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十八章 表弟
    第二天一早,杨熙起来后来到楼下安排早饭,等严氏和黄达下楼的时候,具已妥当。黄达走到杨熙面前,深施一礼,

    “表兄,昨日小弟无状,得罪表兄,今天特向表兄赔罪。”杨熙听了便说:

    “表弟多礼,为兄并未放在心上。你我自家兄弟,不用如此客气。”

    “表兄宽宏大量,小弟怎能厚颜,改日一定置了酒席向表兄赔罪。”杨熙连说不用,几人一起开始用饭。这时杨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黄达,好一个**才子,目似朗星,鼻若悬胆,唇红齿白,长身玉立,与昨天晚上放荡的样子判似两人。几人用过饭就收拾启程,不过中午时分就到了杨府。杨夫人早已接到禀报,在府门口相迎。黄氏在未出阁的时候,就与这位嫂嫂关系甚好,多年不见很是想念。两个人拉着手,就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还是杨熙劝杨夫人,

    “母亲,还是快请舅母到府中歇息,尽站在门口做什么。”黄氏听了忙道:

    “看我糊涂的,亏得你提醒,太失礼了,嫂嫂勿怪。”于是携着严氏的手走到正房。进了房中,大家分宾主坐定,丫鬟们上了茶。黄达上前拜见黄氏。黄氏一看,便道:

    “达哥儿真是一表人才。”

    “就是副好皮囊,内里糊涂着呢,我还说有熙哥儿的一半,我就谢天谢地了。”

    “瞧嫂嫂说的,我就觉得达哥儿是个明白孩子。”说着黄氏让丫鬟将准备好的见面礼呈上。严氏也趁机将带给杨老爷,黄氏和杨家少爷、小姐的礼物拿出来。黄氏有吩咐丫鬟道:

    “请大小姐和二小姐出来,拜见舅母和表哥,照哥儿这回子还在学堂里,没回来,晚上见吧。”一会儿功夫,杨纹和杨绣在丫鬟婆子的簇拥下出来了。她们先拜见了严氏,严氏打眼一看,就分出谁是嫡谁是庶,心里想这个妹妹把庶女养得这样小家子气,刚好给杨纹做陪衬。她拉着杨纹的手,好好的夸奖了一番,对杨绣却是淡淡的。杨纹他们拜见过了严氏,又去见过黄达,黄达连忙还礼。杨纹和杨绣除了平日见过哥哥弟弟之外,没有见过外男,初见这样一个**倜傥的年轻公子,都有些害羞和紧张。尤其是杨绣,更在心中感叹,要是能嫁的这么一位公子,那真是不枉了。相见之后,到底由于男女大防,不太方便,杨熙就邀黄达去外面书房去喝酒。吃过饭后,杨夫人让杨纹和杨绣也回房,自与嫂嫂躺在榻上说着体己话儿。

    “妹妹帮达儿打听的亲事如何?”

    “正就为这事儿急呢。”

    “怎么……”

    “我相看好了,就是同知府嫡出的大小姐,人家让达哥儿先去见见同知大人,”

    “那达儿……,可告诉人家了,人家可愿意?”

    “这小姐是前头一位夫人生下来的,继夫人不喜欢她,就想打发得远远的,看不见了才好。我这是替她消灾呢。”

    “那这嫁妆恐怕……”

    “嫂嫂别急,先听我说,这位小姐从小是由祖母抚养长大,又是嫡出按照规矩这嫁妆就少不了,何况我听说那位老妇人很是喜欢这大小姐,也不会亏待了自己的亲孙女。”

    “那嫂嫂真不知怎么感谢妹妹了,不是妹妹达儿怎么能说上这么好的亲事。”

    “更有一样,我打听着这个大小姐性子和顺,平日里也不生事儿,又没有娘家人与她撑腰,将来即使达儿在外面胡闹,谅她也不会说什么。作了亲之后,就是亲家,这位同知大人的岳丈就是吏部尚书,哥哥有什么事,必要拉一把的。你说这桩亲事可不是合适的很。”

    “的确是一门好亲,真难为妹妹怎么找的。唉,这达儿在湖州那边,闹得不像样子,没有正经人家愿意将女儿嫁给他。”

    “那哥哥嫂嫂怎么也不管管。”

    “你也知道,嫂嫂我生这个孩子吃了大苦。又是个小儿子,难免放纵一些。而且从小伶俐聪明,也就溺爱一些,原想着不打紧,谁知现在他大了,你一说就敢几天不回家,呆在那种地方,对那儿比对家还熟悉。”说着严氏用帕子抹抹眼泪。

    “那你没在家里放几个丫鬟,拴栓心。”

    “别提了,通房丫鬟也有四个了,可还嫌没趣儿。这路上还带了两个,那天在车上喝酒,光天化日的就和丫鬟……我还哄熙哥儿说是醉了。现在我也没别的指望了,只求他能娶个媳妇儿,续了香火,爱怎么随他吧。”

    “那哥哥的意思……”

    “老爷已经对这个儿子失望了,前面费了老大力气,给他弄个举人的出身,也就是尽了。你也知道,家里情况,能给他的也有限,所以我希望媳妇儿能有个厚点儿的嫁妆,让他也不至于受苦。只是他这样胡闹,在湖州那边,好人家的女儿别说嫁妆厚,就是倒贴着钱都不愿意。我这才没法儿,才求到妹妹跟前。”

    “嫂嫂别担心,达哥儿还是年纪小,不懂事,兴许娶了亲就好了。”

    “你别安慰我,熙哥儿只比他大一岁,怎么那般懂事。我呀,对他早不指望了。说起来,熙哥儿年纪也不小,该说媳妇儿了吧。”

    “熙哥儿是个牛犟性子,非要到今年会试之后才提这事儿。”

    “也是,不急慢慢挑。”

    “达哥儿不考了?”

    “他哪里敢去考,就是这个举人我们老爷费了多大力气才弄上。”

    “到底不是白身,这亲才好说一些。那边的太太已经派人过来催了,让达哥儿去拜见他家老爷。需要他家老爷见过人后,这事儿才能最终定下来。不过凭达哥儿的样貌和举人的身份,应该不打紧儿。明天就先送拜帖过去,后天让熙哥儿和他一起过去,也好有个照应。”严氏听了,连连点头。

    到了晚间严氏亲去见黄达,将杨夫人说的亲细细告诉他。那黄达就问:

    “不知那位小姐容貌如何,我可不想娶个丑八怪。”

    “你管她是美是丑,只要性子好,嫁妆丰厚,不管你就成了。成了亲后,随你怎么玩吧,娘也不管你了。”

    “随我?那我要将春娇赎出来,放在屋里。”

    “那可不行,她那个出身,你爹绝对不会允许她进府的。”

    “那放个外室总成吧。”

    “你安生成了亲,一切便遂了你的意,如何?”黄达听罢,满意地说:

    “我答应母亲,就是无盐谟母我也会娶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