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十四章 锋芒(二)
    王氏这时候为了显得贤惠慈爱,对琦玉柔声说道:

    “有什么事儿只管说。”

    “良儿替我保守秘密忠心可嘉,但却遭小人陷害,女儿实在心中难安。不知母亲能不能将良儿拨到女儿房中,好好照顾,这样女儿也能稍微缓解心中的不安。女儿房中刚好还有个二等丫头的空缺。”

    王氏听了,知道琦玉是怕自己对良儿赶尽杀绝,深恨琦玉可恶,但是又不好直接拒绝便说道:

    “良儿这个样子能不能好还不好说,就是好了仍需将养一段时日,一时半会儿也不得用,不如母亲另派一个给你。至于良儿我叫人好好看视,以后再想别的法子打赏也就罢了。”

    “哎,不过一个丫头,玉儿想要给她也就罢了。天色已晚,快些回去安歇吧,夫人也快歇息吧,明日我还要到衙门办事。”张厚不耐烦的说道。

    “那好吧。”王氏尽管不甘心,但是也没办法,只得同意,吩咐人将良儿送到琦玉的院子里。等到琦玉走后,王氏服侍张厚躺到床上,才将白天杨夫人所说之事告诉给张厚,张厚听了,不置可否,只说到:“等见了那孩子再做论处,女儿们的婚事需要从长计议,不能草率行事。”王氏见状也不便多言,只在心里暗恨今日让琦玉得逞,一宿也没有睡好。

    琦玉出来正院,长吁了一口气,才发觉背后的衣服都湿透了。冷风一吹,不禁哆嗦起来。想起刚才的事,也是一阵后怕。自己这一回,把王氏得罪了个透,以后的日子,还不知有多艰难。不过幸好,过了这几个月,父亲要回京述职,在京中有了祖母,自己就能好过不少,思及祖母心中才有几分温暖。当下吩咐秋霜:

    “快些回去吧。”

    “今天可把奴婢给吓死了,幸好一切圆了过来。”

    “今天的事儿也真是凑巧,冯婆子是祖母的老人儿,良儿大约也是念及此,才硬撑着没说,否则我就完了。以后一定要事事小心,不能给人留下话柄。这次也是大意了些。”

    回到院中,琦玉急忙来看视良儿。只见李妈妈和秋燕正围着良儿不知道该怎么办,坐立不安的。一见琦玉进来,忙问:

    “事情如何?”

    “还好,一切圆的上。良儿怎么样?”

    “这会子昏昏沉沉的,大夫还没来。”良儿听见声音,慢慢睁开眼睛,费力地说道:

    “大……大小姐,没……没耽误您的事儿吧。”

    “都好呢,放心你好好养病,以后就跟着我了。”琦玉说着也滴下泪来。就在这时冯婆子也进来了,看见琦玉就跪下了。

    “多谢大小姐救命之恩!”琦玉听了连忙扶起她。

    “快别这么说了,这让我心里怎么过得去。”

    “老夫人对奴婢有救命之恩,奴婢一家的性命都是老夫人给的,老夫人要护住的人,也就是奴婢要护住的人。”

    “多谢妈妈,琦玉一定会报答你的。”就在这时,小丫鬟进来说大夫来了,秋燕、秋霜赶紧扶着琦玉回避。进来的是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大夫,时常在府里走动。他进来号完脉说道:

    “皮肉伤到不要紧,喝上药将养几天就好了。”大家听完都稍微放下心来,却听大夫又说道:

    “只不过……”冯婆子急得赶紧问道:

    “只不过,这打得有些重了,恐怕伤了身,以后在子女运上有些妨害。”冯婆子一听身子就软了下去,倒在地上,哭求道:

    “大夫,求求您救救我女儿,她才只有十三岁呀。”大夫捋捋须,不置可否地说道:

    “先吃些药看看吧。”

    “大夫,要是好好调理身子,有没有复原的可能。”李妈妈还比较镇定地问道。

    “这却也不好说,五五分吧。不过好好养养也不是没有可能。”大夫看着哭倒在地上的冯婆子和趴在床上的良儿,也有些于心不忍,变说得婉转了一些。李妈妈听这话知道大夫不好讲,于是也不便再追问。

    “那请大夫先给开药吧。”让大夫到一边去写方子,大夫写完方子,就让人跟他回去取药,李妈妈连忙陪大夫出去,安排小厮随大夫去取药。琦玉三步并作两步从隔壁房间过来,看着哭得伤心的冯婆子说道:

    “妈妈放心,我定会尽力调养良儿的身子,就算有万一,我也不会让她受半分委屈。”

    “多谢大小姐!”冯婆子又要跪下,琦玉忙命秋霜搀住,

    “妈妈今日也先回去吧,明日我再派人带你来看她。我自会使人照顾良儿。”冯婆子是一个外院管浆洗的,根本没有资格进来小姐的院子,是因为琦玉特别关照,这才能进来看看女儿。

    “奴婢替女儿多谢大小姐。小姐的大恩大德,奴婢没齿难忘。”

    “快别这么说,这是我欠你们母女的。”等冯婆子出去以后,秋霜过来劝琦玉,

    “小姐快去休息吧,已经很晚了,这里我看着。”

    “等一下吧,我看着良儿服了药再走。”琦玉看着良儿趴在床上,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但是也不踏实,时不时有**声发出,想起刚才看见良儿血淋淋的样子,她觉得自己心里一阵纠痛。王氏看上去是那样温柔美丽,但是做出的事情却如同毒蛇一样,这后宅的生活丝毫不逊于刀光剑影的战场,只不过主角是女人。如果说琦玉以前没有真正认识到宅门的生活,那么今天的经历对她来说可真是记忆深刻,在这后宅之中,人命是如此的不值一提。一会儿李妈妈回来了,一见琦玉就说:

    “小姐都是老奴的错,这次没做仔细,差点耽误了小姐。”

    “妈妈别这么说,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们也算是经一堑长一智吧。这府里到处是她的眼线,以后的更加小心才行。”

    “是,小姐”李妈妈、秋霜和秋燕齐声答道。

    “今天幸好秋燕赶得及去知会良儿,可算是立了一个大功。”

    “你们可不知道,都快吓死我了。我去柴房找良儿,一看门前有两个婆子看着,就绕道屋后,后面有个破洞,良儿正在地上躺着。我就站在边儿上喊良儿,还好那时她还有知觉,只是疼得**。我就将小姐给的那个参片给她含在嘴里,又把那套说辞告诉她,才刚说完,就听见门开了,两个婆子进来要把良儿抬出去,我吓得赶紧蹲到地上,气都不敢出,谁知老天保佑,直到最后她们也没发现我。等她们走了,我才敢出来,不过回来的时候,把裙子都挂破了。”

    “你放心,明儿给你做十条新裙子。”琦玉说道。

    “裙子倒不用了,下次小姐出门能带着我逛逛就行。”

    “这好说。”就在这时,小丫鬟熬好了药,端了进来。琦玉看着良儿喝了药,又敷上外用的,才稍稍放心。又对李妈妈说:

    “这几日就劳烦妈妈,照顾良儿,还有晚上可以让冯婆子来看看。有什么需要的尽管说,一定要给良儿好好调养,我实在是亏欠了她。还有送信的事儿要千万小心,再不能出什么岔子。”李妈妈答应了,这时秋霜和秋燕才服侍琦玉回房更衣盥洗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