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十三章 锋芒(一)
    正在不可开交的时候,张厚慢慢走了进来。王氏大吃一惊,今天不是说在梁姨娘那里怎么突然过来了?难不成是谁把打良儿的事儿泄了出去,不由心惊,但是一想,正可以趁此机会打击琦玉,让她在张厚心目中永远翻不起身。张厚一向最注重名声,对于女儿擅自打听婚事的事儿肯定深恶痛绝。张厚坐到主位上一言不发,王氏小心问道:

    “老爷怎么过来了?”

    “这大晚上的打人,传出去可不好听呀。”王氏一听果然是知道了良儿挨打的事儿,不知哪个多嘴的给泄了出去,当下也滴下泪来说道:

    “那贱婢拿了主人房里的东西,却死不承认,因那血玉镯子是母亲在及笄是给的,妾身心焦便让人教训了她几下。”琦玉一听,心中暗笑,前儿才见琦娇带着镯子去上课,还故意炫耀那血玉的珍贵,料来王氏也是随口栽赃,当下心中暗自计较。

    “那就算了,可这又是怎么回事儿。”说着张厚指了指跪在地上,泪流满面的琦玉。

    “老爷这事儿,实在是,妾身真正说不出口。”说完用帕子掩面拭泪。

    “玉儿怎么惹母亲生气了?平日里是如何教导你的。”

    “禀……禀父亲,女儿实在……实在不知。”琦玉啜泣道。

    “夫人?”

    “老爷,我为大姑娘的闺誉着想,不想声张,只叫她认个错便了,哪知她竟冥顽不灵,辜负了我的一片心。”

    “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这样,我也无须再隐瞒了。大姑娘不知从哪里听的风声,竟叫她的奶妈妈托人到我房里打听自己的亲事儿,这传出去张家小姐的脸面何在。”

    “琦玉,可有此事?”张厚听了也不由得生气,连玉儿的称呼也换成了琦玉。

    “女儿冤枉,女儿再怎么没学好规矩也知道礼义廉耻,断不会去做这样没脸的事儿,母亲您……您怎么能这样说女儿!”

    “你刚亲口承认你奶娘找冯婆子,让她找良儿打听,难道没有此事。”

    “不错,女儿让我奶娘找冯婆子,是因为冯婆子的女儿良儿在母亲房中,女儿想为母亲做双鞋,以表孝心。就让奶娘打听一下,能不能找到一双母亲的旧鞋,量个尺寸。不知是哪个,编造那等谎言诬蔑于我,请父亲母亲明鉴。”

    “你还狡辩,我房中丫鬟亲耳听到,岂能有假。”

    “难道母亲宁愿相信一个下人,也不愿相信女儿。若女儿做出此事,就让女儿一死,以免有辱家门。”琦玉说完这话,王氏和张厚的脸色顿时都难看起来。张厚沉吟片刻,说道:

    “玉儿先起来,把那两个丫鬟都带上来,这事儿须得辨个分明。”王氏冲陈妈妈使了个眼色,陈妈妈便出去了。

    一会儿,小桃和良儿已经被带上来了。良儿已经没办法走路,就用一块门板抬了进来。为了避免看见殷殷血迹,用着一张破被盖在身体上,良儿已经是奄奄一息了。琦玉看见心中一痛,恨王氏心狠手辣。张厚看见了则是一副嫌恶的样子,心中却怪王氏下手这般重,传出去虐待下人这样的名声,于张府的名声却是大大的不利。张厚先问小桃:

    “从实说,下午听到了什么。”

    “回禀老爷,奴婢下午在扫院子,就看见冯婆子来找良儿,初始奴婢也没在意,后来看她们鬼鬼祟祟地,奴婢就藏在一旁听见冯婆子问良儿,上午夫人去见杨夫人的时候,可传出什么话,是不是有关大小姐的亲事。良儿说恍惚听见杨夫人要给大小姐说亲,夫人不叫外传,容她再打听。别的奴婢就不知道了,奴婢只听见这些。”

    “这良儿可还能说话?”张厚问道。

    “禀老……老爷,奴婢……能。”良儿强撑着说。

    “那小桃胡说,奴婢的娘来找奴婢……是……是要打听太太鞋的尺寸,说是……说是大小姐让打听的,并……并没有说其它的话。”

    “那太太问话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说?”陈妈妈说道。

    “因为我娘还告诉我一定……一定不能让太太知道,大小姐想给……想给太太个惊喜。”

    “就为这挨打?”

