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九十五章 脱险
    很快的,尉迟兮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然后将自己的秀发梳拢一下,走道床榻跟前,看了一下陈均,用床榻上了的被子将陈均盖了起来,最后点亮了灯盏走了出去。

    “拜见长公主殿下。”

    陈均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但外面的声音大致是能够听到一些的。

    “好大的架子,这府中出了刺客,不管是谁都脱不了干系,明白吗?”

    是嬴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故意为难尉迟兮。

    “还请殿下见谅,只是这府中出了刺客,如何会到我这里来。”

    尉迟兮虽然是赢熋的义女,可毕竟是私底下的,所以地位肯定是比嬴莹低了不少。

    “哦!那我倒是要进去去看看。”

    嬴莹这一说不要紧,可是被子里的陈均被惊出一身冷汗来。

    “既然长公主殿下不嫌弃,就请进来看看吧!”

    没想到这尉迟兮倒是大大方方的邀请嬴莹进来看看。

    果然,这办法开始奏效了。

    只听得外面半天没了声音,也不见人进来。

    “夜色这么黑,我看你们看错了吧,去别的地方!”

    嬴莹下令道。

    原来这嬴莹看到尉迟兮一身的穿戴,像是刚睡醒的模样,心间的疑惑已经是解了不少。平日里这尉迟兮对赢熋还是非常忠心,最少表面上是如此,所以也是深的嬴莹的信任。只不过刚才这尉迟兮的举止有些反常,这要是往日,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尉迟兮都是第一个冲上去的,今日不知怎么了,却是在房中睡觉。

    刚才尉迟兮邀请嬴莹可以一看,瞬间让嬴莹放下心来。

    “殿下慢走。”

    听到这句话,就代表着嬴莹已经是离开了,陈均松了一口气。

    尉迟兮推门进来,揭起被子,看着陈均,面色有了一些羞愧。适才是情急之下的选择,现在回过神来,回想起自己所做的事情,脸上不由得些发烫,羞煞人呢!

    看着陈均的眼神,微微发生了一些变化。

    可陈均却是没有丝毫的感觉。

    因为这这危机过后,精神放松下来,许多事情倒是涌上了陈均的心头。真是讽刺,自己生命中第一个出现的女子,居然是自己的敌人。而现在,她就站在外面,自己躺在另外一名女子的床上,看着不该看的东西。

    对于自己刚才的行为,有些懊恼。此刻,陈均愈加肯定自己当初在百家争鸣馆的选择是正确的,免得到时候,剪不断,理还乱!

    “想什么呢?”

    尉迟兮看了半天陈均,没想到竟然是和木头一般,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常。

    “没什么。”

    陈均笑笑,笑的很勉强。

    ……

    唉!

    对了,他受了重伤,身体疼吧!

    尉迟兮不知道自己变了。

    “来,嘴巴张开,把药吃了就好了。”

    尉迟兮换了一身衣服之后,更见美态,双指轻轻捏着一颗药丸,温柔的递到了陈均嘴边。

    陈均慢慢张开了嘴巴。

    尉迟兮手轻轻一推,就直接到了陈均嘴中。还没什么感觉,药丸就已经被陈均所吞咽下去。

    尉迟兮看着陈均,又是伸出手在陈均的胸口处自上往下抚摸起来,帮助陈均快速的将药丸吞咽下去。

    陈均躺在床上,静静的享受着尉迟兮的抚摸,两人没有说话。

    夜很黑,互相也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一夜无话。

    冬日里有鸟儿吗?

    有,是灰雀。

    这尉迟兮在左庶长府邸是深入简出,自己住着一个小院子,居然是连一个仆人也没有,也没有什么人来,所以陈均暂时是安全的。

    一只鸟儿,叫醒了陈均。

    陈均睁开眼睛,动了一下身体,发现稍稍好了一些。昨日被那拳劲力所伤,大半条命都是去了不少,而现在,或许是因为那药丸的缘故,竟是好了一些。陈均双手用力,身体靠着墙壁半躺着。

    只见尉迟兮正在一张长案后面,用功打坐,或许是感觉到了陈均的异动,美眸睁开来。

    “你醒了。”

    尉迟兮轻声细语。

    “嗯。”

    陈均点点头。

    “身体感觉如何?”

    尉迟兮还是保持着原来打坐的姿势。

    “恢复了一些。”

    说话间,两人都有一些不自然,陈均这一句之后,尉迟兮居然是没下文了。

    “兮尔姑娘!昨夜多有得罪。”

    这过了一夜,陈均的身体恢复了不少,人也有了精神。回想起昨夜自己所做,根本不是君子行径,现在热血散去,神志也清楚了不少。

    尉迟兮知道陈均要说些什么,本来已经是忘却了,这么一提,面上却又是浮现出娇红来。

    “不要再说了。”

    尉迟兮咬咬牙说道,对于昨夜的事情是非常不愿意提及,最好能就此过去。

    听完这句话,陈均闭口不语,就这么躺着,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昨夜我见你闭着眼睛,那剑意你感觉到了吗?”

    过了一会儿,尉迟兮轻声问道。

    经这么提醒,陈均立马回想起来,怎么能将这一茬给忘记了。

    昨夜自己和兮尔还真是危在旦夕,差点就沦为赢熋阶下囚。幸好得那神秘人得出手,惊天动地的一剑诛杀那男子,救下了自己和尉迟兮。可这人到底会是谁呢?

    “狂暴,一种很极端的力量,这样的剑意我从未见过。”

    那一剑的意境在陈均的心头,久久不能散去,此刻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听到这话,尉迟兮有些侧目。

    当时是因为陈均闭着眼睛,以为他感觉到了什么,才有了自己这随口一问。没想打陈均的回答让自己有些震撼!

    剑道一途,修为高的剑者要想掌握,修为比自己低的剑者的剑意,是非常容易,反之,则非常难。就好比小孩子永远弄不清大人的世界,等他弄清楚了,也就他也长大了,而大人却是在这一方面做的要比小孩好了许多。

    同样的道理,放在陈均身上,代表了陈均对于剑道一途的见识不凡。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但见识的长短,决定了以后的成就,陈均更是这一方面的天之骄子。

    “这样的人会是谁呢?”

    尉迟兮样光下锁着眉头,这一夜间,竟是憔悴了不少。

    “我所认识的人里面,没见过这样的剑道。”

    “那会不会是剑炉的人来救你呢?”

    尉迟兮好像忽然想到了什么。

    (求收藏,求推荐。)</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wanbenheji(按住三秒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