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九章 邀约
    话说那里杨夫人回到府中之后,杨熙就说起张夫人的贤名恐怕不实,明明女儿推了人,却还包庇,嫁祸他人。说者无心,听者有心。后来一日杨夫人闲坐的时候想起一事,就叫来自己的陪房丁妈妈。

    “你说那日见到张夫人的身边的陈妈妈到官媒刘婆子哪里去了?”

    “是,老奴的确亲眼看见的。”

    “知不知道是给谁说亲?”

    “老奴也问了刘媒婆,说是也说的不清楚,但似乎又不像是给丫鬟。那要求好生奇怪。”

    “噢,怎么说?”

    “说是最好身份高一些,人嘛到要求不是太高。您想想给丫鬟说亲又怎么会要求身份高一些?可是给小姐说亲又不像,哪有给自家姑娘说亲不看重人的呢?”

    “那有合适的吗?”

    “问过刘媒婆,说是只有一个商户人家和一个娶继室的,好像都不满意。”

    “我还真当她是个善人,原来不过如此。那这样我还有什么顾虑的。”

    “太太知道是给谁说亲?”

    “嗯,除了那位大小姐还有谁?”

    “啊?不至于吧,那可是位未出阁的官家小姐,瞧着相貌也不错,怎么能说这样的。”

    “所以,才要身份高贵呀。不是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能看着顺眼吗,可不随便找个打发了,但是还得能说的过去的,这不才有了那个奇怪的要求。”

    “这张夫人,济南城里谁不知道她心好,待继女和庶女像亲生的一样,背地里却是这个样子。”

    “说得这样紧,难不成他们要回京了?我的抓紧时间,不能再顾虑了。我大嫂什么时候到。”

    “算日子,就这两天了。”

    “好,这样你到一趟张府,就说我们别院园子里的菊花开得正好,想请张夫人带着女孩子们一起来坐坐。”

    “日子呢?”

    “就跟张夫人说,咱们看花儿呢,花儿不等人的,如果张夫人没别的事儿,就明天吧。”说完又嘱咐了几句,丁妈妈才答应着出去了。这边杨夫人又传管家让派人到别院去收拾,提早放上炭盆,烘烘屋子。杨家的这个别院说起来,原本是为皇上登泰山封禅歇脚用的。因为皇上性喜节俭,不欲使人在此修建建制较高行宫,只是修了一所别院。但是后来又因为身体不适取消了这次封禅。因此上这别院倒成了布政使杨丙乾私人的园子。院中遍植奇花异木,亭台楼阁设计精巧。每逢有长官到来或同僚相聚,就以此为宴饮之所。这次杨夫人相请王氏便也放在这别院之中。

    丁妈妈不敢怠慢,回房中重新梳了头,在挽好的发髻上插了一只扁银簪子,换了一身出门见客的衣服,就乘上车直奔张府。王氏正在拟宴客的名单,听到丫鬟来报,杨夫人的陪房来了,心中纳闷,怎么刚刚见过,又遣人上门,难道是参加不了。正狐疑间,只见已经进来一个穿着甚为体面的老妈妈走了进来。她一进来就向王氏道了万福,笑眯眯地说道:

    “给张夫人请安,因我们家夫人说了,这几日别院有几株稀罕品种的菊花开了,想邀请夫人和几位小姐一起去看看花,散上一日。”

    “什么时候呢?”

    “我们夫人说花不等人,捡日子不如撞日子,就明儿吧。”

    “原来是这样,可是我正准备宴客的事儿,恐怕明天走不开。”丁妈妈听了,就将杨夫人临走时嘱咐她的话说了。

    “我们夫人说了,她还有些事儿想跟您说说,那日里宴客,恐怕人多口杂不方便,务必请您赏光。”

    “杨夫人太客气了,那既然这样,我明儿一定到。回去向你们夫人道好儿。”说完示意大丫鬟封了一个红包给丁妈妈。

    “丁妈妈拿着打酒吧,辛苦你这寒天冻地地跑一趟。”

    “谢夫人赏。”丁妈妈接过银子,心中欢喜这一趟差没白跑。

    晚上,张厚回来的比较晚,本来就准备直接去梁姨娘那里。可是王氏一早派了人,见了张厚就直接请进正房。王氏看见张厚一肚子气,一心想着那只狐狸精。但这也不是置气的时候,她还要与张厚商量一下明日赴约的事。

    “老爷,今儿杨夫人专门派人来邀请妾身带着女儿到她们的别院赏花,妾身已经答应了,不知老爷意下如何?”

    “你不是才说要请他们吗,怎么又忽然相邀?”

    “妾身也觉得奇怪,但是听杨夫人的意思是希望务必去一趟。”

    “那就去一趟,该不会是为了杨大人升迁的事儿?”

