是觉得这个媒做的有欠妥当,心中不安,在下对此事也无能为力,只希望能及早告知张小姐,早作准备。恰好我的书童认识贵府看门的冯四,才知李妈妈是张大小姐的奶娘,遂赶来告知,失礼之处,还望妈妈勿怪。”

    “那可真得多谢公子。”杨熙听了,忍不住问:

    “不忙道谢,不知可有什么办法解决此事。”

    “这,实不相瞒太太与我们小姐一直不睦,我们也知道太太说的亲事必有不妥,因此就想给京里的老夫人送封信,因为这事儿小姐也说不上话,只能向京城老太太求助。我这就是出来送信,却发现有太太的人跟着,正不知怎么办才好。这信儿也没办法送出去。”

    “送信之事在下可以帮忙。要送到京城张府?”

    “那倒不用,公子若肯肯相助最好不过了。”说着送怀里掏出一封用火漆封了口的信和一块玉牌,信上面用娟秀的字体写着“祖母亲启”四个字。

    “公子只需去垂柳巷里最后一个院子,找一个叫刘宝儿的人,把这块牌子和信交给他即可。就说是让他给老夫人报信儿,详细情况都在信里,十万火急,务必速去速回。”

    “如此即可,不知此人是否可靠?”

    “可靠,是我们先夫人庄子里的人,专门在这边,紧急时候帮小姐传递消息的。”

    “那好极了,事不宜迟,我即刻就去。”

    “一切全仗公子。”李妈妈说完要给杨熙磕头,杨熙哪里肯连忙止住。

    “妈妈放心,杨某必不辱使命。”向李妈妈告辞后转身离去。且不说杨熙去送信,只说李妈妈知道了这个消息,急于回去告诉琦玉,未免别人起疑,又回到彩云阁买了丝线,这时庆平还在跟那个婆子纠缠,看见李妈妈回来,才知道公子的事儿办完了。就佯装不耐烦的样子对那婆子说

    “小爷这会子累了,不想跟你罗嗦了,今儿就自认倒霉了。”说完拨开人群,撒腿跑了。那婆子那里追的上,只气得哼哼。一抬头看见李妈妈已经离开了彩云阁,赶紧跟上,免得回去又挨陈妈妈的骂。

    李妈妈回到府中,将一切告知琦玉。琦玉听罢顿时怔住,手紧紧攥成拳头,骨节发白,连指甲嵌进掌心都未觉得。

    “真没想到太太这样恶毒,找个这样子的人出来给小姐。”秋燕愤愤地说道。李妈妈对秋燕使了个眼色,暗示她别再说了先出去。李妈妈上前扶住琦玉的肩膀说道:

    “小姐莫要担心,只要那位公子把信送到,不过十来天就能有消息传来啦。”琦玉噙着眼泪,咬着下唇,慢慢说道:

    “我只不过想平平常常地活着,根本没想和二妹妹争什么。我怎么就碍着她了,居然这样对我。”

    “小姐,你的身份注定了你们的关系只能如此,这你也早想透了,现下的当务之急是探探老爷的意思,若老爷还没同意尚可有几分转圜的余地,若是老爷也同意了,即使京里传来消息也不好说,毕竟老爷是您的亲爹。”

    “妈妈说得对,我这会儿不应该想这些,不过父亲那边还得要梁姨娘问一问才好。”

    “可是这会儿我们也不好去,太太那边盯得很近,若让她知晓了梁姨娘又向着我们的意思,不知还得生出多少事儿来。”

    “这样,你去找冯婆子,让她晚上来看良儿,让她回头找个送衣服的当儿,向梁姨娘透个话。”

    “这样好。”

    “妈妈,不知那位公子是否可靠?”

    “老奴看他通身气派,说话斯文,不像有歹意的,应该没有问题吧。而且他还说与小姐有一面之缘,不知是什么意思?”

    “布政府的大少爷?我知道了,可能是上次太太带我们去彩云阁,见过一面。”

    “原来如此。”

    “只盼望能将消息及时告诉祖母。哦,对了那信怎么送到京里的?”

    “小姐有所不知,老夫人在答应小姐来山东后不久,还是不放心。就命我寻了个人在府外照应,有什么事儿好通往来。我就将您母亲陪嫁的庄子上管事儿的儿子刘宝儿带着来了。这孩子稳重可靠,是我从小儿看着长得,现在一家布店里当伙计。平日里没个什么紧要的事儿,我也没用过他,害怕太太发现,这次就是叫他去京里送信。”

    “多谢妈妈,我竟不知道这回事。”

    “先夫人待老奴恩重如山,就算是为小姐肝脑涂地,老奴也是愿意的。”

    “妈妈快别这么说,妈妈对琦玉的情,琦玉记在心里,一定会报答的。”

    “老奴只希望小姐一辈子平平安安的就好了。还有老夫人,才是一心为小姐。”

    “是呀,祖母对我的养育之恩,我不知以后能怎么回报她。现在祖母不知道怎么样,这一别就是六年没见。”李妈妈看琦玉有点情绪低落,安慰道

    “小姐,好日子在后头,老妇人都能看着,您别难过。”

    “是呀,好日子在后头呢!”琦玉抬起头来,眼睛亮晶晶的。

    正房里,陈妈妈附在王氏的耳朵边儿上说道:

    “太太,今天那李妈妈出去买线,我着人跟着,也没见她往哪里去,估计也是没辙了吧。”

    “那就好,不过还是的仔细盯着,明天那黄家的孩子就要来见老爷,要是老爷同意了,趁这个月内就定下,就算京里知道了,也为时已晚。好人家的姑娘,哪有定了亲再退的。话说回来就是我肯退亲,大嫂都不肯,她的琦莹还没出阁呢,这还不坏了一家子姑娘们的名声。”

    说完一声冷笑,让人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