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十六章 真相(二)
    琦玉梁姨娘字条的事告诉李妈妈。李妈妈说:

    “梁姨娘不知有何所图,这次相助小姐。”

    “我还纳闷,父亲怎么刚巧那时去了正房,原来是她。确实如果那天没有父亲在,我也一定讨不了好。去的时候,我一点把握也没有,心里直打鼓。实在是看冯婆子悲痛欲绝,才硬着头皮去的。”

    “总算老天爷保佑,小姐逢凶化吉。也能看出老爷对小姐也有几分重视。”

    “父亲重视我,也只是因为发现了我的利用价值,并非出于父女之情吧。”说完,琦玉不禁黯然。过了片刻,琦玉抬起头看着李妈妈说:

    “妈妈说说,这梁姨娘邀约的事儿,该怎么办?”

    “老奴觉得,小姐还是该见一见梁姨娘,看她怎么个说法,如果能让她站在我们一边,那许多小姐不方便出口的话,就可以通过她说与老爷知道。而且从今天她的表现看,也是个伶俐的人,不会拖后腿的。但是小姐一定要小心,不能冒然答应她什么。我们只求能顺顺利利回到京师,那时自有老太太给小姐做主。”

    “既如此说,我得找机会见一下她。”

    “是,不过最近太太那边看你不顺眼,又加上早上二小姐的事儿,可得多加小心。要是被太太的人撞上,可是不好。”琦玉答应了,这时饭已经提来了,秋燕正和秋霜一起忙着摆饭。琦玉走到桌前一看,一碟鸡丝豆苗,一碟虾仔冬笋,一碟酱焖牛柳,一碗竹荪汤。看上去让人胃口大开,这几天没有心思好好吃饭,今天总算可以安心吃一回饭了。

    “我刚看见,厨房在二小姐的分例里放了一大碗参鸡汤,说是太太的顺便拿过去,谁不知道二小姐每回的菜都好许多。”秋燕忿忿不平地说。

    “这是自然,那是太太嫡亲的女儿,别人多孝敬点儿,也是正常。”琦玉淡淡地说。

    “以后这样的话,就不要多说了。”秋燕听了悻悻地只得应了。

    吃过午饭,琦玉她们下午去学规矩,见了祝妈妈。祝妈妈对她们又教导一番,相互道别之后就离开了。琦玉一直对祝妈妈印象不错,由于王氏每次上课的时候总是借故让自己不去,检查的时候又以做得不好为理由借故惩罚。但是祝妈妈每一次上课总是有意无意将自己没学到的东西演示一遍,让自己好歹了解学了点什么,下去再练,总算没有耽误太多,而且别人也不会有什么说道,只是以为要加深印象。毕竟她也是在这里讨生活,琦玉还是很能理解的,别人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给自己提供的帮助,自己也不会忘了。知道祝妈妈离开,琦娇和琦芸都备了一份礼给自祝妈妈,琦玉也准备了一份但是略厚些,以示自己明白祝妈妈的用心,感念她的好处。

    傍晚时分,琦玉准备去王氏房中请安的时候,吩咐秋燕:

    “一会儿你随我去太太哪儿,秋霜赶快把给太太的鞋做出来。”

    “太太不是说这两日身体不适,不用去请安了吗?”秋燕问。

    “就是这样才更要去给太太请安,否则不是不孝吗。”

    说话间,琦玉用过了饭,秋燕已经赶过来服侍。给琦玉简单挽了头发,换了一件素色的裙子,装扮停当之后,往正房而来。

    王氏和琦娇用过饭后,正在房中闲话。见琦玉进来王氏说道:

    “不是说叫你们不用来请安了,怎么一个一个又来了,娇娇还非要陪着我吃饭。”

    “妹妹孝顺,让我这做姐姐的惭愧。”琦娇听了,嘴一瞥,

    “姐姐也是孝顺的,今儿不知又要救谁来了。”琦玉听了也不言语,微微看了王氏一眼,王氏说道:

    “怎么跟姐姐说话呢,越发不知礼了。”

    “没什么,也就是跟妹妹有点误会罢了。”随即话头一转,

    “听说母亲不舒服,女儿着实放不下心,这才赶过来看看。母亲感觉如何,饭用的怎样?”