    “这几年父亲哪里也是左右为难,未免皇上起疑,不仅是跟皇子还是地方大员都不敢有所接触。所以对杨夫人的拉拢,我也一直不敢应承。”

    “这次倒无妨,如果她有什么要求先应承下来。”

    “为什么?”

    “现在京里几个皇子争斗愈演愈烈,皇上对局势的掌控正在变弱。几个皇子都曾经联系过岳父,岳父当时不敢表现出任何的偏倚,而现在却快到不得不表态的时候。这时手头如果没有什么的话,也可能就没了谈判的资本。所以像杨大人这样的地方大员抢手得很,各方势力都想争取。”

    “那妾身知道了,明日自会小心应付。”王氏点点头,唤人派小丫头到后院去通知三位小姐,明早穿上出门的大衣赏,打扮齐整再到正房来。这时张厚又吩咐道:

    “另外,我年底要进京述职,就会留京候缺。这边的事情该料理就料理一下,别走的时候手忙脚乱的。那些请的先生、教养嬷嬷、绣娘什么的也就赶早儿辞了吧。”

    “老爷留京已经是准信儿了?”

    “**不离十吧。”王氏听了一面高兴能很快回到京城,令一方面却着急琦玉的婚事还没有着落。

    第二天一大早,王氏领着三个女儿穿戴齐整乘马车往杨家的别院去。马车驶出了城,人少了,天气似乎也冷了起来,琦玉不由把身上的披风紧了紧。秋霜见状从暖套中取出茶壶,到了一杯热茶递给琦玉,

    “小姐,喝点热茶能暖和点儿,就快到了。”说着又倒了一杯递给琦芸

    “三小姐也喝点儿”,琦芸接过茶笑着说,

    “到底是姐姐的人,真是伶俐。”

    “三小姐说笑了,蝶儿妹妹知道该吃醋了!”

    一旁的蝶儿正在打盹,猛然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以为是到了,连忙睁开眼睛,急急忙忙地说

    “小姐到了,奴婢扶您下车。”

    “蝶儿才最厉害,人在梦中却能眼观八方,耳听六路。”琦玉说道。

    车上的人闻听此言,不禁笑做一团,蝶儿这时才清醒过来,脸上红红的,嘟着嘴说:

    “大小姐又取笑人。”

    “我可没取笑人,你这样能干,以后对你们小姐那是大大有用!”琦玉特意在“以后”二字上强调了一下。琦芸听了初始不觉得,后来才回过味儿来,作势要打琦玉,琦玉连忙告饶。大家说说笑笑,不知不觉马车就到了布政使的别院。

    秋霜和蝶儿先下了车,然后搀扶琦玉姐妹踩着车凳,下了马车,整理好衣裙。看见那边王氏和琦娇也下了车,琦玉和琦芸连忙走到王氏身边。门口丁妈妈早就站在那里相候,看见王氏等人,忙走上前行礼。

    “见过夫人诸位小姐,我家夫人在花厅已经恭候多时。”

    “丁妈妈多礼了。劳驾你们夫人久等。”王氏笑着说道。

    “夫人不用介怀,夫人和几位小姐请上轿。”这时一旁过来几个粗使婆子抬着几顶青呢轿子,原来别院甚大,从门口到花厅还有一段距离,因此准备了小轿。

    王氏等上了轿子不多时就到了花厅,刚一下轿子,就见杨夫人已经迎了出来,王氏连忙上前接住。

    “杨夫人何必如此多礼,让我不胜惶恐。”

    “张夫人,在你百忙之中相邀,是我该赔礼才是呢。”

    “夫人你真会说笑,你给了我这么一个大好的偷懒机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而且素闻这别院精巧,只恨不能一见,今儿可终于遂了愿。”

    “既如此说,那就好好瞧瞧,晚了就是住下也使得。”

    说着两人相携进了屋,分宾主坐定,琦玉等也各自坐下。暗暗打量起花厅,室里盘着地龙,温暖如春,各种盆栽的菊花竞相开放,一阵阵花香袭人。菊花中除了常见的品种更有白云托雪、二龙戏珠、琥珀凝翠等名贵品种。最妙的是花厅侧面有一个极大的玻璃窗,外面园子里的各色菊花,也一览无余。那时候玻璃还是一件比较昂贵的奢侈品,这么一扇大窗户,实在让人不能小觑这别院的豪奢。

    琦玉她们向杨夫人见了礼之后,杨夫人就吩咐丫鬟带她们到后面找杨绣和杨纹一起玩,自己却和王氏说起了话。

    “上次见你匆忙,话还没来得及说,因这话不好当着众人说,所以今天就请你来一趟,还望妹妹不要见怪。”杨夫人为了拉近关系特意改了称呼。

    “姐姐见外了,你我姊妹之间那用如此客气,不知姐姐有何事?”王氏也适时回应。

    “是这样,上次听说你要给你们大小姐说亲的事,我这儿倒是有个门当户对的一门好亲呢。”杨夫人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