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九章 国色美人
    陈均随着两位侍卫一路行来,走了许久之后到了一个大殿门前,这大殿上面一块牌匾,上书写道:“御史台”。

    “陈先生,赵大人在那边的偏殿等您。”

    “有劳了!”

    陈均进的偏殿当中,看到前面站着的就是之前在会稽城考核过自己的赵大人,原来这赵大人是御史台的官吏。

    “陈均,你果然不负所望,来咸阳短短时间就成了雄辩之士。”

    “赵大人,陈均能来这咸阳城还是多亏了赵大人的提携。”

    “呵呵,陈均啊,这咸阳城的氛围你觉得如何?”

    陈均沉吟的片刻,也不知道赵大人是何意。

    “赵大人,这咸阳城挺好的。”

    “呵呵,来了咸阳短短几日,就学会了虚与委蛇,看你来已经知道了一点咸阳城的风波。”赵大人停了一下又是一脸严肃道:“陈均,咸阳城正是暗涌涌动之时,御史台行使掌管天下之职,今任你为御史台八品廷尉,专司监察嬴氏王族。”

    没想到自己一来就是八品廷尉,监察王……

    “啊,赵大人,一来就给在下这等权利,只怕在下……”

    赵大人脸色铁青,一声大喝。

    “陈均,法不畏权!可是你当日所说。”

    如此看来这赵大人不像是在试探我。

    “赵大人,陈均为法者,必视死如归,法不畏权没齿难忘。但御史台监察天下,如何能够监察王族?难道这不是暨越行事吗?”

    赵大人听到这里,松了一口气。

    “陈均,我王刚刚即位,正是主少国疑,左庶长赢熋执掌大权,法圣变法成果岌岌可危,我们这也是按照右相的吩咐便宜行事。至于为何选你,其一,你一来咸阳就得罪长公主;其二,你为雄辩之士,可见你之机警;其三,你不畏强权。”

    原来是这样,自己得罪来长公主,这长公主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定会处处与我为难,而御史台也可以通过我和长公主明争暗斗,原来我的所做作为都在御史台的眼中。

    “赵大人,你们是从什么时候选上我的?”

    “会稽城我就对你有了好感,百家争鸣馆就将你确认了下来。”

    “原来如此,那在下一定幸不辱命了!”

    “陈均,咸阳城里危险重重,我们会派人暗中保护你,但是你自己一定要抓紧修炼,将自己的实力提升上来,这样你才有更大的上升空间。”

    御史台行驶监察职权,看起来是威风凌凌,实则是危险重重,得罪不少人。当今天下,修玄者比比皆是,要是自己本身修为不高,很容易就被会被敌人制服,相应的自己也会失去很大一部分价值。

    “多谢赵大人提醒。”

    陈均从御史台出来,抬头看到整个天际灰蒙蒙的,和咸阳城的建筑连成了一片,有点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没想到自己一来这咸阳城就陷入了这样的风波,这无名剑诀要好好修习了,只有这样才能够自保,单靠御史台肯定是不行的。

    “廷尉大人,长公主有请!”

    眼前这宦官就是今早见过的那位,不得不说这长公主的消息可真是灵通,自己这边刚刚任命,那边就已经的知道了,并且算计好时间在等我,或许长公主早就猜到了自己会到御史台。

    “这位公公,不知道长公主召我有何事?”

    “廷尉大人,奴才这就不清楚了,廷尉大人还是自己去看看吧,请上轿吧”

    陈均转头看到旁边还有一顶空轿子,这轿子就是长公主的官轿。这长公主以后肯定是要接触的,倒不如今日就去。

    今日明目张胆的上了这轿子,料想这长公主也肯定不会把我怎么样。

    “有劳公公了!”

    陈均上的轿中,只闻到香风阵阵,这轿子当中全然是红色装饰,一看就是充满了小女人气息。

    一会儿之后,轿子落了下来。

    “廷尉大人,这就到了。”

    陈均下的轿子,发现自己正是在一池塘旁边,池塘里面一片花朵开的正盛。池塘前面建有一座亭台,亭台四周都是轻纱遮着,里面只有一个惚恍的人影,这应该就是长公主吧。

    “廷尉大人,长公主殿下就在里面,还请廷尉自行进去吧。”

    陈均看到这里一个人都没有,连个丫鬟都看不到,有点狐疑,站在亭台之外。

    “御史台廷尉陈均拜见长公主殿下!”

    此时陈均将自己的官名报了出来,也用来说明自己今日来的用意。

    停了一会儿,里面传来迷人的声音,“进来吧!”

    陈均伸手去掀开那轻纱,可怎奈这轻纱有几层,再加上忽然起了一阵风,轻纱飞舞起来,遮住了陈均的视野,陈均硬着头皮朝前走了几步,拨开轻纱,发现离自己一掌之隔的地方出现一张绝美的脸。

    这脸比陈均略低一些,陈均微微低头看去,这脸生的小巧精致,肤如凝脂,秀眉弯弯,如若三月桃花,暗含风情月意。吐气如兰,陈均鼻子间之闻的的香风阵阵。

    这一霎那的风情让陈均措手不及,再加上从未与母亲之外的女子如此接近,不由得脸色大红,连忙退后一步,施礼道:“陈均参见公主殿下!刚才……”

    长公主将刚才的事情浑然不放心上,盯着陈均只是觉得有一些好笑。陈均暗自捏了一口气,没想到一来就落的如此窘迫,这要是亵渎了公主是要定罪的。

    “扑哧,陈均,你猜今日找你来所为何事?”