    “可能奴婢说话对太太不敬,奴婢……奴婢该打。”

    “什么不敬,你偷了我的血玉镯子还不承认?”

    “太太,奴婢没有”

    “传冯婆子来。”张厚说道。冯婆子被带来,头发蓬乱,衣服上也满是折痕,一进屋就跪倒地上哭道:

    “求老爷太太饶了良儿这丫头吧。”

    “先说,下午找小桃做什么?”

    “下午,李妈妈来找奴婢,想让良儿帮忙打听一下太太鞋的尺寸,而且不要声张,奴婢想起刚好要给太太房里送浆洗好的衣服,就答应了。见了良儿,也只是向她打听鞋子尺码。不知怎的,晚上就听见,良儿被打了。奴婢想着定是良儿不肯说出下午奴婢来找她的事儿。良儿一向是个死心眼儿的,一定是奴婢不让说就不肯说。因此奴婢就厚着脸皮,求大小姐向太太分说,来救良儿。”

    “你敢说只是来问鞋子大小。”王氏道。

    “老奴说的句句是实,不敢欺瞒老爷太太。”

    “那怎么有人听见你向她打听我今天和杨夫人的话?”冯婆子一脸茫然地看着王氏。

    “什么话,奴婢没有。”

    “父亲母亲,女儿可以证明,今天良儿已经找了一双太太的旧鞋给女儿,现在就在此处,已证实女儿所言非虚。秋霜,拿出来。”秋霜打开手里的布包,露出一双枣红色的绣鞋,正是王氏的。看到这儿,张厚脸色稍霁。王氏也知凭小桃一个人,很难取信于人,琦玉是有备而来,今天已经不可能把她玉怎么样了。于是顺水推舟地说:

    “原来是小桃这丫鬟使坏,让我委屈了大小姐。把这眼中没主子的丫头打出去打二十大板,明儿找人牙子卖了出去。”

    “打就免了,明儿直接卖了吧。今儿已经见血了,不吉利。”张厚忙说。

    “那就照老爷说的做。”

    “奴婢没有撒谎,求太太绕了奴婢吧!”小桃哭着喊道。陈妈妈使人用布堵上小桃的嘴,拖了出去。

    “玉儿过来。”王氏换了一张笑脸,唤琦玉过去。琦玉依言过去,王氏拉着琦玉的手说:

    “今儿是母亲着急了,险些屈着你,给你陪个不是吧。就把这个当赔礼吧。”说着从自己手上褪下来一串翡翠珠串,戴在琦玉手上。

    “女儿不敢,母亲也是为了女儿好。”琦玉推辞道。

    “既是你母亲给的就收了吧。时辰不早了,回去安歇吧。”张厚说道。

    “那良儿?”指了指地上躺着的良儿

    “这贱婢偷窃的事儿还没有了,不能放了她。”王氏说道,心想难道今天还容你全身而退,这个良儿必死无疑。

    “母亲,孩儿还可证明良儿并未偷窃。”王氏一听,心中狐疑因为她也知道镯子给了琦娇,还反复叮嘱琦娇不要戴出来,好好收着,等到及笄的时候再戴,难道那丫头没忍住,戴了出去?

    “是怎么回事儿?”张厚问道。

    “女儿那日在书斋见了二妹妹戴着一个血玉镯子,很是稀罕。二妹妹还说是外祖母给母亲的及笄之礼,因此女儿想良儿并未偷镯子。这事儿那天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包括梅先生。梅先生还说了及笄礼的若干仪式。”琦玉不慌不忙地答道。

    “难道是琦娇私自拿了太太的东西,嗯,夫人?”张厚有些不满地看着王氏。

    “哎呀,是妾身忘了,那日给了琦娇。人老了,有些不记事儿。”王氏害怕张厚对琦娇产生不满,连忙将责任揽到自己身上。

    “你呀,真是糊涂。”张厚说道。

    “抬下去,找个大夫好生医治。”王氏吩咐完,又名同喜去了十两银子,给冯婆子。

    “这些拿去给良儿补补身子。”二十板子换来这十两银子,还不知女儿能不能活命,但是身为下人又能说什么,冯婆子跪下向王氏磕头。

    “谢太**典。”这时琦玉突然说:

    “母亲,女儿还有一个不情之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