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四章 对策
    话说王氏心里觉得像吃了个苍蝇一般,但是面上却不露声色,直到和张厚分开。回到房中,她遣退了一干丫鬟,只留下心腹的陈妈妈,她是王氏跟前第一个得力的人。王氏看了看陈妈妈说道:

    “今儿可看走眼了,平日里是怎么盯着她的。”陈妈妈心想,自己又不是一天到晚只盯着琦玉,这个大小姐有什么能耐,她又怎么能一清二楚,但是嘴上又不能辩解。

    “都怪老奴,没好好盯着。”

    “说起来,这也不能怪你。你说这大丫头是怎么了,今儿怎么突然变得伶牙俐齿的,平时在书房里不是总是笨笨的,深为老爷所不喜,这次可是令老爷刮目相看,我觉得这事儿可不简单。”陈妈妈凑上前说道:

    “夫人,老奴也觉得这事儿有古怪,别是什么人撺掇的。”

    “嗯。”王氏点点头,示意陈妈妈继续说。

    “最近还要多留意大小姐,如果只是一时开窍,这样就不足为惧,但若是真的存了什么心思,她又能瞒了这些年,这份忍耐力就不能叫人小看了去,夫人可是就要从长计议了。依老奴看,夫人对她也太宽善了,如今她院子的事儿,也得有人好好盯着才是。”王氏点了点头说道:

    “的确是我疏忽了,原想着院子小,有事儿也瞒不住,就没放人到她哪里。如今看来是我小瞧她了,这会子放人进去又太显眼了些。对了,那天你见刘媒婆如何。”陈妈妈说道:

    “有那么两个,都不太合适。”

    “怎么说?”

    “一个是城中黄老爷的大公子,还是白身。”

    “哪个黄老爷,可是做茶叶买卖的那个。”

    “正是,可是是个商户。”

    “这个老爷不会同意的,另一个是什么?”

    “还有一个是个知县,要续娶。”

    “这种面子上也说不过去。”

    “这里比不得京城,达官显贵多。”

    “这件事儿得抓紧,免得那个鬼丫头又出什么幺蛾子。木已成舟,她再厉害也没什么用。可是这人选,这让人头疼。”

    “老奴到有一个主意。”

    “快说,还卖关子。”

    “俗话说一人技短,太太不如寻个由头,将那些个官家夫人邀请来,透透意思,说不定就有合适的。”

    “倒是个好主意。不过最近可得盯紧点,别叫她在我手里翻出什么花样,你也给我盯着李妈妈,别是那老货起了什么歪心思,撺掇着大丫头。”陈妈妈道:

    “老奴会看着,夫人放心,只是千万在老爷跟前不能露出什么。”王氏道:

    “我自是明白,但是不能叫她入了老爷的眼。”

    到了晚饭的时候,琦玉几个来到王氏房中请安,顺便一起用饭。今天因为是张厚在家,一家人也就围坐在圆桌旁,只有白姨娘和梁姨娘站在王氏和张厚的后面伺候。张厚没见长子张潇就问王氏:

    “夫人,潇儿呢?”

    “潇哥儿说布政使杨大人家的熙哥儿邀请他出去以文会友,这会子还没有回来。”张厚点头道:

    “熙哥儿是个有出息的,小小年纪已经考上了举人,明年若考中可就是进士了。潇哥儿跟他在一处,也能有些进益。”王氏点头称是,张厚又看见琦玉,想起今天她的表现不错,心情也很好,破天荒地对琦玉赞道:

    “琦玉,今儿表现的不错,可见只要用了心,书也是能读好的。”

    琦玉羞涩地低下头,小声说:“女儿不会辜负父亲期望。”

    张厚又说:“别家总说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是我张家世代书香,即便身为女子也要知书达理,为父不指望你们姐妹有班、谢之才,不过也不要做那目光短浅的庸妇,有损我张家的名声。”琦玉、琦娇和琦芸对父亲的教诲点头称是,这时王氏说,

    “老爷,我这几天想在府中宴请布政使夫人。”张厚说道:

    “噢,为何?”

    “老爷今年要上京述职,虽说朝中有人,但是布政使大人的评价也是不能忽视。我想先跟杨夫人那里探探口风。不知老爷意下如何?”

    “夫人想得很是周到,但是说话做事要特别小心,我的升迁仍需布政大人出力,至于其它的人,只要不多生枝节,也就是了。”

    “这个不消老爷吩咐,妾身自晓得。”王氏说道。王氏出身官宦之家,自小耳濡目染,这些交际应酬的事情,很是擅长,张厚自然放心。王氏又说道:

    “女儿们也大了,也很该见见人。”

    “这倒不着急,横竖今年要回京。”王氏忙问:

    “不回来了吗?”张厚捋须笑道:

    “大哥已经来信,说是希望我这次能留在京城,正在帮我打点,岳父也是这个意思。”王氏还没有答话,琦娇说抢着说道:

    “爹爹,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京呀?”张厚平素最喜欢琦娇这个女儿,聪明伶俐,小小就有才女的名声,也不计较她突然插话,拍拍她的肩膀说道:“怎么,是不是想起京里的好吃的呀?”

