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六章 偶遇
    原来进来的是布政使夫人黄氏,王氏连忙站起来迎上前,

    “怎么这么巧,杨夫人也在这儿。”

    “是呀,听说来了新货,就想选些料子给女儿做衣裳。”

    “那咱们是彼此彼此,杨夫人快请上座。”一面携着杨夫人坐下,一面让琦玉、琦娇等来拜见杨夫人。

    “早就听说同知府的三位小姐花容月貌,一直无缘得见,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哪里像夫人说的,小女蒲柳之姿,夫人过誉了。”

    “张夫人客气,快过来让我瞧瞧。”琦玉姊妹三人走到杨夫人面前,一起行礼。杨夫人也是个有眼力的,一眼看出琦娇是王氏之女,于是先拉过琦娇仔细打量起来。满口说道:

    “这样可人的姑娘,亏你母亲怎么养出来的。”边说便把自己腕子上戴着的翡翠镯子褪了下来,套在琦娇手上,

    “好孩子,我一见你就投缘,出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好东西给你,这个带着玩吧。”王氏连忙说:

    “使不得,她一个小孩子家怎么能受这么重的礼。”

    “不值什么,这孩子我看着就喜欢,你呀别多事了,丫头快拿着。”琦娇害羞地低头谢过。说完又拉过琦娇和琦芸称赞了一番,吩咐丫鬟拿出见面礼给她们。

    “姑娘们别见笑,这些个小玩意,拿回去玩儿吧。”

    琦玉姐妹连忙谢过。琦玉看见杨夫人送的礼很有心思,给琦娇的是一个翠绿欲滴的翡翠镯子,一看那成色就知价格不菲。送给自己的是一对翡翠耳坠子,给琦芸的是一个青玉蝉,心想这杨夫人也是一个有心思的人,更是纳闷身为上司的夫人如何这样拉拢下属的家眷,难道是别有所图?琦玉猜的没错,杨夫人的确有所图,因为杨大人已经在布政使的任上多年,想更进一层楼,但苦于上面没人。王氏的父亲现任吏部尚书,因此就想能借王氏攀上关系,可王氏在山东这几年,深居简出,一般的应酬很少出席,所以几年过去了,面上的关系还过得去,但是内里却仍是一般。最近刚好张厚要进京述职,在上司评价的事情上有求于杨大人,他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今天正巧碰见,杨夫人便着意示好。

    杨夫人吩咐丫鬟,叫杨家的二位小姐从另一个雅间过来。不一会儿,就见杨家的两位小姐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前面走得是杨夫人生的嫡次女杨纹,后面的是庶长女杨绣。杨纹年纪虽小身上却有有一种嫡女的气度,落落大方。杨绣虽然长得更为清秀,但是身上却缺乏嫡女那种风范,沉稳不足,显得有点小家子气。杨家姐妹拜见过王氏之后,王氏也夸了几句,给了见面礼。杨夫人问道:

    “听掌柜的说,你们也看上了那浮光绫。不巧纹儿刚好看上了,我知道是你们要,刚才已经告诉她匀出一匹。”

    “那怎么好意思,我们怎么能夺人所爱。”

    “哎,小孩子家喜欢什么都是一阵儿,过些日子就不稀罕了,不过是京城传来的,求个新意罢了,不必客气,我瞧着你们二小姐穿上一定好看的紧儿。”王氏再三的推辞,无奈杨夫人盛情难却,只得答应。这一番推辞到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趁着几位年轻的小姐挑料子的时候,王氏顺便说起准备在府中宴客的事儿,

    “我家老爷在山东呆了六年,承蒙杨大人关照顺顺利利的,同僚们也甚帮忙,所以这次回京之前就想表示一下感谢请请诸位,到时候请杨大人和夫人一定赏光。”

    “好呀,我这个人最好热闹,你放心,到时候我一定来的。”

    “那我们就恭候大人和夫人大架光临了。”杨夫人看了一眼琦玉,低声问道:

    “你们这大小姐是不是也该相看人家了。”

    “是呀,十三了。”

    “那得赶快了,难不成要在京里说亲。”

    “那倒也不是,只是总没有合适的。毕竟我是继母,千挑万选耽误了,说是我这个母亲的错;挑个不好的,也落人埋怨。唉,这继母难为呀。”

    “这倒是,不过想找个什么样的,我倒是可以帮着留意留意。”王氏刚要说话,就看见杨府的家人进来报说大公子来了。杨夫人一听见是大儿子来了,顿时喜形于色,

    “这孩子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必是谁通风报信的。”说话间,两个年轻公子走了进来。杨夫人和王氏都脱口而出:

    “怎么你们两个在一起?”原来进来的正是杨府的大公子杨熙和王氏的长子张潇。杨熙曾在一个书院读书,杨熙未及弱冠,已经是举人了。张潇佩服杨熙学富五车,杨熙又欣赏张潇善良正直,因此两人交好,经常一起出去以文会友。

    “熙儿,你怎么过来了?”杨夫人问道。

    “儿子和子文在前面的茶楼见了几个朋友,转过来就看见家里的马车,一问知道您在这里,就上来看看,同您一到回家。”

    “真是孝顺的儿子。”王氏说道。杨夫人连忙说道:

    “熙儿,快来见过张夫人。”

    “见过夫人。”杨熙走上前深施一礼。王氏看那杨熙长得剑眉星目,站在那里如松树般挺拔,肤色微黑,到不似一般文弱书生,颇有几分英武之气,心中便有几分喜欢。说道:

    “好孩子,今日出来的匆忙,没准备见面礼,容我日后补上吧。在家里就常听见潇哥儿提起你,对你钦敬的不得了。还望你多多指点于他。”

    “夫人谬赞,我与子文甚是投缘,学问上互相切磋,至于指点可万万不敢当。”王氏见他说话彬彬有礼,心中更添几分喜欢。张潇也上前拜见杨夫人。

    “张潇见过夫人。”张潇长得就与杨熙截然不同,因为承袭了王氏的美貌,五官俊美,而且甚是白净,颇有玉树临风之感。杨夫人也是一番赞扬。王氏又招呼琦玉等过来见过杨熙,本来未出阁的女子不见外男,但是长辈在场,两家也算有些交情,因此也就没那么多讲究。

    张潇热情地拉着杨熙给他介绍:

    “这是我大姐姐,性子最好了。”张潇不像琦娇对琦玉抱有敌视的态度,一直比较友好。琦玉听罢,敛衽为礼。杨熙看见这个女孩子,头微微的低下,只能看见微翘的鼻尖和两排小扇子似的睫毛,头上两个垂下的黄玉坠子轻微的颤动。虽然穿的冬衣,身形仍然十分苗条。为怕失礼,甚至都没有看清她的脸,却觉得这一定是个温婉如水的女子。杨熙连忙还了一礼,说道:

    “见过世妹。”

    “这是我二妹妹,最是好吃的。”琦娇恨恨地瞪了张潇一眼,张潇忙解释说:

    “开玩笑的,妹妹别介意,是为兄的不是。”琦娇当着外人的面也不好发作,只得罢了。

    杨熙才发现这个女孩子真是堪称绝色,不由惊叹,遂躬身施礼。琦娇也还了一礼。张潇又介绍了琦芸。杨熙也将自己的妹妹杨绣、杨纹一一介绍给张潇。毕竟是有外男在,未出阁的小姐们也不便多呆,又说了一会儿话,杨夫人和王氏就道别,相约下次再见。杨熙早到楼下,等着母亲和妹妹上车。

    杨夫人一家先下来,杨熙将母亲扶上车,回头却见琦玉姐妹带着帏帽正下楼梯,琦玉走在第一个,后面是琦芸,再后面是琦娇和王氏,只见琦娇伸手推了一下琦芸,琦芸一个立脚不稳,就倒到前面琦玉的身上,琦玉自然也站不稳,两个人一起滚下了楼梯,下人们慌作一团赶忙将她二人拉起来。车里的杨夫人听见一阵喧闹问道:

    “熙儿怎么回事?”

    “有人摔下了楼梯。”

    “要紧吗,你也就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此话正中杨熙下怀,他三步并作两步过去,却见琦玉的帏帽已经掉在地上,发髻散乱,手上也有擦痕。旁边的丫鬟更是狼狈,脸上都被蹭破了,身上的衣服也扯了个口子,看样子是她倒在了最下面,否则受伤的就是琦玉。杨熙上前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王氏连说不用,是不小心摔下来的,没有大碍。琦芸不敢说有人推了自己,因为她后面只有王氏和琦娇,只说自己不小心,不住劲儿地向琦玉道歉。只听琦娇说道:

    “三妹妹也太不小心了,看把大姐姐摔的。”杨熙听毕肺都要气炸了,可是又无可奈何。毕竟跟自己也没什么关系。看见琦玉扶着那名受伤的丫头,两眼噙满泪水,低声说着话。还好她没有大碍,杨熙这样安慰着自己,又看看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只得告辞离去。

    晚些时候,回到府中,李妈妈一见秋霜的样子吓了一跳。再一看琦玉也是受了轻伤,连忙问是怎么回事。琦玉来不及说,一叠声吩咐给秋霜请大夫。不一会儿,大夫来了,看过秋霜,说是皮外伤不大紧,但是在脸上怕留疤,就让人随他取些药膏每日擦着即可。听大夫如此说,琦玉才稍稍放下心来。一会儿又有小丫头来,说是王氏吩咐,今日小姐受了惊,晚上不必去请安了,又带了一盒药膏给琦玉,说是内造的擦了就不会留疤。

    琦玉命小丫头扶秋霜下去休息,这才跟李妈妈将了发生的事情。李妈妈听了,说道:

    “这二小姐心思如此歹毒,连亲姐姐都能想这样的法儿害。这别是太太指使的。”

    “不会,太太不会用这样低劣的手段。”琦玉肯定地说。

    “小姐千万以后小心,撑到能回京就好了。”

    “就怕她不会让我如愿的。今天多亏了秋霜,要不是她,后果不堪设想。”

    “今儿听说要在府中宴客,有恍惚听见她和布政使夫人说起什么亲事儿的。”

    “别是太太有什么招儿等着你。”

    “那我只有水来土当,兵来将挡了”琦玉眼睛里闪烁着坚定、自信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