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八十六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现在所有的问题好像都和这大月远文有关,尤其是这次,大月氏居然让此人来做特使,相信也不可告人的原因吧。”

    嬴况听到这话,立马是跳起来,不待嬴莹说话,直接张嘴就问起来。

    “那这样大月王子的死和我们是没有关系了!”

    对于嬴况来讲,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和自己脱离干系。

    陈均看了嬴莹一言,只见嬴莹半晌不语,由转头对着嬴况摇摇头。

    “不管如何,此事我们已经是脱不了干系了,唯一的就是不要在恶化下去。”

    “那会恶化下去?”

    嬴况自认为抓住了最重要的一句,紧接着问道,一脸希冀的看着陈均。

    唉!

    陈均叹口气。

    “赢大人,得早做准备啊,只要这样,才能将功折罪,到了他日,这罪责也是能够轻上不少啊。”

    陈均这话无疑是让刚刚有了一点精神的嬴况又是瘫了下去,可最后陈均还是给了嬴况一点希望,就是将功折罪。

    “那该怎么做?”

    嬴况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不过这次陈均并未直接回答嬴况,而是看向了嬴莹。

    嬴莹面无表情的看了嬴况一眼。

    “有没有查过那把铁鹰剑是从何而来的?”

    “殿下,都查过了,整个雍州城铁鹰剑士共有八千一百七十六人,这剑是一把也不少,一把也不多,而且剑都没有任何问题。”

    这嬴况也是有些能耐,这么快的时间,就将这查的清清楚楚。

    听完嬴况说完陈均想到了什么。

    “那如此说来,肯定是早预谋了,这剑也是事先准备好的,栽赃嫁祸。”

    “哎呀,嫁祸,干嘛要嫁祸我头上?”

    赢况听到是有人嫁祸,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对付自己。

    “五叔,此事和你没关系。”

    嬴莹一声五叔喝斥出来,直接打断嬴况,见到嬴况闭口不语之后,又是对着陈均点点头,对刚才所说的话一脸的认同。

    “不错,有人想杀大月王子,这一切都是在这人的计划中,在此地杀了大月王子,直接是嫁祸到我秦身上,真是还算计!”

    经陈均这么一说,嬴莹当下是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陈均这大月氏那边又和特异之处?”

    嬴莹想到了什么,继续问道。

    “眼下,这大月氏还不知道王子死,暂时还没事,可过不了多久就会被发现的。”

    陈均并未直接回答嬴莹的问题,看了看嬴况,使使眼色,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如果这件事情处理不好,直接是传递到了大月氏,以大月氏部族的性格,有可能根本就不会听西秦的解释,直接就是兵锋而至。

    嬴莹面色愈加寒冷起来。

    “五叔,派人把他们全部软禁起来,严加看守,不能走漏了一个,少了一个,唯你是问。”

    嬴莹地位再高,也是没有任何官职在身,所以说这话有些过了,可眼下也顾及不了这么多了,生怕嬴况做得不好,所以有些威胁的意味。

    “可……可直接抓人,不怕影响邦交吗,这可是大罪啊。”

    嬴况有些支支吾吾,他怕,怕把事情弄大了,自己不仅是脱身不了,而且事情越弄越大,嬴况不大愿意。

    “五叔,你现在要是处理不好才是大罪,到时候我们三个谁都跑不了,照我的话去办吧,不容有失。”

    嬴莹又是换做一副语重心长的语气说道。

    嬴况迟疑了一下,最后悻悻而去了。

    陈均看到嬴况走后,对着嬴莹,面色凝重,缓缓地说出来几个字。

    “殿下,眼下最重要的不是这个。”

    “喔!那是什么。”

    嬴莹有些不解。

    “这大月王子死在我秦,其目的是让王子死还是让王子死在哪?”

    这话听起来这么绕口,听起来也没什么差别,嬴莹又想了一下,更是不明白陈均想要说什么了。

    “这二者的区别在哪里?”