    明眸一笑,百媚生。

    “公主殿下,陈均不敢妄加猜测?”

    长公主杏目圆睁,喝道:“大丈夫敢做敢当?你难道想装糊涂吗?”

    前一分还是笑脸相迎,没想到这一刻竟然冷面相对。

    “长公主,要说在下得罪长公主之事无非就是当日百家争鸣馆和颜樊一事?”

    “哼,你还记得,今日本公主喊你来,是想问问你,得罪了本公主你如何解释?”

    陈均想了很多种可能,只是没想到长公主只是简简单单的问了出来。

    “长公主,陈均得罪长公主乃无意之举,如果长公主非要为难在下何必用如此粗鄙的方法?”

    “呵呵,陈均刚才和你开玩笑呢,我听人说你法不畏权,今日一见本公主也信了!”

    长公主面色又是一变,从一个威严的公主变成为了一个女人。

    “今日前来,因你是雄辩之士,本公主欣赏你的才华,所以特此想要和你一起赏月,来喝杯本公主亲酿的这酒。”

    “陈均乃粗鄙之人,如何享的这佳酿?”

    长公主听到陈均拒绝之意,竟是没有生气,居然眉宇之间充斥一股忧思,陈均看到这里,只觉得惹人怜爱。

    “本公主自幼在这宫中长大,无以为伴,今日心中苦闷,请你来还不是因为你的才华让本公主折服,想和你讨论一下诗赋,难道陈均你因为我是公主就拒绝了吗?都说你不畏强权,所以我以为你会将我当作一个普通人来对待,没想到……”

    此时长公主身上穿着一件轻纱,里面是一个淡黄肚兜,清风一吹,轻纱都贴在身上显示出娇媚的身子,一只手捂在胸前,看起来扶风弱柳。

    这长公主姿色可以用为惊为天人来形容,但想到对方刚刚喜怒无常,怕又是有什么诡计,还是小心为妙。

    “长公主殿下,下官不胜酒力,只能饮此一杯。”

    陈均说完一饮而尽,只觉得甘美无比,确是好酒。

    长公主看到陈均将手中的酒喝了之后又是倒上一杯。

    “陈均,在你见过的女子当中我排第几美啊?”

    “长公主乃王室贵胄,自然是国色天香,尊贵无比。”

    长公主听完后,直接将酒杯放到陈均嘴边,陈均大为窘迫,搞不懂对方是何意,嘴巴一张酒就被灌了下去。

    “陈均,听你这么说要是我不是公主就没这么美了是吧?这杯是要罚你的。”

    长公主又是倒了一杯酒送到陈均嘴边。

    “来,我喂你!”

    这酒后劲不小,三杯下肚,陈均有点微醉,先前的警惕心也是放下了许多。

    “陈均,本公主美不美?”

    “美!”

    “那你为我作首诗好吗?”

    “公主殿下,下官所学乃是法家,这风花雪月的诗我可不会写!”

    长公主娇嗔道:“那这样吧,我来说,你来写,让我看看你的笔墨!”

    长公主说完推着陈均到了书案面前,陈均看去只见笔墨砚和一方白卷已经是准备好了。陈均此刻有点微醉,心想写几个字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且听说什么我再写。

    只见长公主在亭子来回走踱步,一副思索的模样,过了一会儿之后朱唇轻启。

    “自古越地多贤才,哎,陈均帮我写下来。”

    陈均一听,越地,难道这诗和自己有关。

    “长公主,这是……”

    长公主娇嗔道:“讨厌,刚打断人家思路,这本来就是送给你的。”

    陈均满头大汗,在白卷上将这句话写了下来。陈均自幼在齐国的时候家境不错,所以这笔墨也是用过,虽说写的不怎么好,但也还算是工整。

    “今临国破家无安。

    悬梁刺股习圣法,

    客居秦地展抱负。

    他年遂得凌云志,

    敢笑陈均不丈夫。”

    也容不得陈均多想,长公主竟是一口气将六句诗全部念了下来。

    “公主殿下,这诗中之意怕是不妥吧。”

    长公主将白卷看一遍,收了起来。

    “陈均,如何不妥,这是本公主送给你的,也是本公主的心意,陈均今日天色已晚,本公主就不留你了,你这笔墨我就留着了。”

    陈均哂然一笑,这长公主变脸就快,这一刻直接就下了逐客令。

    “今日多谢公主款待,在下告辞了!”

    陈均出了王宫一路朝着招贤馆走去。今日长公主这是何意?不可能简简单单就是为了和自己吟诗作对吧,而且让长公主这首诗看起来是早就准备好了,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玄机。

    陈均细细想了几遍,将诗句背了下来,打算明日问一下赵大人。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