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八章 琴音
    这一日琦玉她们一早来到书房,等候梅先生上课,按照安排今天上得是琴课。这时琦玉非常喜欢的课,为了不超过琦娇,引起王氏的反感平时在课堂上梅先生让弹的时候,就胡乱应付一下。梅先生知道琦玉的处境也就不多要求,只说天赋如此。而琦玉在回房以后抓紧练琴,未免琦娇等听见,经常只在琴上虚拨练习指法,她很希望有一天能大大方方地弹一次,看看自己的水平。不一会儿梅先生来了,她说道:

    “《春晓吟》篇幅不大,但是结构完整,韵味绵长,颇具意味,上次已经教过你们指法,现在每人先弹一遍我听。琦芸先来。”琦芸听罢,面有难色,但是又不敢不弹,曲声响起,勉强成调。琦芸弹完,满面愧疚地说道:

    “学生下来也有练习,可是就是弹不好。”

    “天资使然,为师也不苛责与你,尽心就是。”琦芸讪讪坐下。当下琦娇挺直身子,昂起头自信满满地说道:

    “请先生指教。”

    一曲奏罢,梅先生微点下颌,含笑道:

    “手法娴熟,琴声悠扬,在你这个年纪有如此技巧,实属难得。”

    “多谢先生赞誉。”琦娇说完有点挑衅似的看着琦玉,对这首曲子她极有信心,每天都练好几次,但是却很少听到琦玉房中传出琴音,便猜她疏于练习。当下挤出笑说道:

    “姐姐,到你了。”随即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琦玉点头,向梅先生轻声说道:

    “学生愚钝,望先生指教。”这首《春晓吟》,琦玉其实也没有练过几次,但她可能是有弹琴的天赋,学起琴来比绣花快了许多,上次梅先生讲完指法要点,自己就已经基本会了,所以即使下来没有正经儿在琴上弹过,却是成竹在胸,而且今天更是兴奋终于有机会堂堂正正的弹一次琴。平时自己多半会平平淡淡地弹完,让着琦娇,但是既然昨日已经跟王氏弄成那般,和平相处已经是不太可能,只看谁占上风罢了。表现突出,会让张厚重视自己,为自己多添一份保障,所以今天,一定要拔得头筹。当下,稳定心绪,凝神片刻,轻抚瑶琴弹奏起来。

    此时外院张潇的书房中,杨熙和张潇也正聆听着美妙的琴声。原来今天张潇请杨熙来,是有一篇文章想让他指教一下。杨熙刚读了一会儿文章就听见远处传来叮咚的琴声。刚开始的一只曲子琴声生涩,毫无意趣可言。张潇说道:

    “这一听就是我三妹妹弹得。”

    “这你也听得出来。”

    “当然,三个姐妹中弹得最好的是我二妹妹,大姐的一般,三妹妹最差。但是说到女红最好的却是我三妹妹。上次我央她绣得荷包真正栩栩如生。”

    “那你大姐擅长什么?”

    “大姐?这可真说不上来,琴、棋、书、画包括女红俱都平平。”杨熙听了颇不以为然,自从那日看见琦玉的遭遇,他也可以了解琦玉在家中是怎么过得,平凡可能是一把保护伞吧。

    “不过,别看我大姐现在默默无闻的,但是一旦回到京城,我们就都不如她了。”

    “此话怎讲?”

    “我大姐姐就是祖母的眼珠子,在京城是那可是捧到手里怕摔了的,连我这个孙子都要靠后。不过也难怪,大姐姐是祖母从小一手带大的,情分自然非比寻常。”这时琴音又响起,这一回却是技巧娴熟,曲声流畅。

    “这不用说了,定是我二妹妹,她年纪虽小,琴技却不凡。”杨熙点点头,不由想起那日琦娇明明故意推了人,却不承认反而嫁祸它人,由此可见外面盛传张夫人心慈善待继女、庶女的话也不能信的。过了一会儿,琴声渐停。张潇还在说:

    “怎么样,我二妹妹的技艺还不错吧。”杨熙正在看张潇写的那篇文章,因为内心对琦娇的厌恶,只是敷衍的嗯了一声。这时突然一阵琴音传来,起始叮咚的琴音似乎正唤醒春睡未醒的人儿,闲适而慵懒。忽然琴音一转,犹如从远处渐渐传来的鸟鸣,时隐时现,一应一答。让人按耐不住,急欲推窗一观究竟。后面琴声逐渐清亮,节奏明快亮丽。犹如春日的阳光拂面,令人心情舒畅。听者虽置身深秋,但似乎能看见窗外绿叶婆娑,繁花似锦,春意盎然的景色!听罢这般美妙的琴声,张潇和杨熙都呆了半响,似乎还在回味。过了许久,张潇才说道:

    “这是谁弹得,真可说是绕梁三日呀。”杨熙也赞道: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好曲子!”