    “已经感觉好多了,心口痛老毛病了,不碍事儿。倒是你刚吃了热饭,这般急急地来小心吸了凉气肚子痛。”王氏心里虽然烦琦玉,但是面上却仍是一幅关切的摸样。

    “多谢母亲关心,女儿没事。”

    正说之间,白姨娘端了两碗山楂羹进来,放在旁边的小机上说道:

    “太太身体不适,净吃药也不好,卑妾听说山楂消食解腻,不若吃上些,说不定比药强。”王氏刚想说话,却又咳嗽起来,白姨娘赶忙上前拿起痰盒,捧到王氏面前,王氏也理所当然地吐了进去,白姨娘合上痰盒,递给小丫鬟。琦玉心想这白姨娘为了讨好夫人可谓费尽心思,其目的不过也是给琦芸找个好归宿吧。

    “大小姐也在这儿,我去再给大小姐盛一碗吧。”

    “姨娘不用了。”

    “还是吃上些,你姨娘的手艺真不错。”

    一会儿工夫,白姨娘又端了一碗进来。秋燕赶忙去接,当她端着一碗热腾腾的山楂羹正要给琦玉,突然被绊了一下,一碗羹全泼在地上,溅得琦玉和旁边琦娇的裙角上都是,秋燕的手也被烫得通红。琦玉忙问:

    “怎么样烫着没有?”秋燕还来不及回答,就被琦娇一个巴掌扇在脸上,顿时脸上出现五个指头印子。琦娇恨恨地说:

    “狗奴才,眼睛长到哪儿去了,我刚穿上的新裙子就被你弄脏了。”秋燕捂着脸说:

    “是二小姐伸出脚绊了奴婢一下,奴婢才把羹撒了的。”

    “什么,你还顶嘴!”说着又要再扇秋燕一下,但是刚抬起的手被琦玉抓住了,琦玉说:

    “妹妹且息怒,都怪姐姐没有教好奴婢,她冲撞了妹妹,姐姐给你赔不是了。这种样子的裙子,姐姐也有一条还没穿过,就陪给妹妹吧。”

    “哼,姐姐好大的口气,一条裙子?妹妹不是可惜这一条裙子,是觉得这样的奴才疏于管教,眼里没有主子。”说完还特特看了琦玉一眼,似乎她就是那个没规矩的奴才。

    “妹妹说的是,姐姐回去一定好好教训她。秋燕,还不给二小姐赔礼?”秋燕心中随不情愿,但是知道这赔礼势在必行,于是跪下道:

    “二小姐,奴才该死,弄脏了小姐的裙子,望二小姐恕罪。”

    “按理说姐姐的奴婢轮不着我管教,但是姐姐性子和善,能容下这样的奴才。我却眼里容不下沙子,不屑做那老好人,必要说出来的。否则外人岂不说我们府上连规矩也没有,上下不分?依我说撵了出去才是!”

    “妹妹秋燕服侍了我一场,看在姐姐的面子上,就饶她一回吧。”

    “而且为这点事撵人,也失了我们宽善之家的名声不是?”

    王氏一看琦娇还想骂人,怕她说得太过分,传出去名声不好,忙制止道:

    “好了,这个丫头也给你赔罪了,也就不要深究了。但是总该给些惩罚,以儆效尤,免得早有不长眼睛的奴才再冲撞了主子。就罚她半年的月钱吧。琦玉,母亲这样处理也是想给她个警告,以后不会再犯,你没什么意见吧。”

    “母亲处置公平,女儿没意见。”

    “其实娇娇说得也没错,下人就要有下人的样子,你给她个杆子可不就顺势爬上来了?主仆尊卑,你们可得好好记着。”特意在尊卑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看着琦玉。

    “女儿受教。”琦玉低头回答,这不过是王氏借着说自己吧。

    白姨娘听了说道:

    “说起这当家理事,太太可有太多的东西要教给小姐们了。”

    “是呀,说起来你们年纪也不小了,这些个事情也是该学起来了。等我病好了,就带着你们学学吧。今天不早了,你们也散了吧,费了这回子神,我也有点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