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五章 出行
    第二天一早,琦玉正睡得迷迷糊糊就被秋燕叫醒,梳洗打扮。琦玉平日里穿戴很是随意,除了要注意不能越过琦娇,免得引起王氏的不快外,也因为她本性不耐烦那些繁琐的首饰、衣服。今天要出门必须稍微装扮一下。秋霜选了蜜色金丝菊花纹样的对襟锦袄,下面配嫩黄色的绫缎裙,很合琦玉的心意。挽了个双丫髻,又从首饰盒中取出两个珍珠串,上面有两个黄玉雕成的梅花坠角,把它们缠在丫髻上,文静秀气中又显出几分可爱。一旁的秋燕看见了说道:

    “小姐就是太随意了,平日里都说二小姐的相貌是最出类拔萃的,咱们小姐这么稍微打扮打扮,我瞧着也不比二小姐差什么。”

    “你呀,这张嘴得给小姐惹多少事儿,这话让别人听见了,还不知怎么的呢。”秋霜数落道。

    这时,李妈妈进来,端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银耳莲子羹,对琦玉说道:

    “天气冷了,小姐先喝碗热汤暖暖身子再出门。”琦玉接过碗喝这甜糯的银耳羹,顿时身子觉得热乎乎的,吩咐道:

    “今天秋霜跟着我出门,妈妈和秋燕在家里吧。”秋霜和秋燕一起答应。李妈妈拿了红色缎面的银鼠披风给琦玉加上,又不放心的叮嘱道:

    “小姐在外面要特别小心,不要一个人乱走,姑娘家行错一星半点,都不得了。秋霜半步也不能离开小姐。”

    秋霜说:“妈妈放心,我一定会把小姐照顾好。”

    琦玉她们刚出房门就看见琦娇,穿了一身黄色的百蝶穿花的锦袄,下面一条葱绿色的流彩暗黄云锦裙,外面也罩了一件大红色的织锦斗篷。领子上一圈白狐狸毛,衬得小脸明艳非常。琦玉说道:

    “二妹妹,也这么早。”

    “是呀,不能让姐姐等么,不知三妹妹收拾好了没。”

    “大姐姐,二姐姐。”正说着琦芸走了出来,“让姐姐们久等了。”

    琦芸穿了粉蓝的锦袄,下面一条月白的绫锻裙,也披着一件红色羽纱的斗篷,虽然看上去没有琦娇那般让人惊艳,但却有一种楚楚可怜,让人疼惜的韵致。

    姐妹三人一起来到了正房,见过王氏。张厚已经到衙门办事去了,只有她们母女三人和安哥儿。早餐甚为简单,只有红豆粥、豆腐皮包子、芸豆卷、桂花糕以及若干小菜。一起用了早饭,王氏打量她们姐妹三个,对于她们的穿着,甚为满意。看看她们头上的饰物,于是吩咐她身边的大丫头同福几句,不久就见她捧了一个雕花镂空的香木盒子出来。王氏说道:

    “你们姐妹也大了,因为不可太简了,我这里还有些,你们先挑挑看,喜欢就拿了去。今儿出去再添些好的。

    “姐姐,你先挑吧。”琦娇颇有意味地看着琦玉道。琦玉说道:

    “让母亲破费,女儿心里本就不安,还是妹妹先来吧。”话音刚落就听王氏说道:

    “玉姐儿你是大姐,别推辞了,何况我是你们母亲,打扮自己的女儿本就是分内之事,有什么不安的,你这样就是见外了。看着你们长大,母亲高兴还来不及呢。”王氏在母亲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她是想提醒琦玉,她是母亲,一切都掌握在她的手中。不要以为有张厚的几句称赞,就能改变什么,后宅是她的天下。琦玉听出了话中的意味,就说道:

    “女儿惶恐,不能了解母亲心意。多谢母亲。”说完走上前,一看盒子里几样首饰,一个是用米珠缠成的菊花,中间花蕊的部分是用碧玉雕成,雕工细腻,丝缕可见。一个是芙蓉玉钿,中间镶了一颗小的东珠,虽然个头不大,但是光泽莹润,一看即知价值不菲。还有一个红珊瑚珠子穿成的珠花,样式非常新巧。琦玉看完,就知道芙蓉玉钿是给琦娇的,于是拿起那个菊花头饰,向王氏道谢。王氏看了琦玉并没有拿那对儿玉钿,笑了笑,心里暗道,这丫头还有几分眼力见,不是那眼皮子浅的,可是也更难对付呀。

    “娇儿和芸儿快选了,让丫鬟服侍你们戴上,也让母亲看看。”琦娇自然拿了那个芙蓉玉钿,琦芸拿了红珊瑚珠花。几个人的丫鬟帮她们戴上新首饰,王氏看了,笑着点点头说道:

    “咱们也该出门子了,陈妈妈,车子可准备好了?”