    “应该是梅先生弹得吧。”

    “我觉得不像,如果是先生弹得,自应技巧娴熟。但是我听此曲,意境极高,技巧略有不足,应是初学。”

    “我不相信,大姐姐什么时候这样厉害了。”

    “这却简单,回头问问即知。”

    墨香斋中,一曲终了,梅先生连连点头。

    “听你琴声,仿佛置身明媚**之中,鲜花盛开,雀鸟相伴,甚是怡然自得。你的技法虽有欠缺,但是意境却好。假以时日,必成大家。”

    “先生谬赞。”琦娇听完梅先生的话瞪着琦玉,眼里充满了憎恨和厌恶。

    “琴为治世之圣器,修养之神物。这是因为唯独琴才有天地远古之声。昔日诗云:丝桐合为琴,中有太古声。你们弹琴,首先要让自己豁达包容,亲和自然,琴音即心音。”

    “学生受教。”琦玉她们齐声答道,琦娇说完不敢再瞪琦玉,但是仍是恨恨不已。

    梅先生又教了一首新曲子给她们,让他们自己练习,然后从旁指点。等到的琦玉身边,停了片刻,说道:

    “你的琴曲胜在意境,虽说意胜于技,但是技艺也能锦上添花。你抚琴的技艺尚需磨练,平日里需要多加练习,才能更上层楼。”琦玉点头称是。

    梅先生又走到琦娇的身边,对琦娇说:

    “你的技艺熟练,一听便知是下过苦功的,但是琴曲之中意境不足,需要在练习时多多体会,否则,仅仅技艺熟练,不免流于匠气。”琦娇听得颇为懊恼,但是也不敢多话,只得对梅先生说:

    “谨遵先生教诲。”

    下课之后,琦芸说道:

    “大姐姐的琴弹得真好,我都被迷住了。”琦芸笑眯眯地看着琦玉说道。听完她的话,琦娇瞪了她一眼,狠狠地说:

    “不出声,没人把你当哑巴。”琦芸马上闭嘴,站到琦娇身后,再不敢吭声。

    “大姐姐真是深藏不漏呀,不知道还有多少本事没展示呢。什么时候再让妹妹我开开眼界。”琦娇阴阳怪气的对着琦玉说。

    “妹妹的技艺也很不错,姐姐不过是讨巧罢了。”

    “姐姐这么谦虚,有点虚伪了吧。这几日的姐姐可真是叫人刮目相看,居然还会跑到父亲哪里攀高枝儿了,脸皮真厚。”府中都是王氏的人,那日琦玉去书房里见张厚的事儿,王氏早已知道,琦娇这会儿才会拿出来说。

    “妹妹还请慎言,梅先生教导我们妇言要择辞而说,不道恶语,这样伤人的话,可是不妥。而且姐姐我可担不起,再者传出去对妹妹的名声也有碍吧。姐姐还有事,先行一步了。”说完就唤秋燕一起离开了墨香斋。

    琦娇还从来没有被人如此教训过,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来。等她回过神来,快步离开书房,也顾不上平日教养嬷嬷教的,直奔王氏的房中。张潇正好在王氏房中商议乡试之事。琦娇进了门,就冲王氏喊:

    “母亲!”这一声喊完,扑到王氏怀里大哭起来。王氏不明所以,就问:

    “这是怎么了,有谁给你气受?”

    “妹妹别哭,哥哥给你解气。”张潇一向很疼自己的妹子。琦玉眼泪汪汪地抬起头说:

    “还不是那个丫头,平日里就会装。从没听见她练琴,今儿突然弹得那么好,先生还夸她能成大家。”

    “我还当什么大不了的事儿,就这你都沉不住气,往后可怎么办?”王氏说。

    “那真是大姐姐弹得,我也听见了,当真是不凡。可是你委屈什么,我还当什么大事,自家姐妹谁弹得好不应该都高兴吗?”

    “谁跟她是自家姐妹,明明不是,臭丫头。”

    “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怎么能说。她是我们的长姐!”张潇有些生气。王氏一听张潇的口气,就知道他的牛脾气犯了。这个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没什么心眼儿,一味对人好,于是赶紧说:

    “潇儿少说两句,你先出去吧。看你妹妹哭得可怜见儿的。”

    张潇一看母亲护短,摇了摇头,转身出去。王氏对琦娇说:

    “你呀,口不择言,这种话以后不能说了,免得让人说你不能友爱姐妹。”

    “谁跟她是姐妹,我恨死她了。她以前都不如我的。”琦娇嘟囔着说。

    “你还是太实心眼了,人家在底下悄悄地练,不让你知道,就为的是这一天,故意气你一下。”王氏轻抚琦娇的头发。

    “母亲,我忍不下这口气,你一定要给我做主。”

    “别急,娘会和她算总账的。”王氏慢慢地说道,眼神冷冰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