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十五章 真相(一)
    第二天一早,琦娇早早来到王氏房中请安。一见王氏就问:

    “母亲昨晚到底怎么回事,那个臭丫头又气着娘了?”王氏将琦娇搂在怀里,慢慢地说:

    “怎么你也知道了,是呀昨天她院子里一直乱哄哄的,吵得我也睡不好,让丫头去打听一下,原来是她在母亲这里闹事儿。”

    “你这个大姐姐娘可是看走眼了,这几年在山东,她一直安分听话,母亲也以为她是个没用的木头。这几日看来,她却怕是只会咬人的狼。小小年纪竟是隐藏的这样深,这丫头的心机,你可多有不及。昨日里,她行事一环扣一环,把娘套在里面,让你爹也对为母亲颇有意见。你说这可怕不可怕。”

    “母亲,那她既然如此不听话,就得给她几分颜色看看。”

    “这是自然,但是还要从长计议。等回了京,有你祖母撑腰,要对付她就更难了。”

    “祖母忒偏心了。”

    “哎,这话以后可千万不能漏出来。说到这儿,其实昨天的事儿你也有责任。”

    “母亲?”琦娇不解地问。

    “那日将血玉镯子给你,还叮嘱你不要戴出去,免得让人看红眼。谁知你转眼间就拿出去显摆,反让母亲背了黑锅。你呀,就是这么沉不住气,比起那丫头差远了,这以后可不能在这样了,知道吗?”

    “都怪女儿,连累母亲。”

    “没什么,以后对着琦玉可得多加小心,那丫头可不简单。”

    “嗯。”

    正说着白姨娘、梁姨娘、琦玉、琦芸等一起进来请安,王氏止住话头。姨娘们请完安后就和丫鬟们一起摆饭。王氏面上带笑问琦玉:

    “大姑娘,昨夜受惊了,又忙了不少时候,夜里睡得可好?”

    “多谢母亲关心,琦玉睡得甚为安稳。”

    “那就好,我还一直担心你,夜里也没休息好。这些天,我还寻思带你们姐妹几个到广济寺里拜拜佛,顺道儿也松快松快尝尝那里的素斋,离了这里可就吃不到了。”琦娇闻言,喜形于色。

    “娘,那咱们明儿就去吧。”

    “看你这猴儿急得,娘总要先派人把一切打点好才行。”白姨娘走过来:

    “太太,饭已经备妥了。”王氏这才带琦玉她们入座。白姨娘和梁姨娘站在王氏后面服侍,琦玉姐妹依次坐下开始用饭。饭后,王氏说:

    “祝嬷嬷说教导你们有一段时日了,规矩也学得差不多了。她的身体不好,想回老家颐养天年,我也不便阻拦,便应了。今下午是最后一次给你们上课,去跟祝嬷嬷道个别,也好歹教你们一场。”

    “是。”琦玉等齐声应道。

    “那就赶快去上课吧。”王氏吩咐道。待她们姐妹走后,王氏扫了一眼两个姨娘。白姨娘还是跟往常一样,低着头一声不吭。梁姨娘站在那里,风姿绰约的,看的王氏一阵厌恶。没好气地说:

    “梁姨娘,昨儿老爷在你屋里,为何又离开,是不是伺候的不得力。”

    “卑妾不敢,老爷听见外面有声音,问卑妾是怎么回事,卑妾也不知情,于是老爷就说去主院看看,所以才离开卑妾那里。”

    “原来这样,我还以为有什么人乱嚼舌根子,撺掇老爷。”说完眼睛盯着梁姨娘,丝毫不相信的样子。梁姨娘仗着张厚的宠爱也不畏惧,只是貌似恭敬地看着王氏,王氏也没办法发火。

    “你们务必要记着要小心伺候老爷,才是本分,若有什么非分的心思,可别怪我不客气,都退下吧。”等姨娘们都退下后,王氏问陈妈妈:

    “今儿那边有什么动静。”

    “倒没做什么,都在房里待着,老实的很。”

    “这个臭丫头,能老实才怪,这会子知道我正盯着她你,到能沉得住气,我还想着她怎么也要赶紧给京里送个信儿。”

    “从这儿给京里送信,她又出不去,怎么送?”

    “那自然是她下面那几个人。”

    “这我们怎么可能不知道,太太放心好了,不会漏过去的。”

    “一定盯好了,千万不能出漏子。”王氏沉吟片刻又说道:

    “你说,但是昨日老爷怎么突然到正院来,肯定不是听见什么声音,必是有人告诉了。”

    “老奴看这梁姨娘也有问题,平日里老爷一去,怎舍得放老爷走,必用各种话搪塞。”

    “没错还有昨儿良儿的一段说辞,又是谁传的话,配合的那般天衣无缝。看样子这府里藏龙卧虎,你我两只眼睛看不过来呀。”

    “大姑娘毕竟在老太太跟前长大,况且这眼看着老爷就要回京,说不得有人心里就有了小心思。不过依老奴说还是尽快解决大姑娘的事儿为妥。”

    “你去杨府一趟给杨夫人请个安,透透意思请她安排侄儿尽快来见老爷。”

    “是,可那到时候老爷不同意?”

    “那我也另有它法。”

    “事不宜迟,赶紧去。”

    “是,那老奴这就动身。”

    王氏这边暗自谋划,那边三个女孩子在上课的时候也充满了火药味,琦娇一看到琦玉马上忘了母亲叮嘱的话,觉得她哪里都不顺眼。

    “大姐姐可真是出息了,连母亲院中的事儿也管起来了,弄得鸡飞狗跳的,不知姐姐的妇德是怎么学的。”琦玉听了正色道:

    “妹妹,昨日之事是那心存妄念的小丫鬟编造出来的,造成我和母亲之间的误会,父亲亦在场,怎么叫我管母亲院中之事。更何况明知那人被人陷害有冤屈,还袖手旁观,那父亲平日里教导我们要“心存正气”还有何用。”一翻话说得琦娇无可辩驳,哼了一声气呼呼地坐在位子上。

    “正是巧言令色,偏巧就让父亲信了。”琦玉听了琦娇的话,也不想再与她起争执,就装作没有听见,坐了下来。梅先生上了一会儿课,就让大家练字。谁知琦娇气不过,故意将毛笔掉在琦玉的裙子上,顿时琦玉的月白锦裙上染上了几道墨色,好好一条裙子被毁了。偏这时琦娇还说:

    “哎呀,大姐姐是我不小心,你回头我陪你一条新的,你不会怪我吧。”琦玉淡淡地说道:

    “既然是妹妹不小心,姐姐我又怎么会怪罪呢。”然后向梅先生告假,回自己院子去换衣裳。

    琦玉和秋燕在回院子的路上走着,快到院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一个小丫头从旁边冲出来,差点撞到琦玉身上,小丫头连忙跪下,

    “大小姐恕罪,奴婢是不小心,刚才在草丛里看到一只虫子,吓了一跳,才冲撞了小姐,求大小姐饶了奴婢。”

    “你是哪房的。”

    “奴婢是梁姨娘房里的。”

    “起来吧,也不是故意的,下次小心点儿,别人就没这么好说话了。”琦玉说着双手伸出去,要将她拉起来,却突然觉得有个纸团被塞到自己手里,而那个小丫鬟,也冲自己眨了眨眼睛。琦玉有点奇怪,但是看见小丫头的示意,便说:

    “快回去吧。”那个小丫头一会儿工夫就跑的不见了。琦玉快步向前走,想赶快回屋看个究竟。回到房中,她支开所有的人,关起房门,只推说自己要歇息一下。打开纸条一看,心中才恍然大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