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七十八章 雍州之行
    雍州之地,自古有之,此处不仅是老秦人的故乡,更是秦人的崛起之地。百多年前,这秦国的都城便是设在这雍州之地,后来随着这秦国一步一步的强大,更是走出了这西陲之地,离开了蛮荒,朝着中原正统出发。

    悠悠几百载,都城的迁徙就是这秦人脚印最好的见证。起先是在雍州之地,往后东迁移到栎阳之地,栎阳更是成为了一个转折。后西秦国力昌盛,王都在进一步东迁,一直到了今天的关中之地,咸阳。

    干燥寒冷的西风吹过,只听得呼呼作响。这咸阳等地已经是大雪皑皑,可是越是往西除了这越是冷之外,竟是看不到半点雪花,连空气也变得非常干燥起来,无形当中更是让着西风的凌烈盛了几分。

    唰唰!

    忽然传来一阵旌旗晃动的声音。

    沿着大路看去,远处的地平线上面出现了一点黑色,犹如黄沙中的一叶扁舟,这是旌旗。渐渐的近了一些,只见这旌旗黑压压的一片,在这西风狂吹之下迎风招展,翻腾出细密的波纹。旌旗上面写着一个斗大的白色字来“秦”,而旁边的那杆旌旗上面却是写着一个“嬴”字。

    西秦王族出行!

    踏踏踏!

    听的一阵重甲踩地的声音,原来这是一队长长的队伍,此时看起来约有千人左右,旌旗依仗等各种王族事物是一应俱全,好像是大国出使一般。兵士各个都是精神抖擞,虽然是已经是连续行军十日,可是很难从他们眼中一丝的疲惫,好一只精锐之师,不愧是有锐士之称。

    队伍的中央,有一架马车看起来格外的醒目,端庄典雅。马车旁边一男子一身黑色戎装,骑在高头大马之上,身后背负着一柄大得离谱的剑,长生剑。

    这一路行来,陈均都是守候在嬴莹身边,虽说自己也是个副使,但是在这军队当中,也只有骑马的份了,眼下这风尘是有些大了。陈均抖了抖衣服上的沙子,向远处眺望起来。

    这就是雍州吗?

    眼前出现了一座城池。

    如果是咸阳是威严肃穆的话,那这座城池就应该是饱经沧桑,承载着战与火,血与水,剑与戟的沧桑!

    陈均是目力极好,看的真切。这城墙上面不免有些兵刃所留下了印子,还有一些黑一块白一块斑斑点点的东西,陈均认得,这应该是鲜血所留下的。尤其是城楼上的两个大柱子,有一根看似被火烤过一般。虽是有些破旧,但那种坚固的气息却是迎面而来,经风雨而不倒!

    “殿下,马上就要到了。”

    没有必有,陈均是不会主动和嬴莹说话的。

    “嗯!”

    马车里面轻轻传来。

    呜呜呜!

    忽然间,一阵号角从雍州城穿了出来,安静瞬间被嘹亮所取代。

    城墙上面旌旗密布,城门门口打开,城门口有一身着西秦朝服,身型肥胖的奇男子,正是带领着一群人站在门口,正是严正以待,盛装等着什么。

    陈均看的这衣服上面的玄鸟,知道这是西秦雍州令的朝服。要说这雍州令,着实有些奇特,这雍州乃西秦最西边的军事重镇,其地域更是大了不少。虽说这雍州和天河郡城都是州郡一级,可是这雍州却是比天河郡城足足是高了一个等级,尤其是雍州令嬴况更是和黑冰台宗令嬴敖一般的人物,比之嬴履不知是厉害了多少。

    按说以嬴莹的身份,这雍州令是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的,让人有些不解。

    陈均策马走道到前面,下马朝着对方拱手。

    “副使陈均见过雍州令大人。”

    雍州令此人长得肥头大耳,满脸横肉,黑漆漆一片,肥胖的身形好像是连衣服都装不下了,身上的朝服向外挤压出一条一条的肉形褶皱。秦人一般生的是健壮威武,骨架偏大,倒像是这肥胖倒是非常少见,就连繁华一世的魏国也是非常少有。

    “公主殿下可是在后面。”

    没想到这雍州令直接就是将陈均无视掉,直接问齐嬴莹的情况来。

    众目睽睽之下,陈均举着的手不知道放于好处,后面更是有人偷笑出来,竟是落得如此尴尬。按理说陈均有公羊国士在身,也是就秦王也需得礼贤下士之人,可这雍州令居然是不加理会,还给自己这样一个难堪,陈均也有些不悦。

    难道这又是赢熋的人?

    “嬴莹见过雍州令大人”

    车架中的嬴莹解开帘子,慢慢走了出来,不忘冷冷的看陈均一眼。

    “殿下,多年不见已长得这般大了。”

    这雍州令看到嬴莹是一脸的喜悦,面上堆笑,略微带着一丝献媚。

    看的此人的表情,陈均不由暗自诽谤道这人不会是什么能力都没有,被赢熋硬性安排上去的,在这地方养肉来的吧,此人或许连嬴履也是不如。

    “大月氏可有使者到来?”

    嬴莹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让雍州令嬴况笑容有些凝固,但好在肉多,并不是特别明显。

    “回殿下,有一使者已经是到了。”

    此时,嬴况也是吃不准嬴莹的秉性,便一一本正经的答道。

    这按照邦国惯例,这王子出行可是一件大事,不说这仪仗还有体现国威之事,就单单说王子的衣食住行也都是问题,也需要一应人群进行打理。之前魏国公子出征河西,更是令人从安邑一日三餐,快马加鞭送了过来,以大月王子来说,也应是不遑多让。所以这先遣使者便是为这王子处理这一应事物的,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失了国之威仪,那就是大事。

    “何在?”

    嬴莹每句话虽说冷,但端的是威风凌凌,就连陈均也是有些钦佩。

    “大殿等候。”

    嬴况擦擦额头,有些尴尬的看了陈均一眼。

    眼下嬴莹这般态度,难道左庶长对自己所做之事有些不满吗?

    嬴况虚心的想到。

    陈均也觉得有些好笑,刚才如此倨傲,此时竟然是被嬴莹吓成这幅模样。

    “陈均,先随我去见见来使。”

    “遵命!”

    嬴莹不在理会嬴况,直接进了马车当中。

    陈均看了一眼矗立原地的嬴况,策马而去。

    不得不说这嬴况做表面功夫的手段还真是一流,这城内的一应事物都是准备的非常周全,陈均和嬴莹一路径直到了雍州令府大殿当中。

    “大月氏使者参见公主殿下,见过副使大人!”

    见得此人,陈均是大吃一惊,面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来。

    再看嬴莹更是有些夸张。

    好像这人陈均和嬴莹都是认识一般,而且此时见到,最是出乎意料!

    “殿下莫要惊讶,此时非彼时,我亦非之前的我。”

    来人看的嬴莹的面孔,面色坦然,直接解释道,倒是没有觉得有丝毫的不妥之处,完了又是深深的看了陈均一眼。

    陈均心中更是五味杂陈,有些小心翼翼看向嬴莹,见到对方面上并未有怒意,才是松了一口气。

    (求收藏,求推荐。)==本站推出的一款免费小说阅读手机软件。为您提供丰富的小说资源,支持无网络阅读!为了节省手机流量。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shengwangll(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