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十七章 心思
    这一日晚间请安的时候,几天未露面的梁姨娘也出现在王氏房中。梁姨娘穿了一件绯红色镶毛边的对襟褂子,下面是嫩粉色的锦裙。头上松松挽了螺髻,斜插着一直赤金镶红宝的步摇,活脱脱一副仕女图。不能不说张厚真是有艳福,王氏已是十分美貌,但是大家闺秀总是略显呆板,少了一些意趣。而这个梁姨娘貌美如花不说,更是风情万种。因此这王氏尽管地位稳固,平素不找她的麻烦,但是看着她心里也绝对不舒服。当下脸上挤出一丝笑意说道:

    “梁姨娘今天打扮得真是光彩照人呀,可惜老爷不在,也无人欣赏。”

    “太太,卑妾今天打扮可不是为了老爷,而是为太太?”王氏眉毛一挑,

    “哦,此话怎讲?”

    “太太今日身子好了,正是可喜可贺之事。卑妾打扮好看为让太太心里高兴,免得看着我们一个个蓬头垢面的,心里憋闷呀。”

    “是吗,那倒是我会错意了,梁姨娘倒是有心呀。说起来这几天我病着,倒是亏了白姨娘,不是变着花样做吃的,就是在这屋里伺候,倒也是个有心的。”

    “白姐姐是玲珑心肝的水晶人儿,那是卑妾能比的。不像我这么蠢头巴脑的,什么也做不好。”梁姨娘笑着看了眼白姨娘说。

    “瞧妹妹说的,姐姐蠢笨只知道伺候好太太是我们分内之事,不过尽心力去做罢了。”王氏听了白姨娘的话,特意瞥了一眼梁姨娘,对着白姨娘说道:

    “你的心我知道,没什么花花肠子,知分寸的人才是有福的。”言下之意,不过是说梁姨娘不知分寸,没安好心。梁姨娘也不介意,反而笑着对着王氏福了福应道:

    “卑妾谢太太教诲。”

    一会儿,丫鬟摆上饭,王氏携琦娇与琦玉等入座,白姨娘与梁姨娘自站在一边伺候王氏。饭毕,王氏说道身子乏了,只留琦娇在此解闷,其它人都叫散了。

    出了正房,白姨娘让琦芸跟自己回到房中取个东西,其实是想跟琦芸说说体己话。于是梁姨娘就自言自语道,

    “这肚子有些涨了,罢了鹊儿拿个灯笼,我去花园里走走,消消食儿。”琦玉听见知道梁姨娘是想趁这个机会和自己说话,于是也就将步子放得慢些。说道:

    “姨娘若等得不耐烦,就跟我先走,咱们慢慢地,丫鬟们一会儿也就赶上了。”

    “那也好,有劳大小姐了。”梁姨娘连忙应到。看看周边没了人,琦玉向梁姨娘道:

    “那日之事多谢姨娘。”

    “从那日大小姐的行事,我也看出来了,大小姐是个聪明人,我不过是锦上添花罢了。但是我也的确有自己的打算,希望大小姐相助。”

    “不知何事?”梁姨娘看了看周围,压低声音说道:

    “我已经有身孕了。”琦玉大吃一惊,

    “噢,那为何没有告知父亲母亲?”

    “大小姐说笑吧。您觉得太太对我的态度会允许我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不管男女,都不会有机会来到这个世上。”接着月光,琦玉看见梁姨娘的眼中显出一种悲凉的神色,这是她从来没在梁姨娘身上见过的。只听梁姨娘又说:

    “大小姐,别怪我说话粗,直来直去不好听。这做女人的,孩子是最根本的依靠,什么宠爱都是虚的。别看老爷宠着我,但是当我年老色衰之后,还会再看我吗?”

    “姨娘多虑,这种事儿琦玉何德何能?恐怕帮不上什么忙吧。”

    “大小姐,我今天对太太的态度,你也看见了,这就是我的诚意。以后我们互帮互助,大家日子都好过些。”

    “姨娘需要我做什么?”

