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良缘 > 第三章 上学
    这三个学生里面,琦娇是最出风头的那个,不管是写字还有读书都是最拔尖儿的,琦玉为了不超过琦娇,常常假装背不过或者写错字,让梅先生稍稍地惩罚一下。而琦芸最差,经常被罚抄,所以也最不爱上梅先生的课。像一般的大家女子一般,梅先生教授的内容主要是女四书,包括《女诫》、《内训》等。

    大家学起来,本也比较枯燥,但是梅先生在讲解的过程中,旁征博引,穿插一些历史典故,所以听起来也比较有趣。讲完了书,像往常一样要抽查一下大家的功课。往常琦玉总是装着不清楚,回答起来结结巴巴,因此总被老师罚抄。但是今天,她却不准备这样了。

    因为今天是张厚休沐的时候,王氏总是会拽上他来看看自己是多么的上不了台面,琦娇是多么的聪敏好学。她要赢得父亲的重视,改变就要从今天开始!

    王氏的确像往常一样和张厚在学堂外面,听见老师先叫的是琦娇,让她说一说什么是妇德。琦娇像往常一样,不紧不慢落落大方地站起来说:

    “妇德指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说得是行为要优雅闲适,保持贞洁,衣装整齐,行为有度懂得廉耻,行动与静止都有法度”

    “嗯,不错”,梅先生赞道。

    屋外的张厚和王氏也相视而笑,王氏从张厚的眼睛中也看出他对琦娇这个女儿很满意,心中也是一喜。这时里面梅先生又叫琦玉来回答,张厚眉头一皱,想起琦玉平常的样子本欲要走,还是王氏拉住他道:

    “即是来了,看完再走不迟,琦玉和琦芸也是不错的。”

    她虽然嘴上这样说,可心中却笃定这两个不过是琦娇的陪衬。梅先生让琦玉讲得是妇言,只见琦玉并不像往常一样低着头,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而是款款站起来,声音清亮地说道:

    “妇言即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谓妇言。这讲得是说话时要三思而后言,不要口出恶语,该说话的时候说,不该说的时候不说话,这样才不会使得别人厌烦。”

    此时,屋内屋外的人俱都大吃一惊,梅先生惊异琦玉今日为何口齿如此伶俐,说起来头头是道,这就是她本来的样子吧。不由得特别赞了琦玉几句。而张厚更是惊奇,平日看时,这个女儿说话时垂着头,声细若蚊,小家子气十足,看得自己心灰意冷,不知怎么生出这样一个女儿。而今天的表现犹如换了一个人,颇有大家气度。

    最震惊的则是王氏,这样的琦玉她从来未曾见过,落落大方的表现,与平日判若两人,难道那些磕磕巴巴的背书都是伪装出来的。本想让琦娇在琦玉的衬托下,风光一下,没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她顿时失去了继续看下去的兴致。心中亦是一动,琦玉选这么个时间,投老爷所好,这份心思倒是不能令人小觑,难道以前所做的俱是伪装。虽如此想,但面上还是不露声色,嘴上还甚至还含着笑对张厚说道:

    “老爷,看我没说错吧,玉姐儿也是个好的吧。”张厚也说道:

    “这也多亏了夫人教导有功呀。”后面对琦芸的考校两人都没了心思,于是说笑着离开了学堂。

    中午时分,散了学,秋燕帮着琦玉收拾好笔墨,拿着东西准备离开墨香斋回院子用午饭。就在琦玉刚要出门的时候,突然听见琦娇说道:

    “没想到,大姐姐今儿个一鸣惊人,连梅先生也刮目相看,把我们这些当妹妹的都比到土里去了。平日里,姐姐也太会藏着自己了。”琦玉浅浅一笑:

    “不过是最近生病多,害怕被妹妹落下太多,就自己多看了看书,哪里就是妹妹说的深藏不露呢。”说着就走出了墨香斋,只留下琦娇在哪里恨恨地瞪着她的背影。

    琦玉回到自己的院子刚进门,就看见李妈妈迎了上来。李妈妈是琦玉的乳母,也是琦玉母亲秦氏的陪嫁,是秦氏留给女儿的几个忠仆之一。前几天因为是琦玉母亲的冥寿,她不方便出门,就叫李妈妈去水月庵里做了几天法事,今天刚刚回来。李妈妈将琦玉从小带大,也视她如亲闺女一般,琦玉也很敬重李妈妈,凡事总要征询李妈妈的意见。琦玉见了李妈妈忙问:

    “妈妈,怎么样,可还顺利?”

    “小姐放心,一起顺利,水月庵的了净师太很是帮忙。”

    “那就好,可恨我不能亲自去,实在不孝。”

    “小姐,快别这么说,夫人泉下有知会知道小姐的孝心的。刚听秋霜说,小姐前儿个病了,怎么连大夫都没请?现在可大好了?”

    “都好了,不打紧。”

    “太太又罚您跪了?”

