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七章 见父
    琦玉对秋霜很是感激,这些天就让她安心养伤,什么也不用做。可秋霜是个闲不住的,每次琦玉去上学的时候,就偷偷做些活儿。这一日琦玉上完课回来,秋霜就拿了一个小包裹进来。琦玉一见就说道:

    “怎么不多歇歇,又上来做什么?这里有秋燕和李妈妈尽够了。”

    “小姐,我已经好了,坐着也闷得很,这是前几天你让我做的鞋,你看看合不合意。”琦玉接过来看看,这双鞋的做工十分精致,青色的缎面,褐色的包边儿。鞋头用同色的丝线,绣出精致的云纹,看着朴实但不平凡。琦玉又捏了捏鞋底的确是如她所说的一边厚一边薄,但是鞋里看上去还是一样平。她很觉满意,于是吩咐秋燕重新裹起来。秋燕拿着鞋子,一看

    “这双鞋好生奇怪,怎么底儿还不一样?小姐让秋霜姐姐做这个是为什么?”

    “就你问题多。小姐的事儿也要你多管?”秋霜说道

    “也没什么,就是我看见父亲的鞋子走路的时候总是磨着外侧,因此想着这边厚一些,走路会舒服一些,可是我又不会自己弄,只好让秋霜来做了。”

    “是给老爷的?”秋霜惊喜的问道。

    “嗯。我觉着你说得有道理,总要在家里找一个能帮我的人。”

    “小姐你能想通就好了。老爷毕竟是您的父亲,怎么说也是血浓于水,只要小姐你肯,他一定会顾念父女之情的。”秋霜说道。

    “但愿吧。”琦玉如是说。

    晚间请过安之后,琦玉听见张厚和王氏说有公事未处理完,要到前面书房去,心中一动。等到告退回到房中,连忙吩咐秋燕取了那双鞋,随她一起到前院老爷哪里去一趟。

    琦玉来到书房的门口,看见父亲的长随张宝正站在廊下,嘱咐了几句就让秋燕上前搭话。秋燕走过去向张宝福了福,张宝的干娘正是秋燕的娘,与秋燕最是相熟,因此琦玉才带秋燕来,为的也是方便见到张厚。那张宝对秋燕也存了几分心思,这时见了自是喜不自胜,马上说道:

    “秋燕妹妹,真是稀客,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秋燕忙说:

    “你又笑话人家了,今儿可是有正事的。我们小姐想见一下老爷,能否通融。”因为张厚平日里不许任何人到自己的书房,除非传话,就连王氏都不能例外。张宝有些为难的说道:

    “这恐怕……”

    “张宝哥哥,我素来不求你的,只这一次能不能帮帮忙,我们小姐的确是有要事要见老爷。行不行啊?”

    张宝禁不住秋燕的软语哀求,把心一横,大不了一顿骂,就准备进去通报。这时,琦玉也走到近前,

    “劳烦,多谢!”尽管琦玉在府中不得势,但是张宝一个小厮那敢受琦玉的谢,而且在京中时,大小姐深得老夫人疼爱,府里这些家仆对琦玉倒也不敢怠慢,礼数上也甚是周全。他慌忙施了一礼说道:

    “劳大小姐稍等,小人这就进去通报。只是见与不见,却不好说。”

    “我自明白,有劳。”

    张厚刚好处理完手头的事情,听了张宝的禀报,放下手里的公文说:

    “难道不知道这里非传谁也不能来吗?”

    “小的知罪,只是大小姐说是有要紧的事。”张厚听了,想着这个大女儿从来在府里都是默默无闻的,难不成真有什么要紧事儿于是说道:

    “没说什么事儿”

    “这个,小的没问。”张厚沉吟片刻,说道:

    “让她进来吧。”

    张厚对这个女儿印象甚为淡薄,孩子出生倒也有几分喜欢,但是一直与前妻不睦,对孩子也就淡了几分。妻子亡故后就抱给母亲养活,一天也见不了一面。后来和王氏琴瑟和谐,很快有了潇哥儿,对琦玉就更关注的少了。琦娇出生后自己每天见,而且她天资聪明,性子又活泼,深得自己喜欢。亲自教她认字,每天听她背书,听她坐在自己怀里叙说自己的喜怒哀乐,亲眼看她从嗷嗷待哺的婴儿长成婷婷少女。后来到了山东,琦玉就更像是从眼前消失了一般。有限见面的几次也总是表现的呆呆笨笨,为自己所不喜,因此即使知道王氏对继女和庶女用些手段,也睁只眼,闭只眼。那天在学堂,让人眼前一亮的表现,稍稍引起自己的关注,但是毕竟还不够。今天来难道是开窍了,知道给自己谋划,如果真有什么能耐,自己也不会介意给她一些机会。当琦玉一进来的时候,张厚才知道自己对这个孩子有多么陌生,不经意间,已经长成大姑娘了,从她脸上依稀能看到亡妻的影子,张厚想起秦氏当时清冷的性子,自己是深恶痛绝。琦玉进了屋子,张宝就立刻掩上门出去,琦玉扑通跪下,口中说道:

    “父亲,女儿有错请父亲惩罚。”张厚听了,觉得有趣,刚想训她两句,竟然自己认错了,但还是有些冷硬地对琦玉说:

    “当为父说的话都当耳旁风,知道这里不能擅自来吗?”琦玉听了,又说道:

    “女儿的错还不止这个,还欺瞒父亲有重要的事儿。”张厚听了,哼了一声。

    “看不出你到如此伶牙俐齿的,倒是长进了。说吧,有什么事儿。”

    “是为这个。”说着呈上了那个小包裹。又说道:

    “父亲,女儿自从学习女红以来还没有给父亲做过任何东西,实在是不孝,女儿思之惭愧不已,所以缝制了一双鞋子送给父亲,手工粗鄙,但却是女儿的一片心意。”张厚接过鞋子,看了一下,样子没什么特别的,鞋面也一般,只是鞋面的绣工较为精致,与自己平日穿的精工细致的鞋子不可同日而语,知道琦玉那里也没什么太好的东西,但是这一番心意总要表扬一下,于是笑着说:

    “不错,不错,为父也能穿一双女儿亲手做的鞋了。”琦玉听了心中也略有抱歉,不过这抱歉却是对秋霜的,因为这鞋子从始至终都是秋霜一个人的功劳,但是自己也没办法,为了得到父亲的注意,不得已而为之。琦玉见父亲将鞋子放到一边,知道父亲对一双鞋子不以为意,赶忙说道:

    “请父亲先试试鞋子,看看好不好。”

    “改日再试吧。”

    “这鞋子却有些不同,父亲试过之后恐怕才能知道它的好处。”

    “哦,那为父到要试试。”说着张厚拿起那双鞋子换上它。

    “父亲走两步试试。”张厚依言走了几步,觉得跟平常的鞋子比,走路异常舒服,顿时就有不想脱下来的感觉。

    “没看出来,你的能耐还不小,看着不起眼,穿着到真是舒服,没看出来你还有这样的手艺。”

    “其实也没什么特别。不过是在鞋底上做了些文章,女儿看到父亲的旧鞋子一边高一边低,就把易磨的一边垫得厚了些,鞋底也多着了几层,在中间加了厚绒布,这样穿着就舒服了许多。”

    “嗯,到有几分心思。今日来就是为了送鞋子?”

    “是的,父亲。不过还有一事。”

    “我就知道还有事儿,快说吧。”张厚难得今天的心情很好,在琦玉的面前表现出慈父的一面。

    “想要父亲给女儿写一幅字,挂在房中,时刻不忘父亲教诲。”

    “哦,就这件事儿,好!”张厚最喜欢书法,尤其别人向他讨字时,更是心花怒放。

    “来人,磨墨。”张宝在外面答应着。

    “还是女儿来磨墨吧。”琦玉说着拿起墨磨了起来。张厚忽然想起一事问琦玉:

    “为何以前为父见你上梅先生课时懵懵懂懂,先生问你问题结结巴巴,而上次却侃侃而谈。”

    “回父亲,女儿觉得自己是长姐,每每在课堂上张口结舌,与妹妹们比实在不堪。因此决定发奋读书,给妹妹们做出表率。不辜负父亲期望。”

    “噢,那说说你是如何发奋读书的,进步的这样快。”张厚一听琦玉的话就知道她所言不实,他希望自己的女儿有手段,有谋略但是对自己必须诚实。琦玉边磨墨边回答:

    “女儿的办法就是读史书。”

    “为什么?”

    “梅先生讲过“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这句话,所以多读史书,就可以明白道理。”

    “原来如此,那你读了那些史书?”

    “女儿现在读的是新唐书,觉得很有趣。”

    “有什么趣,昨天读到唐宣宗的故事。装疯卖傻欺骗过郭太后即位,暗中招兵买马蓄积人才,接掌大权。”

    “嗯,好,好。”张厚连连说了几个好字,颇有意味的笑看着琦玉,琦玉也不畏缩。

    “我还以为你是在效法唐宣宗呢。”

    “父亲说哪里话,女儿哪有那个本事。何况母亲带女儿甚好,女儿也无需如此呀。”

    这边张宝已经在书案上铺好纸,待琦玉墨磨好了,张厚走到书案前,提笔写下酣畅淋漓的几个大字“大巧若拙”。

    “父亲是说我做的鞋?”

    “做人亦当如此,才是真正的聪明人。”

    “女儿受教。”

    “你若能做到此,不仅是你之福,也是我之福。”

    “女儿尽力。”

    “张宝把这副字拿出去裱了,给大小姐送过去。”张宝连忙答应,退了出去。

    “时辰不早了,回去吧。”

    “是,父亲女儿告退。”

    “慢着,这块玉佩拿去玩儿吧。”说着将一块玉佩递过来。琦玉接过一看是一块雕刻精美的鱼形玉佩,向父亲道谢后随即收了起来。

    “多谢父亲。”琦玉退至房门,转身出了书房。张厚看着琦玉的背影,陷入了沉思。琦玉的来意,他现在一清二楚,高兴的是这个女儿深藏不露,将来可堪大用。现在朝廷中形势不明,利用儿女实现联姻,是最简单的一种政治策略。两个女儿如果都能派上用场,自己和家族的前途都会多几分保障。另一方面让他担心的是继妻王氏或许并不希望见到大女儿的变化,不知又会生出什么样的事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