    “暂时先不用,我还在等一个时机。”

    “什么时机?”琦玉不接地问。

    “找一个让老爷知道她真正面目的机会。到需要大小姐配合的时候,请务必帮忙。至于回报,我心里清楚大小姐所思所想,必会倾尽全力保全大小姐。别的我不敢说,至少老爷哪里我还说得上几句话。而且我所生下来的不管是小姐还是少爷,必会将大小姐当作亲姐姐。”

    “琦玉也很高兴多个弟弟或妹妹。那就不打扰姨娘散步了。”琦玉看见梁姨娘的丫鬟赶了过来说道。梁姨娘和琦玉相视一笑,各自走开。

    却说杨熙赶到吉祥镇的傍晚,就有小厮禀报舅太太的车马已经到了。杨熙连忙赶出去,只见几辆马车停在大道边儿上。丫鬟正扶着一位中年妇人下车,杨熙见了上前行了礼:

    “拜见舅母,舅母一路辛苦。”

    “是熙哥儿吧,长这么大了,出落得这样好。我上次见你,你还在奶娘怀里抱着呢。”

    “舅母,不知表弟……”黄太太的脸上有些微微变色,

    “达儿这孩子,就是胡闹了些,中午喝酒醉了,这会子还在马车上睡着,真是失礼。”

    “舅母多想了,自家兄弟不用见外。还是请表弟下来,在客栈煮些醒酒汤喝了早些歇着,明天好赶路。”严氏听了点头道谢,随即吩咐伺候少爷的小厮将少爷唤醒,扶到客栈中去歇息片刻。

    “舅母请随我前来,客房中热水已经准备停当。”

    “真是个有心的孩子,达儿要是有你一半就好了。”杨熙笑笑,没有说话,走在前面带路。黄夫人和黄达到了客栈之中各自沐浴更衣。杨熙又命客栈伙计准备了醒酒汤送到黄达房中,自己就坐在楼下喝茶,忽然听到楼上吵嚷起来。杨熙赶忙上楼,就听见黄达的房间里闹哄哄的。

    “这个破桶,就让爷沐浴,你们是做什么吃的,这样的床也能睡人?打发花子的吧。”一个男声嚷嚷道。杨熙听见进来房中,看见一碗醒酒汤全泼在地上,浴桶里的水也撒得到处都是,一个只穿着里衣的男子在地中间嚷嚷着,旁边服侍的丫鬟和小厮,在一旁不敢吭声。

    “表弟,招待不周,都怪愚兄。这里是个小小镇子,为兄来得匆忙,未曾备的上好的东西。看在愚兄的面子上,表弟将就一晚吧。”那黄达正想说话,黄夫人匆忙赶了进来。

    “你这个孽障,你熙表哥为我们母子事事准备妥当,色色俱全,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在这里抱怨。熙哥儿,别听他乱说,时候不早了,快回房里去歇息吧。”杨熙听到,也觉得自己呆在这里有些尴尬,于是说:

    “招呼不周,还望舅母恕罪。”严氏听了,马上说:

    “快别这样说,让舅母愧不敢当。”杨熙又朝黄达抱抱拳,便出去了。

    “表弟见谅。”然后就退出房,自去自己房中歇息。这边严氏又将黄达训了几句,便命丫鬟们服侍着他沐浴更衣,躺到床上休息。杨熙心中有事,半天都没有睡着,忽然听到隔壁房中有女子的**声,杨熙虽未亲历人事,但是也知道这种声音是在什么情况下发出的,想及此处不禁面红耳赤,连身体也出现了某种变化。因为客房的墙壁甚薄,连那边女子的告饶声和男子的嬉笑声也听得一清二楚。杨熙恨不能用手捂了耳朵,心中暗骂这个表弟太过孟浪,过了许久,隔壁才安静下来。可是经过这一折腾,杨熙再也无法入眠,不由想起见到的张大小姐,不知怎么的那不是十分明艳的脸庞却印在自己心中,不能忘记,或许是那分恬静,让人看了心中觉得温暖和亲切吧。自己从小就肩负着父母的期望,每天的生活就是勤奋读书,害怕辜负父母。一见到父亲或者母亲,就问功课如何,自己很少能感受到那种温暖亲切的感觉,直到长大。就这样杨熙胡思乱想,一夜无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