    “其一,如果单纯是让王子死,我们就只是撞上去而已,做了一次替罪羊,通过解释大月氏那边倒也有可能说的通,可如果是让王子死在哪的的话,就是死在西秦的地界上,这事情就变得棘手起来了。”

    陈均话落,就连一向坦然嬴莹也是变得花容失色,立刻就意识到了这里面的严重性。

    如果是单纯的撞上去的话,那还好说。可如果是有人故意让王子死在西秦,那就是想挑起西秦于大月氏的战争,放眼整个天下,有这样居心的实力,只能是来自于崤山以东的各个诸侯国吧。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整个战国又会掀起一场血雨,而这某头直至的是西秦,加上大月氏,那就是腹背受敌。

    遥想秦孝公在世,六国谋秦也就是这般情况,当时只差一点就让整个西秦不复存在,所以,这件事情的危机程度,可以说和当年有的一比,所以嬴莹才会有这幅神情。

    ……

    “那大月远文可有什么发现没有?”

    过了一会,嬴莹问道。

    “这大月远文的出现让大月王子的随从都是觉得非常突兀,而且有些神秘,之前没怎么听过,像是一夜之间崛地而起,受到了大月王子重用。”

    陈均顿了顿,看了一眼嬴莹的面容。

    “不仅如此,还有这大月王子,也是令人有些奇怪!”

    “有何奇怪之处?”

    嬴莹听到这话,急忙问道。

    “在这大月使团当中,好像这大月王子像是傀儡一般,一应事物都是由大月远文来调遣,甚至于下官见到大月远文还可以直接干涉大月王子的行为!”

    陈均说完之后,嬴莹大睁两眼,显然有些想不通,但是凭借对陈均的了解,陈均也不可能说胡话来蒙蔽自己。

    “还有这样的事情?”

    “嗯,而且大月王子房间非常整洁,没有丝毫不妥协之处,倒像是夜半自己去池塘边一般。”

    陈均将自己所见的说了出来。

    “大月王子去池塘边,刚好又是遇到刺客,那这此刻一定大月王子的行动都是在刺客的掌控当中当中。”

    嬴莹紧接着将自己所想的说了出来,两人你一句,我一句,这事情明了了不少。

    “难不成杀大月王子凶手一早就混进来呢?”

    陈均和嬴莹有些异口同声的说道。

    嬴莹不由得白了陈均一眼,这还是第一次对着陈均有了其他的表情。

    “对,大月王子很有可能被熟悉的人杀,这人很可能来自于大月氏部族。”

    对于嬴莹的表情,陈均并未注意到,还在说着自己的。

    眼下,这话可谓是一浪接一浪,接浪高过一浪,一句比一句是重了不少,此刻更是抛出一个石子落在湖面上,嬴莹的心中顿时是涟漪不断。

    大月王子身死的时候,剑从后背而入,而且没有一点动静。

    、这大月王子的修为要比陈均是高上一筹的,所以大月王子死的时候不可能没有一点动静,除非是绝顶高所所为,可这样的人一旦出现在雍州城主府中,这府中的高手不可能没有一点察觉。所以这大月王子更像是被胡人约出去一般。

    自杀!

    如果不是剑从后面而入,陈均倒是觉得像自杀了。

    “照这么说来,预谋了这么久,应该是为了嫁祸于我秦,那如果是六国之中的某国所做的话,那这大月氏内部也应该有人配合他们才行啊!”

    “所以才是内忧外患,腹背受敌。”

    良久。

    嬴莹思索起来,陈均静静的等着。

    “不管如何,想到了就不得不防。”

    嬴莹像是对自己说道。

    山雨欲来风满楼,好像要出大事情了。

    (求收藏,求推荐。)</br></br>、++(本站打造免费无错误无广告小说app上线啦!已经有300万的道友选择了本站app,各种网友经典书单推荐!不用再担心书荒问题!关注微信公众号 xhsjyd (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小说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