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七十九章 特使
    “喔!那本公主倒是想听听,你现在是谁?”

    嬴莹犹如一个冰人一般,周身散发着寒气。

    “大月氏王子先遣使者大月远文参见西秦长公主殿下。”

    那人毕恭毕敬的说道。

    原来此人就是大月远文,大月骇廉的二子,更是赢熋的仇人,怪不得一见到此人,陈均和嬴莹两人竟是如此的惊讶。

    “使者,哼!”

    嬴莹冷哼一声。

    “无非就是换皮,摇身一变而已。”

    听的出来,话语当中有些疑惑。

    数月之前,这大月远文与自己不共戴天之仇,设计谋害自己,此时……想到此处,嬴莹朝着陈均看了一眼。

    要不是被那人所救,自己能不能活着还是另外一回事。而此可,这人竟然是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反而是成了大月氏王子的使者,嬴莹怎能静的下心来。

    “殿下,昨日已过,远文此刻是我大月王子特使,还请殿下不要误会在下。”

    显然,这种问题,大月远文是早有预料,此时更是不卑不吭的说道,做出一副就事论事的姿态。

    不好!

    陈均暗道。

    忽然。

    嬴莹螓首回转,瞪了一眼大月远文。

    瞬间,一股绝强的气息从嬴莹身体里面蓬勃而出,直击大月远文胸口。

    顷刻间大月远文直接是倒飞出三丈之远,知道撞在了门口的柱子上面,才是停了下来。

    这一切发生的极快,一旁雍州令嬴况嘴巴长得老大,一脸的呆像。

    说动手就动手。

    “咳咳!”

    只听得大月远文咳了两下,地面上面留下了一丝血迹。

    嬴莹是何等聪明的人物,最是讨厌别人在自己面前自作聪明,而大月远文刚才所做,更是惹恼了对方。

    此时,大月远文爬在地上,脸贴着地面,头发乱糟糟的成了一片,更是将对方的脸面给埋了起来,看起来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殿下,在下身为大月王子使者,不知可是在哪些地方得罪了殿下?”

    大月远文慢悠悠的从地上爬了起来,虽是看起来狼狈,但面色如常,一本正经的说起来。

    此时,雍州令嬴况见得此间的情况,更是有些纳闷,想问嬴莹这是什么情况,但想起刚才嬴莹的态度,话到嘴边又是收了回去。

    “你能忘,本公主不能忘。”

    话音还未落。

    气机又起!

    大月远文刚刚爬起来,又是跌飞出去了,这次直接是跌到了大殿之外。就好似一只断线风筝一般,说不好还真有可能被嬴莹一怒之下杀了。

    嬴况见到嬴莹这般,终于是忍不住了。

    “殿下路途劳顿,还是先休息吧,这不还是有副使嘛!”

    这还真是官场高手,嬴况丝毫不提大月远文之事,说话间还不忘给陈均使眼色,将球提给陈均。

    陈均也明白,来这这目的就是为了两国邦交,可这王子面都还没见,就杀了对方来使者,岂不是酿成大祸。这自古就有不斩来使之说。如果大月远文真死在此地,这责任就算自己也是逃不得。

    “殿下,这剩下的事宜就交由在下来吧,殿下还是先歇息吧!”

    陈均只得无奈说道。

    听的陈均的话,嬴莹面上更是愤怒,瞪了陈均一眼。

    “多嘴!”

    但终究只说了这么一句话,便径直走了出去。

    嬴况好像是抓住了什么,看了陈均一眼,又好像是恭送祖宗一样,紧步跟了上去。

    “恭送公主。”

    大月远文还不忘道。

    看的嬴莹出去,陈均也是松了一口气,想去过去看看大月远文。

    起风了!

    这是……

    陈均自从修习了风驰剑法之后,就对风的感知变得非常的敏感。

    好像觉得……这忽然之间。

    大月远文周身的空气出现了一丝波动。这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的气息,而这气息的波动又会牵动周边的空气,就是这一丝波动,让陈均警觉起来。

    常言道无风不起浪。

    那这是杀意!

    一瞬间这种感觉又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嬴莹出去之时,大月远文的视线就是一直在对方身上。

    针对嬴莹的。

    陈均的身形停顿了一下。

    大月远文爬了起来,面对陈均,用衣袖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立马,又是翩翩文士一个,好像刚才之事从未发生过一般。

    “陈兄,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对于大月远文此人,陈均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来。虽说是将自己逼下悬崖,可自己大难不死,又是习的这圣人之学,所以这种感觉很复杂,不好说。

    “果真是世事难料啊!”

    陈均附和道。

    “哈哈!最难料的就是陈兄,公羊国士,秦王红人。”

    大月远文越是将刚才之事不放于心上,陈均就越是好奇。

    “这些就不用说了,我倒是很想知道大月兄又是如何成为这特使的,如果大月氏不想和我秦开展的话,为何如此重用大月兄?”

    “难不成我还有别的目的不成?”

    大月远文直接说道。

    估计后面是早有说辞吧,而陈均恰恰就是不往这上面去说。

    “不,我觉得我们不应该在这种情况之下见面!”

    “啊?依陈兄所言,应是如何?”

    大月远文有些诧异。

    “你难道没有自知之明吗?”

    没有答案,只有问句。

    大月远文也是迷糊了,摇摇头。

    “哼!当然是五花大绑,跪在我秦长公主面上,听其诏令,诛灭九族,我说的对不对?”

    猛然间,好像突下狂风骤雨一般,陈均厉声喝问道,还真是说变就变。

    虽不明对方是何意,但此次大月远文的出现却是让人有些生疑,那丝杀机更是让陈均疑惑,让陈均不得不找寻对方的破绽来。

    平地里被这么一喝斥,又是说道自己的心痛之处,大月远文竟是不知所言,握着双全,怔于原地。

    “怎么不说话了,当日你父子三人,妄图杀我公主,幸好我早有准备,这大月渊野,大月骇廉身死,为何独你苟活于世,即是苟活,何故又是出来招摇。”

    陈均故作得意之色,想进一步激怒对方。

    眼下大月远文身形一点一点的颤动起来,看来是已经到了顶点了。

    “大月氏蛮驹族,蛮人之邦,妄图圣人之学,这儒道其实你能学的,更甚者,蛮驹族举族谋害我秦公主,男子全该杀死,女子全该贩于楚国为奴,你说对还是不对?”

    陈均又是加重语气,一字一顿的说道。

    渐渐的,大月远文抬头看向陈均,一脸的狰狞,双眼通红。

    陈均更是将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对方的面上。

    “哈哈哈!”

    (求收藏,求推荐。)</br></br>++(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