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八十章 大月王子
    大月远文看起来有些癫狂。

    “陈兄所言不错,这大月骇廉确是该死!”

    此刻,陈均是万万没有想到,大月远文竟是说出这样的话来。

    大月远文的面色慢慢趋于平静,除了眼神之外,倒还真是难以看出一丝的异常来。

    刚才自己的话绝对是撬动了对方的心神,只是这一闪念之下,不知道对方是记起了什么,一下子变得清醒起来。也罢,这么些日子,自己经历的不少,成长了不少,看这今日的变化,对方何尝又是经历少了。

    陈均知道,这大月远文肯定是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现在看来,也是难以问出什么来了。

    “大月兄,何必如此,毕竟此人也是你的生父不是?”

    陈均又将话转回来说道。

    “哈哈!”

    大月远文听及此话,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意,却是将脸转向别处,故意不让陈均看到。

    陈均知道这话谈下去也是没有意义了,只是那股杀意,却是的的确确的感觉到了,到时候一定要提醒嬴莹多加小心才是。

    “大月兄,不知道这王子什么时候到这雍州城来。”

    绕了这么大的一个圈子,两人终于是谈到这正题上面来了。

    “后日就到。”

    不知道大月远文想到了什么,喃喃说道。

    “啊!这么快。”

    陈均有些诧异。

    ************************

    第二日,正午时刻。

    阳光只微弱的照射下来一些,天地间有些灰蒙蒙的,看不真切,好像和远处的黄沙连成一片,只要是这西风一紧,便是黄沙漫天。

    地上一直长长的队伍,正是从雍州城门缓缓而入。

    陈均上次去到西域,见到的无非是大月氏的一个小部族而已,至于这大月氏王族是何等的风范,陈均倒是从未见过,有些好奇。

    站与城墙之上,眼下这队伍竟是白茫茫的一片,不管男男女女来的尽是一身白衣,头上都是用白布包成一圈,高耸的立着,好像战国高冠一般,非常新奇,尤其是他们当中的贵族等人,骑着骆驼,头上白布的上面尽是金丝缠绕,宝石镶嵌,看起来非常奢华。

    这男子都是络腮胡子,膀大腰圆,看起来一副孔武有力的模样,而这女子各个却是婀娜多姿,尤其是一袭白衣紧紧的贴在身体上面,更显绕要,走起路来,腰肢摇摆,尽显柔美体态,尤其是深邃迷人的大眼睛,能诉说无尽风情。

    大月氏生产美人,此言不虚!

    雍州城内也是热闹非凡,许多这雍州城中的百姓还是第一次见到大月氏的人,都是新奇的站在街道两旁,看着热闹。

    一片祥和。

    尤其是王子车架经过,更是令人惊奇。

    只见这我王子车架由八匹雪白,浑身没有一跟杂毛的骏马拉动,这骏马前额之处,更是长着一段独角,有些奇特。骏马之后,王子的车子犹如一个花苞一般,上面尖尖,中间圆圆,呈白色一片,中间六根纯净柱子穿过,每根金柱旁边,都立着一个倾国倾城的女子,好气派!

    雍州令府邸大殿。

    雍州令嬴况身为此地主人,应是座于上手,面北朝南,嬴莹和陈均在东面朝西而坐,而对面就是大月王子,旁边座的就是大月远文。此时殿中琴声缭绕,侍女来回走动,宾席之上酒肉菜肴,一副融融景象!