    刚刚五岁的安哥抢着说:“是呀。京里的糖葫芦串、糖耳朵好吃,我都没吃过。”

    琦娇说道:“谁像你那么馋,我是想祖母、姨母还有姐妹们了。”

    安哥儿委屈的说:

    “不是我馋,是你跟我说的,一想到那些就流口水了。”琦娇气得放下筷子不吃饭了,一旁的张厚安慰道:

    “父亲知道,你是真得想祖母了,快别生气了。”琦娇听罢才转怒为喜,又拿起筷子。

    “二小姐真是孝顺。”白姨娘在一旁插言道。

    “琦娇这孩子最有心。”一边抚着琦娇的头,一边说道:

    “别着急,最迟也不过年底吧。”王氏看着自己的一双儿女,满面笑容,转眼看见旁边坐着一声不吭的琦玉,眼睛里划过一道冷光,转瞬即逝。这样的场合中琦玉从来都是局外人,她从来不觉得自己能和父亲只见有那种融洽的气氛,也不会去向父亲撒娇,但同时她也没有忽视王氏望向自己冷冷的目光。

    一时间,大家用过饭,丫鬟端上茶水。白姨娘和梁姨娘自去小厅用饭。王氏说道:

    “老爷,时辰不早了,让孩子们歇着去吧,明儿我想带她们到彩云阁去做衣裳,顺便到流翠坊打些首饰给她们姐妹。”张厚听了,微微皱了下眉头说道:

    “平时都没有吗,怎么又做?”

    “过几日要宴客,孩子们大了,总要有几件拿得出手的衣服首饰。”

    “你呀,把他们都宠坏了。”

    “自己的孩子不宠,宠谁呀?”王氏用帕子掩嘴一笑。张厚对琦玉和琦芸说道:

    “母亲对你们这样好,你们也应好自为之,方不负母亲的美意。”王氏听了说道:

    “老爷快别说了,她们最是孝顺了,连琦娇都比不上呢。行了行了,你们快回去歇着吧,在这里你们父亲又该唠叨了。”说完又嘱咐琦玉他们第二天穿上出门的大衣裳,用过早饭,直接就出去了。琦玉姐妹答应了,起身告退。奶妈也早带着安哥回房中安置。王氏吩咐陈妈妈去前院看看伺候大少爷的小厮有没有准备好热茶,铺好床,别回来色色都不齐备。又叮嘱陈妈妈若是大少爷回来了就别过来请安了,早些安置。陈妈妈答应了自去前院吩咐。这时,白姨娘和梁姨娘都用过了饭进来伺候。王氏见了就问张厚:

    “老爷今晚歇在哪儿?”张厚想了想说道:

    “今日懒怠动了,就在正房吧。”听到张厚如此说,白姨娘和梁姨娘要帮着铺床,端水伺候,王氏却说道:

    “这里有丫鬟,你们也累了这一阵子,回去歇着吧。”梁姨娘说道:

    “太太仁慈,这是卑妾们应该的。”白姨娘也连忙附和,王氏也不耐烦听她们这些言不由衷的话,就又催她们出去。她们两人也便有眼色的告退出去。

    王氏遂起身亲自服侍张厚。帮他脱下外袍,松脱了头发,挽起衣袖,让丫鬟服侍他盥洗沐浴。自己才坐在在镜前卸去钗环,去后面另一间耳房沐浴。张厚出来的时候,看见王氏坐在镜前,丫鬟正帮她绞干头发,遂挥挥手,让丫鬟退下,王氏不解其意,只见张厚走上前帮她继续绞头发。王氏忙道:

    “这怎么可以,老爷折杀妾身了。”

    “这有什么,古代不是还有张敞画眉,传为美谈么。何况夫人为一家大小操心,为父这也是投桃报李呀。”王氏听毕,心里甜蜜无比。

    琦玉的娘亲秦氏是一个美人,可王氏生得更胜一筹,因而也更的张厚的欢心。她今年三十有二,由于平时保养得宜,看上去顶多也就二十七八岁,虽然不及二八年华的少女,但是自有一种成熟的风韵。平日里为了保持正室夫人的体面,不管是在衣服上还是发饰上,都打扮地比较老成,今日张厚看见王氏一头浓密的青丝披在肩上,更散发出丝丝香气,沐浴后,脸色红润,眉眼更为妩媚,不比平日里端庄的模样,不由兴起,一把抱起王氏倒在床上,颠鸾倒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