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八十九章 权利之巅
    权利。

    权利是什么,是一种驾驭,驾驭他人。让他人对自己言听计从,碾压别人的人格,从而升华自己的人格,让自己变得伟大,变得光芒万丈,至于他人,没人操这份闲心,或许这就是全力所却是人的原始动力—我们都想成为重要的人。

    陈均第一次感觉到了权利所带来的好处。

    秦王一进殿,山呼海啸,齐声膜拜。

    此时的秦王尚未亲政,不管真心还是假意,你都得做。所以这一出场群臣礼拜的景象,深深的震撼到了陈均。

    秦王端坐,面无表情的朝着下方的群臣看了一眼,最后从陈均身上瞟过。

    “何人击鼓?”

    回声,悠长!

    陈均立刻站出来。

    眼下,以陈均的官职,只是站在最后,可秦王轻轻一语,竟是传的老远,传到了陈均耳中。

    “臣陈均有言。”

    听闻此话,秦王露出一丝惊讶神色,下方的臣子开始唏嘘不已。

    公羊国士击鼓,这事情怎么想怎么会和公羊国士扯上关系呢,聚将鼓一声,一般都是有战事发生,可居然是陈均击鼓。

    喔!对了,陈均,还是被派遣迎接大月王子,难道大月王子出了变化?

    众臣子看到是陈均,都是猜到了这事情的一两分,只是不知道这大月王子是出了什么事情?

    各自的大脑飞速的转起来。

    “善!”

    中车府令赵高站在秦王一侧,见得秦王点点头,说了一个“善”字。

    “启禀我王,大月王子出访我秦,被人刺于雍州令府邸,臣恐此事严重,快马加鞭未下鞍,一路赶来就是为了禀明此事。”

    陈均说完之后,秦王并未说话,而是看着下面的群臣,好像是在看看他们有没有话要说。

    只见位列两班之首的李斯和赢熋都是并未说话,两人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想的什么,下面的一众臣子竟是都窃窃私语起来,乱哄哄的,全然没了一个章法,这和陈均想的有非常大的出入。

    秦王在上首冷冷的看着这一切,并未说话。

    一旁的赵高注意到了自家主子的气色有些不好,大喝一声。

    “朝堂之上,不得喧哗。”

    赵高这一声,极具威严,全然不像个内侍,直接是震慑了群臣。殿中瞬间安静下来,秦王的气色才微微有些改观。

    陈均没想到这赵高对于秦王来说,竟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重要一些。如果刚才是秦王出言,便有失王威,而赵高大喝,是最好不过了。赵高本身代表的就是秦王,如果真让秦王出声制止,那真叫成何体统了。

    陈均有些诧异的就是这李斯,为何不说话。

    群臣不说话,你看我我看你,此时好像是把秦王晾在一边。

    “陈均,这大月王子身死,至于击这聚将鼓吗,你可知道这聚将鼓对于我秦来说可是何等神圣。”

    此时,说话的这人正是西秦右相李斯,自从商子失踪之后,左相之位一直就空着,所以这李斯基本上就是崤山以东士子的代表。

    这还是陈均第二次见到此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自己还不过是一个学子。

    “臣当然知晓,只是此事紧急,不仅仅是大月王子身死这么简单了,因牵扯甚远,臣不得不甚重,适才击鼓惊了我王,还望我王恕罪!”

    陈均拱手,对着上首的秦王说道。

    这李斯发问,是帮秦王发问,在朝堂之上,不管是谁问,都要对着秦王来说。

    此时就等着秦王如何作答了,李斯此人,现在看来,对于秦王还是衷心耿耿的。

    “陈均,那你到时说说,出了何等的事情,让你如此惊慌,你可是我左庶长主簿,无故惊扰我王,唯你是问。”

    李斯话落,赢熋也不甘落后,直接是抢了秦王的话说道,有些无法!

    但陈均却是不说话,只是看着秦王,只待秦王如何作答。

    无形当中,众臣子都是感觉到了一股压力,赢熋老匹夫只怕又是要发火了,很少有人如此忤逆赢熋的意思,有的都不见了,公羊国士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众臣都知道陈均是由秦王提拔而起,必定是秦王的人不假,所以必定是站在秦王这边。

    大殿当中忽然安静下来。

    众臣眼观鼻,鼻观口,不语。

    赢熋有些怒意,十年统摄朝政,到如今这样对自己的人,除李斯外基本没有。

    这时候该李斯说话了,李斯却是没说。

    “左庶长统摄我秦朝政,此事将交由左庶长全权处理,寡人也好在一旁效仿学习一下。”

    秦王的话打破了这沉寂。

    听到秦王如此“懦弱”,李斯那边的一班臣子面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自己在这边努力,而正主却是不争,如何不怒!

    李斯却是一脸的平静。

    明白?习惯?

    可陈均却是对着秦王是愈加佩服了一些或许秦王可以强硬,可以抵抗。可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过不了多久这秦王的位就会易主吧,所以着要活下去,就要机会。敢问时间能够有如此心胸的人,如何不胜。

    勾践卧薪尝胆,仅凭三千越甲就灭了吴国。

    “陈均,快将此事前后速速道来,如有不合法之处,唯你是问。”

    赢熋自己就是不守章法,此时竟然敢教别人,不是因为权利又是什么?

    “三日前,大月王子被人从后背一剑刺死于雍州令府邸,而这剑正是我秦铁鹰剑。”

    陈均朗声说道,尤其是铁鹰剑三字,更是加重语气,好像是在牙齿里挤出来一样。

    铁鹰剑!

    群臣第一个反应就是栽赃,铁鹰剑的忠诚,世人皆知。

    “这肯定是栽赃,以我秦和大月氏王的关系,此事也非解决不了。”

    赢熋还是想了一会儿,才是做了这样的决定,看得出来,此人还是非常谨慎的。

    “陈均,你难道不知道聚将鼓的重要性吗,此鼓一声,民众皆惊,谣言四起,你负的起这责任吗?你身为公羊国士,真是有辱国风,老臣恳请我王,这公羊国士不要也罢。”

    赢熋又是紧接着厉声说道,直接用了恳请两个字,等到现在才爆发。

    罢了陈均!

    这是要立威!

    “左庶长所言不错,下官如何不省得,但此事一旦恶化,不知道左庶长担得起这个责任吗,况且左庶长不问青红皂白,定下官的罪,这合乎法吗?”

    赢熋要立威,可陈均却是偏偏不妥协。

    百官大惊!

    就连上首的秦王也是微微色变。

    敢于当庭顶撞左庶长的人,好久没出现过了。

    陈均说了这话也不怕,因为他知道有人会帮他出头。

    “放肆!来人……”

    “慢着!”

    赢熋话未落,就被李斯打断。

    (求收藏,求推荐。)</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gyy12221(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小说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