    “夫人请放心,车子已经妥当了。”王氏满意地点点头。

    母女四人出得府来,王氏带琦娇坐一辆车,琦玉和琦芸坐一辆车,向大街上驶去。张府在城南方向,城中的商铺却集中在城北方向。济南城是东部的重镇,南北交通的枢纽,虽然繁华程度不比京城,但却也不遑多让。而且山东当地,民风较为开放,即使未出阁的女子用帏帽遮住,也能出门。城中大些的茶馆、食肆都有专门招待女客的雅间。随着马车的行进,驶离了官宅集中的巷子,马车外面就渐渐热闹起来。

    琦玉自从来了济南,出门的机会非常少,这时就想看看外面,就将车帘掀起一角,这时只听琦芸说:

    “姐姐快放下吧,让人看见告诉给太太,可了不得。”琦玉很感谢地看了琦芸一眼,平时总见她跟琦娇在一起,没什么接触,这时觉得这个妹妹心肠还不错,能善意地提醒自己。就冲她一笑说道:

    “没事儿,就看一下。”

    琦玉轻轻掀起车帘一角,看见外面的人熙熙攘攘,有的大声吆喝,有的行色匆匆,有的与小贩讨价还价,不时还有各种食物的味道飘到鼻子里。琦玉放下车帘不由想到,人人都觉得大家小姐锦衣玉食,过着令人称羡的生活,岂不知有那么多的身不由己,自己着实厌烦了这小心翼翼的生活,外面的人虽然辛苦讨生活,但是却不用勾心斗角,算计别人。

    另一辆马车里坐得是王氏和琦娇,就听见琦娇不满意地向王氏说:

    “母亲,为什么要给他们首饰,又带着她们做衣服呀,对她们这么好干吗?”

    “娇娇,母亲知道你不喜欢她们两个,母亲也跟你一样,因为她们不是从母亲肚子里出来的。但是别人就不是这样了,像你爹,你祖母。那是她们的亲女儿、亲孙女,如果母亲对她们不好的话,别人会说什么,说母亲气量小,不能容人。”

    “那不公平,不是母亲生的,为什么要母亲喜欢。”

    “傻丫头,世上哪有那么多公平的事儿。”

    “那难道就让母亲这样一直委屈着吗?”

    “那自然不会,母亲有的是法子摆布她们,但是都不能放到明面上。你记住别人说你好的时候,你就是做了不好的事儿,说出去都没人信。因此这名声重要的很。那些个无知的蠢妇,苛待庶女庶子,坏了名声,惹得别人耻笑,就落了下乘。几件衣服,几件首饰算什么,这就是做给你爹看得,让你爹更放心地把她们交到我手里。我的儿,这里头的曲折一言难尽,慢慢学吧。”琦娇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不多时马车停了下来,只听见外面陈妈妈的声音响起:

    “太太,彩云阁到了。”

    “让小姐们戴上帏帽下车,你先去告诉掌柜一声,我们直接上二楼看。”陈妈妈答应了,去叫琦玉和琦芸。这彩云阁是济南城中屈指可数的大商铺,分上下两层,下层是普通的货色,说是普通也不是那些小店能比的,连最便宜的白布也要四钱银子一匹。上层更不用说了,各色绫、锻、绢,帛应有尽有,价格不菲,便宜的也要二两银子一匹。王氏她们从专供女眷的进出的后门下车,直接进去上了二层,就有人将她们领进了一个雅间。刚刚坐下,就有人上前奉茶。琦玉一看那茶碗是官窑的白瓷,釉色匀净、莹润如玉。揭开茶盖,茶汤清透,清香扑鼻,居然是山东有名的春山雪芽,不由感叹这彩云阁的奢侈。这时就见一个中年妇人笑嘻嘻的进了门,一面走,一面说道:

    “不知夫人到来,小夫人有失远迎,恕罪恕罪。”王氏听了,说道:

    “客气了,我今日来,想给小女们做几身衣裳。肖掌柜呢?”

    “今儿来的人多,这会子拙夫还脱不开身,一会儿来给夫人请安。”

    “那倒不必了,让我的女儿们先看看。”

    “好说好说,夫人合着几位小姐,先看看料子吧。”这个一面吩咐人,拿出样本册子,呈给王氏。王氏拿着翻了翻,就交给陈妈妈。

    “让她们姐妹自己看看吧。”样本册上的花样繁多,看得人眼花缭乱。琦玉和琦芸都在默默翻看,心里清楚自己的选择要根据琦娇的来定。而琦娇就没有这种顾虑,偎在王氏身边,指着这个,说说那个,不知选哪一种衣料。突然看见册子中一种料子,花样新鲜,从未见过,质地柔软,泛着淡淡的光泽。

    “母亲,用这个制成裙子一定很好看。”王氏也觉得不错,一旁的掌柜娘子说道:

    “到底是官家小姐,真有眼力,这时今年京里最时兴的料子,叫浮光绫,几个颜色都好看的不得了,这个月才刚刚到的货。”王氏听了,叫过来琦玉和琦芸。

    “你们俩儿看看喜不喜欢,要是喜欢的话你们姐妹一人做一条。”琦玉和琦娇看了都觉得不错,王氏就选了三个颜色,做三条裙子,让她们姐妹过年时穿。掌柜娘子欢喜的下去吩咐人取货,这种绫价格不菲,三匹不是个小数目。可是过了许久,掌柜娘子才上来,面上讪讪的,

    “夫人,真不巧,这种绫只剩三匹,刚刚拙夫那边全定出去了。”

    “怎么会这样?”琦娇失望的说道。这时就听见外面响起了脚步声,一会儿门帘被人掀开,王氏一看,原来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