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八章 士子宴
    第二日郑二狗一大早起来便前往白氏商会,而陈均则是参加西秦著名的“士子宴”,这也是陈均来西秦的目的。

    这“士宴会”其实就是秦国选拔人才的一种机制,对于山东各国士子进行一个考核,然后再按照所学才能进行一个分派。

    陈均出了招贤馆一路朝着西秦王宫走去。陈均还没过去就发现这西秦王公早已是人山人海,一众士子都是聚集在宫门口。

    “陈兄,你来了!”

    陈均看去,原来是前日在百家争鸣馆的楚国士子蓝田。此时蓝田身边站了一大堆人。

    “蓝兄,这位可是前日的那位雄辩之士陈均吗?”蓝田身边有一人问道。

    “正是陈均,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赢了韩国安信的雄辩之士陈均!”

    众士子都是对陈均施礼,陈均也是一一回礼。

    “蓝兄,你客气了,当日也是凑巧而已,可否给陈均引荐一下各位士子?”

    众士子都没想到陈均这么谦和,立马对陈均有了好感。

    “陈兄,这些都是我楚国士子,我等在楚国也是属于大家,但是在家族里都是庶出,所以不受重视,来这咸阳也是为了能够干出一番事业。”

    蓝氏在楚国是数一数二的大族,更是在楚国朝堂之上也是有一定的地位。而蓝田这么说道,估计在楚国也是地位不低。

    “哈哈,既然如此,陈均在这里就提前祝愿各位马到成功了!”

    “哈哈,陈兄,借你吉言了!”

    这蓝田也是颇为好爽,感觉陈均胜了安信就相当于是给自己出气了一样。

    “哼,乡野村夫,没想到又在这里见到你了。”

    忽然陈均听到令自己非常厌恶的声音,这是迄今为止陈均唯一的一个仇人。

    “颜樊,当日你仗着修为打伤我兄弟,来日我一定要还回来。”

    “放肆!你不会以为成为了什么所谓的雄辩之士,就涨了威风是吧?”

    陈均眼中闪过一丝光芒,微微一笑。

    “各位,这位是颜樊,大周太保之子,大周人皇亲封的三鼎男爵!”

    颜樊听到这句话,显然很受用。

    “还算长了记性,一群乡野村夫,见到我你们不行礼吗?”

    “呵呵,颜樊我劝你还是不要找我们麻烦,滚吧!”

    蓝田当日在百家争鸣馆输了论战之后,死不认输,这心性就可见一斑。而现在被颜樊喊为乡野村夫,如何不生气。

    “你……你找死。”

    颜樊身为大周男爵,地位不低,居然直接被蓝田呵斥“滚吧”。气的不轻,一时间忘了这是在哪里,凌空一掌朝着蓝田打去,还没打到人就被王宫禁卫军拦了下来。

    “大胆,敢在王宫门前行凶,给我抓起来送往廷尉大牢。”

    “我是……”

    “闭嘴。”

    王宫守卫不给颜樊解释的机会,西秦的威严不容亵渎。颜樊要是被关入廷尉大牢,多半会判为黥刑,脸上刺字后发配边疆。

    “住手!”

    在这个时候,从王宫里面出来一顶轿子,这轿子上面绣有玄鸟。秦人以玄鸟为图腾,除了王公贵族之外一般人是不允许在外面绣上玄鸟的。

    “我家主子有令,这位公子乃我秦贵客,今日之事就算了。”

    那王公守卫抬头看了一眼那顶轿子,当下就命令将人放了,颜樊此时更为得意。

    “颜樊,今日错在你,我免去你的士子宴资格,跟本宫走。”

    这女子的声音在慵懒中又透着不容置疑的味道,颜樊直接悻悻然跟了轿子去。

    轿子里面传来女声,自称为本宫,难道轿子里面是长公主吗?上次自己在百家争鸣管赢了安信,而安信就是长公主的人,今天又是得罪了一个长公主的人。这样也好,原本自己得罪了两个人现在成一个了。

    “陈兄,这轿子当中应该是长公主,以后要小心了。”

    “有劳蓝兄提醒了,当日那安信就是长公主的人,只怕这……”

    陈均将话说一半又是欲言又止。

    “陈兄,无妨,当日之事算我蓝田一份。”

    咚咚咚,咸阳王宫之内传来一阵激烈的锤鼓的声音。

    “开宴!”