    陈均看这大月王子,生的是肤色白净,深邃的眼窝下面是高耸的鼻梁,生的是棱角分明,阳刚之气十足,面上又有少许的络腮胡子,看得出来是特意修过,非常整齐,凭空又是添了几分威武的气概。深蓝色对襟大褂,头顶一个纯金王冠,富贵逼人,光是凭借这幅卖相,就已经是一个王子十足。

    眼下,陈均正是有意无意的看向这王子,有些不解。虽说这王子贵气十足,但是偶尔会透露出一丝的生硬来,感觉有些许不太自然。初见时,更是有些忸怩之态,此刻,更是心不在焉,这不会是大月氏王最不待见的一位吧,陈均暗自想到。

    大月远文刚好是看到了陈均此举,端起酒杯,冲着陈均点点头。

    “哈哈,陈大人,这场景在下好像是在梦中见过一般。”

    这大月氏王子不怎么说话,好像这大月远文就是自己嘴巴一般,这大月远文竟是这般收到王子重视。

    陈均看了嬴莹和嬴况一眼。

    “不知大月特使说的是什么,陈均有些不明白了。”

    “哈哈,公主殿下,嬴莹公主,不知道为何,我与这陈大人一见,倒是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

    大月远文站起身来,先是对着嬴莹一拱手,其后再试嬴况,然后站在场中说了起来。

    陈均闪过一丝笑意,便已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这大月远文还真是一刻不消停,此时,看起来昨日嬴莹给他造成的伤,已经是好的七七八八了吧,不然也没这精力出来蹦达。

    嬴况看着嬴莹,见对方没有说话,便朝着那边正襟危坐的大月王子露出肥厚的脸庞,敬以笑意,说了起来。

    “使者这话何解?”

    “在下师承儒家圣贤子思,自诩学富五车,更是精通于推演一道,自诩是罕有敌手。”

    大月远文这话倒是不假,确实是如此。

    “可前些日子在梦中见到一男子,竟是在这推演之道上输给了对方,在下百思不得其解,心头郁闷至极,这是我西域特产玛瑙宝石,特献于公主殿下和赢大人,还请殿下与大人为在下解惑!”

    听到此话,嬴况肥胖的脸上出现一丝光辉,很快又是有些深沉。

    “咳咳!”

    只见嬴况咳嗽两声,并未说话,然后又是唯唯诺诺的看看嬴莹。

    大月远文说罢,挥挥手。

    只见从后面出来两人,分别端着一盘子,一经大月远文揭开。

    当时是珠光四射,照的这大殿当中熠熠生辉。

    嬴况更是一脸的贪婪之色,早已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原来里面竟是两颗婴儿拳头大小的蓝宝石。

    “额……特使到底是何惑要解,说来听听。”

    这次嬴况竟是忘了看看嬴莹的脸色了。看来对于此人来说,没有什么比这珠宝更重要的呢。

    大月远文令人将这两个盘盖上,分别端到了嬴莹和嬴况面前。

    “这惑与陈大人有关,前些时日,在下一见陈大人,便觉得此人和梦中赢我的那人非常相像。在下本就是心高气傲之人,如何能够服气,更不会在这上面跌倒第二次。久闻陈大人雄辩之名,又是大秦公羊国士,定时才高八斗,所以在下斗胆,想于这陈大人论论这推演之道,还请两位成全!”

    大月远文说道后面,朝着陈均,看来都是给陈均说的。

    果然,是冲着我来的。

    嬴莹也是明白了这大月远文的来意,自古道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大月远文再见陈均,如何能忍。

    听及此话,嬴况大喜,这事简单,只是这……又是看向嬴莹。

    嬴莹却是根本不想理睬陈均之事,就连说也懒得去说。这样一来,嬴况有些为难,到底要不要自作主张一次?

    “只要是陈大人胜了在下,还有两颗这般大小的红色宝石奉上。”

    大月远文看嬴况神色,又是紧追不舍。

    宝石当中红色当属最贵。

    “好!”

    果然财宝的魔力是巨大的。

    嬴况手拍桌子。

    “推演论道,以此祝酒,好事好事,陈大人就不要推辞了吧!”

    嬴况几乎是命令道。

    此时陈均的兴趣却是在那大月王子身上,只见这大月王子依旧都是一副心事重重模样,好像是压根没将心思放在这上面一样,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均更是奇怪了。

    (求收藏,求推荐。)</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zuopingshuji(按住三秒复制)下载手机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