    “嗯。”

    “真可恶,小姐再忍忍吧,今年老爷回京,一定求老太太把小姐留在京里,再不用吃这苦头。”琦玉听了,淡淡地一笑,王氏会让她毫发无伤地回到京城,她不信。一时间秋燕进来,看见正在伺候琦玉更衣的秋霜,就兴奋地说道:

    “秋霜姐,你可没看到今天小姐多厉害,那份气度才是真正的大家小姐。我瞧着二小姐那脸儿黑的。”琦玉听了说道:

    “行了,行了,别乱讲。”琦玉连忙制止。

    “小姐您就应该每天都像今天这样,别让二小姐太得意了!”

    李妈妈忙问是怎么回事儿,秋燕就把学堂的事情说了一遍。李妈妈着急的说,小姐您怎么就忍不住了,这万一惹恼了夫人,可怎生是好。过几年,您就及笄了,就不能忍忍,夫人万一给您找一个……,即使这世家子里,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可是不在少数,您这一辈子可怎么办。

    琦玉一听,就让秋燕到门口守着,不允许任何人进来。对李妈妈说道:

    “妈妈别急,我前几天想了想,觉得不管怎么做,夫人那里都会看我不顺眼,因为我占了嫡长女的身份,在京里什么事儿都会压着琦娇一头。而现在父亲的心中,我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儿,不论她找个什么人家儿将我嫁了,只要面子上过得去,父亲绝不会插手。因为这样的我对父亲没有任何用处。这些年来,我凡事退缩,想要安安静静地生活,可她一再打压于我,即使我再安分守己,她也不会善待与我,与其坐以待毙,不如让自己更强势一些,获得父亲的重视,至少这样她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对付于我。”李妈妈听完琦玉这一番话说道:

    “我的小姐怎么如此命苦,小小年纪,就要操心这许多事,都是妈妈无能,不能护好小姐,辜负了太太的托付。”琦玉急忙说:

    “妈妈快别这么说,这些年在这里要是没有妈妈,琦玉可能都不能平安长大,我心里对您是万分的感激。只是我不想再这样下去,祖母也说了该表现的时候也得表现,一味退缩,也不是办法。”

    “可是小姐,你这几年伪装自己就是为了能顺利回京。这样一来,她对你起了疑,一个聪明伶俐的大小姐肯定不是她想要的。我就怕她会做出什么更不好的事儿来。”

    “随便找个人家儿将我嫁了?所以我才需要父亲这把保护伞。这一步已经走出,就不能再回头了。”李妈妈听了说道:

    “也罢,小姐您要做什么,尽管吩咐老奴,老奴总是要护得你平安,才不枉太太所托。”

    秋霜和秋燕也说道:

    “小姐,我们也会一直在您身边的,不会辜负您的。”

    琦玉听到她们几个的话,不由红了眼眶。李妈妈将她搂在怀里,轻抚她的后背。待琦玉情绪平稳了之后,李妈妈吩咐秋霜打水进来,为琦玉净了面,重新理了妆。一时间,小丫鬟提了饭回来,秋燕和李妈妈将琦玉的分例菜摆上,伺候琦玉用过饭,收拾完,她们三人自去用饭不提。

    琦玉小睡了一会儿起来,今天下午要去上女红。教女红的是王氏请来的济南府最有名的彩云阁里的苏绣娘。琦玉一直对女红不感兴趣,琦娇是坐不住的性子,所以都学得一般般。只有琦芸在女红方面颇有天赋,学得又认真,最的苏绣娘器重。

    大家小姐一般嫁的均是门当户对,即使是庶女也不会嫁给寒门小户,因此过门之后针线上的事情也不会亲历亲为,对于女红的学习要求也不是十分的高。苏绣娘深谙这样的道理,对于琦玉和琦娇也不过分苛责,过得去就行了。她将基本的针法教完之后,就让琦玉她们姐妹三个各自练习,她再逐个从旁指点。

    今天苏绣娘布置的功课是绣荷包,秋霜帮着琦玉分好线配**,琦玉依着花样一针一针绣起来。绣得时间长了,脖子觉得酸了,就抬头起来转一下。只见右边坐得琦芸非常专注,飞针走线,而且琦芸的线分得更细,使用的更是较为困难的套针法,而自己就只会用简单的针法。

    琦芸的侧脸非常秀气,小巧的鼻子,粉色的樱唇,再加上专注的神情,活脱脱一幅仕女图。就在琦玉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被撞了一下,右手拿的针一下子戳在左手的食指上,顿时出现一个血珠,琦玉疼得“哎呦”一声。秋霜一看是琦娇的丫头灵儿,刚才撞了琦玉,就看见灵儿跪在地上:

    “大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的,请您恕罪。”秋霜刚想说她两句,就看见琦玉朝她摇摇头,秋霜抬头看见琦娇的嘴边漾着得意的笑,知是她指使灵儿故意所为。就听琦玉说道:

    “起来吧,下次注意些就是了。”琦玉知道是琦娇为了报复早上的事,但是现在她也不想与琦玉的关系太过激化,于是选择息事宁人,然后苏绣娘告假,离开了绣房。路上秋霜愤愤不平,琦玉却不在意,吩咐秋霜回去尽快做一双特殊的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