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十章 议亲
    “我兄长在湖州任知府,家里有两个儿子,这孩子是我兄长家的嫡次子,年方十五,聪明好学,现下已是秀才了。长得呢可以说是千里挑一,十分好相貌,而且性子和顺,在湖州那边可是出了名的才子。他很孝顺,可巧儿我嫂嫂要到山东来看我,这孩子一听非要跟着来,说是母亲身体弱,在路上相伴有个照应。我嫂嫂极疼这个儿子,必须要挑个好的媳妇。我看你家大小姐与我这外甥年貌相当,但是一门好亲。说起来这几天他们也就快到了,你说这可不正是千里姻缘一线牵。怎么样要是觉得条件还合适不妨见上一见。”听完杨夫人的话,王氏心中不以为然,这样的青年才俊怎能便宜那个臭丫头。于是微一沉吟说道:

    “听你这一说,倒真是一门好亲,不过玉姐儿的亲事还需要和我家老爷商量。我倒也不敢拿主意。”杨夫人对王氏心中的盘算当然心知肚明,也不会去说破它。念头一转当下又低声说道:

    “那是自然,你的身份也有些尴尬。的确是要张大人同意。不过……这还有一事我也必须先向你说明。”

    “杨夫人有事但说无妨。”

    “那我也就不瞒你了,这些还是是先说了好些。我这个侄儿样样都好,就是……就是你也知道嘛,**才子喜欢吟诗做对,诗酒不分家,免不了有些贪杯,有些个红颜知己,。”

    王氏立马会意,富含意味笑着说:“哦,这原不是什么大事,年轻人贪玩罢了,成了亲也就能收收心。我看待那孩子来了,让我们老爷见见再说,我们老爷最惜才的。”

    “行,那说定了,他们一到我就让他到府上拜见张大人。”

    “好啊。”两人又在花厅上说着了些闲话,杨夫人向王氏道:

    “张大人此次进京述职,若是考评优秀升迁是指日可待的。哪像我们老爷在山东一待多年,挪不了窝儿。以后你我只怕再见一面也难了喽。”

    “瞧姐姐话说的,杨大人在这里是一言九鼎的人物,我们老爷就算回了京城也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不过话说回来我家老爷在山东这六年全仗杨大人提携,到时候这上京的考评也还需仰仗杨大人。”

    “那自不必说。不过说起来这人在下面做了什么固然重要,但是朝廷也要能有人赏识才行呀。”

    “杨大人是皇上的股肱之臣,朝中上下谁人不知。就是我爹说起杨大人亦是赞不绝口。”

    “借张夫人吉言,什么时候有机会进京,一定要拜见王尚书,还望夫人能引见。”

    “好说,好说。父亲过了年就是六十大寿,我们兄妹都是要回京祝寿的。”杨夫人听见王氏如此说,心知这是点拨她,愿意引荐,随即对王夫人会心一笑。

    却说丫鬟领着琦玉姐妹来到暖阁,一进屋子满室温香,丝毫感受不到外面的寒冷。杨纹一见她们笑着走上前问好。然后拉着琦娇的手说:

    “姐姐,上次见你匆忙,也没好生说上几句话。今天可以好好说说话了。”杨纹脸儿圆圆,娇憨可爱,性子直爽。刚开始见了琦娇便惊为天人,马上亲近起来。

    “我前日新得了些新玩意,一会儿带姐姐去看看。”

    “好呀!”

    琦娇和杨纹高高兴兴地说着,丝毫不理会其它的人。杨绣看见了,走到琦玉和琦芸的身边,微带歉意地说道:

    “我这妹妹兴头一起来就顾不得什么,二位莫要见怪。”

    “杨大小姐这样说就见外了,令妹天真烂漫,我们又怎会计较。”琦玉微微笑着说。听琦玉这样说,杨绣的脸有些发红,但是也就一下过去了。她转而向琦芸说:

    “听闻三小姐的绣工了得,一会儿到要向你请教请教。”琦芸的性子温和,本着不得罪人的原则向杨绣一笑,算是应了。

    琦玉她们坐下,丫鬟们奉上茶来。杨纹说道:

    “今天你们有口福了,这温山御苏是我舅舅特意从湖州捎来的,说是贡茶,市面上难得一见。你们尝尝味道怎么样?”