    陈均等一众士子进得王宫去。

    咸阳王宫占地很大,进去之后发现里面建筑却并不是很多。在王宫大殿前面,便是举办士子宴的场地。场地上铺满了青黑色毯子,将整个裸露在外面的土地被盖了起来,青黑色的大地放放眼望去和远处的建筑连成一片都是青黑。

    在这场地中密密麻麻的摆放的全是案几,每个案几后面都坐着一个士子,而陈均就在其中。

    忽然间,场中出现了一阵悦耳的声音,是编钟被敲打而发出的声音。空地中央慢慢升起了一座高台,上面站着一白衣老者,这老者手扶琴弦,悠悠颂唱起来。

    交交黄鸟,止于棘。谁从穆公?子车奄息。维此奄息,百夫之特。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桑。谁从穆公?子车仲行。维此仲行,百夫之防。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交交黄鸟,止于楚。谁从穆公?子车针虎。维此针虎,百夫之御。临其穴,惴惴其栗。彼苍者天,歼我良人!如可赎兮,人百其身!

    一首《秦风·黄鸟》让在场所有的士子听的是潸然泪下!

    这《黄鸟》是西秦穆公时代所作,说的是西秦穆公死后,让当时最出名的三位将军子车氏三子殉葬,表达了西秦民众对子车氏三子的同情,和对穆公这种做法的不满。

    秦人最是一个朴实的民族,也明白知错就改的道理,今日在“士子宴”上面颂唱这首歌曲,就是为了表达秦国现如今对于士子们的重视,也是为了引以为鉴。

    老者颂唱之后那高台之上又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居然是法相,要想幻化出法相,修为必须达到元神境以上。

    只见这官吏一件玄红搭配的西秦朝服,胸口用金丝绣着一只巨大的玄鸟贯穿全身,脚上踩着一双祥云金履鞋。三捋胡子下垂,面上沟壑纵横,一双三角眼精光湛湛,看起来极为威严。

    “诸位士子,李斯有礼了。”

    什么!这居然是右相李斯,可足见西秦对士子的重视。

    在场士子都是被感动,没想到西秦就连右相也是如此礼贤下士。

    “今我王即位不久,就向山东各国发出贤令,众士子来我秦,李斯为我王谢过诸位,今天下七雄,魏国最为强盛,齐楚紧随其后。我秦纵没有争霸之力,但也有自保之心,今士子来我秦者……”

    陈均听的是聚精会神。

    李斯洋洋洒洒说了足有半个时辰,不得不说这李斯非常不一般,短短的一袭话就让一众山东各国士子对西秦有了一种认同感。

    忽然间远方的天际一片漆黑,一艘艘巨大的飞舟飞了过来。

    “蓝兄,这飞舟是干嘛的?”

    陈均朝着自己身边的蓝田问道。

    “陈兄,你想一下,这西秦咸阳肯定要不了这么多士子,所以咱们当中有绝大一部分人会去到西秦各个郡县,所以这飞舟是来接他们。只有学识出众的人才能留在咸阳。”

    确实,这西秦国土这么大,一旦不能在咸阳为官,那么以后前途必定不如在咸阳好,甚至有可能是天差地别。

    在咸阳为官,能够见到的都是名士甚至圣人之流,这样一来自身也会有一个很大的进步,而一旦离开咸阳,那么真有可能在一个地方干到死都难有出头。

    蓝田看到陈均陷入沉思,便道:“陈兄,你不用担心,你是雄辩之士,再加上本身才华,咦,你看有人过来了。”

    陈均发现有两名侍卫正朝着自己走过来,看着侍卫的打扮应该是属于御史台。

    “可是陈均先生?”

    陈均起身整理衣冠道:“正是。”

    “先生,御史台赵大人有请。”

    这御史台在西秦官制当中行事监察职权,监察整个西秦除王族之外的一切事物,御史台御史大夫尉缭直接受秦王所辖,可以说御史大夫是除左右丞相之外拥有最大的权利的臣子。

    御史台归左右御史大夫统辖,左御史大夫官居一品,右御史大夫官居二品。御史大夫下设九卿,而这九卿分别从四品到三品不等,这九卿协助御史大夫处理全国事物。而这九卿之下还有侍郎,侍郎一般官居七品到八品不等,廷尉一律为九品。

    左御史大夫尉缭乃是法家大家,也是陈均最为敬佩的人之一,所以说能够到御史台是陈均最大的梦想,这让陈均很是激动。

    “蓝兄,那我就先走一步了。”

    “去吧,去吧!”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