    琦娇抿了一口说道:“这温山御苏果然名不虚传。茶汤清亮,回味绵长,好茶!”琦玉尝完也说道:

    “的确甘冽醇厚,品之齿颊留芳。”

    “我记得姐姐外家似乎也在湖州?这种茶姐姐应该早喝过吧。不过怎么许久不见姐姐家人上门了。”琦娇故意问道,其实她心里很明白琦玉的外家早已败落,已经多年不来往,又哪会送什么茶,何况是这价值不菲的温山御苏。琦玉心知琦娇要在外人面前令自己出丑,当下缓缓说道:

    “妹妹可知这温山御苏在运输和存放的时候,需要一直保持湿润,这样冲泡的茶叶才会保持原有的味道。而这湿度控制颇难,一大茶叶难免变质发霉,不够则会变黄发干,味道也会大打折扣。所以运输的时候,要用湿润的棉纸包裹,定时更换。湖洲距这里千里之遥,普通人家哪里这样的财力与物力运送过来。而且紫笋茶的上品在金沙泉边上的贡茶院,专为皇家特制,一般人哪里能够拿到。而且说起来我的外家与妹妹也非并不关系。”因为王氏是继室,在琦玉母亲秦氏的牌位前是要执妾礼的,所以说起来琦玉的外家也可以说是琦娇的外家。琦娇听了暗骂琦玉狡猾,但是面上也不好再说什么。而一旁的杨纹听了琦玉的话惊叹地说:

    “姐姐学识渊博,竟然连这些个都知道,当时茶叶拿来的时候,包着一层层潮湿的棉纸,我还以为是谁不小心弄湿了,原来竟是浅薄了。”

    “学识渊博不敢当。不过闲了喜欢看些杂书,碰巧吧。”

    “姐姐过谦了,我大姐姐可是聪明人,什么都是随便一看,就把我们姐妹比到土里去了。”杨绣听了琦娇的话暗暗高兴,谁让琦玉刚才碰了自己个软钉子,当下也不言语。连杨纹都感觉到琦玉姐妹之间的火药味,为了避免尴尬她吩咐丫鬟,

    “快去将舅舅派人带来的玩意儿拿过来,给姐姐们瞧瞧。”

    不一会儿,只见丫鬟捧着个托盘,上面放着若干小玩意,有丝绸缝的布偶,泥塑的胖阿福,还有会翻跟头的小人,扎制的绢花,不一而足。这群女孩子到底还是年纪小,围在一起看看这个,捏捏那个,意犹未尽。

    琦玉看了一会儿,想起自家外家败落,无人撑腰心里不免觉得无趣。看了一会儿,就端着杯茶走到窗前欣赏外面园子里的菊花。隔着明亮的玻璃窗,突然发现园子里有一株二乔,那是她最喜欢的品种,于是就想到园子里看看。秋霜说:

    “小姐就在屋里看吧,院子里冷看冻着了。”

    “没事儿,就一会儿。”秋霜无奈拿起披风,给琦玉披在身上,又塞了个暖炉在琦玉怀里,这才扶着琦玉出了门。从暖融融的室内出来,琦玉不禁打了个冷战,但是清冷的空气又让人的精神为之一振。琦玉走到那株二乔旁边,仔细看了起来。这株二乔有白色和粉红两种颜色,偏偏过渡的及其自然,就像是有人不经意撒了些胭脂在上面,煞是好看。琦玉凑到近前,一股淡淡的香气飘近,让人心旷神怡。

    “真美!”琦玉赏玩了许久,赞叹道。

    “那里还有一株绿玉。”琦玉兴奋地走到另一株花跟前。过了许久,琦玉的脸都冻得有些红了,但是却毫不介意,而秋霜怕把琦玉冻着了,连连劝她回去。

    “你呀,要是秋燕在这里就不会拦着我的。”琦玉不满地说道。

    “要是秋燕在这里,就该说把这都做成菊花糕才好呢,就这么看着太浪费了。”

    “这会子秋燕一定在打喷嚏呢。”主仆俩儿说笑着向屋里走去。这时,从一旁的树后转出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