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七十五章 情???!!!
    自从陈均成了左庶长主簿之后,每天清晨起来左庶长府邸是必然要去一趟了,虽说这赢熋现如今是时时刻刻提防着自己,但还是有些许杂七杂八的公务要处理的,纵然今日没有,但这人还是得去左庶长府邸坐一坐的。

    陈均今日从左庶长府出来的是极早,许多的事物也都是处理的差不多了,便在路上悠哉悠哉晃悠起来,不知不觉之间,竟然是走到了这百家争鸣馆来。

    站在门外,都能听到里面那趾高气昂的声音。

    话说这百家争鸣馆对于自己而言,却是着独特的意义。当自己第一次与二狗来到这里之时,或许这命运就已经是被改变。本来以自己的学识,完全可以和其他的士子一样,在西秦一展才华,不敢说大富大贵,但这前程也还是有的,可这一切都是因为此地,在此地赢了长公主而发生了变化。

    之后的事情,变得不可捉摸。

    进的馆内,里面还是如当初一般热闹非凡,或许不管这世事如何,这百家争鸣馆永远都是热闹依旧,因为人们对于真理的追求是永远不会改变的。

    陈均直接上了三楼,要一壶秦酒,慢慢品尝起来。此刻还没有人认出陈均来,认出此人就是大家口中提到过最多的公羊国士陈均,咸阳城的风云人物,也更是这百家争鸣馆的雄辩之士。

    士子们最是佩服此类型的人了,和自己有着相同的经历,又是一鸣惊人,而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让人津津乐道。

    “陈均!”

    忽然间,后面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喊道,听起来是那么熟悉。

    嬴莹!

    陈均万万没想到嬴莹会是在此时出现。

    自从这次来到咸阳,嬴莹就好像消失了一般,从未再出现过了。

    听到背后的声音,陈均有些欣喜,但又突然转为担心,之前自己是有太多的话想说,和太多的事情想问,可如今,天意弄人,形势已经是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陈均倒是希望嬴莹,能够永远消失在自己的视野当中才好。

    嬴莹看的陈均见到自己竟是没有反映,兴奋之于又有些疑惑,不过很快还是被笑意所取代。

    “呆子,见到我不认识了。”

    此时嬴莹一身男装打扮,看起来风度翩翩,锦衣公子一个,可这又细细看起来,嬴莹那妙曼的身姿却是透过这男装,显现出来,当然还有那股让人迷醉的风情!

    陈均是自上而下,将嬴莹整个人都是打量了一遍,好像是在重新认识对方一般。

    可是嬴莹做为一个女子,被这样一个男子打量着自己不免有些别扭,何况是如此亲近之人,更是浮现娇羞。

    嬴莹伸出芊芊玉手,在陈均额头上点了一下,看起来非常的暧昧。

    “虽说我穿的是男装,可是哪有你这样看人家的。”

    话音有些娇嗔。

    听到这话,陈均才是反应过来。

    “冒犯了,请坐!”

    陈均起身说道。

    嬴莹轻微的感觉到对方的一丝变化,可是陈均一直不都是这副德行吗,便没有放在心上。

    “你这个木头!”

    木头,这个词之前一直是嬴莹来形容陈均的。

    陈均没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

    对方有了笑意,嬴莹话多了起来。

    “唉,我这被我爹派去出使齐国稷下学宫,在那里硬是待了快两个月才回来,这数月不见,你就成了这咸阳城的风云人物,这公羊国士真可谓是莫大的殊荣,也不是到这秦王是怎么想的,咯咯!”

    此时的嬴莹好像是褪去了那足智多谋的一面,表现的好像是犹如一个少女一般,对于陈均地位的提高,更是激动。

    原来她根本就不知道此事,千万次的瞎想,在此时有些释然。

    “不知道该称呼为公主殿下还是嬴姑娘呢?”

    陈均还是面无表情的说道。

    听到此时,嬴莹是终于反应过来对方确实是发生了变化,和之前有了巨大的区别。

    “这又有什么区别,身份如何,我不还是我吗?”

    嬴莹不动声色的问道,陈均这幅模样,这肯定是事出有因,还是先看看情况。

    陈均抿了一口酒,秦酒有些苦涩。

    摇摇头。

    “到底是发生了何事?”

    看得出来,嬴莹有些焦急。

    “没什么,只是这些日子,我想明白了一些事情罢了。”

    陈均说这话的时候,看起来虽然是风清云淡,但内心里面,已经是大浪翻腾。此时此刻,不知道该如何说,更是不能说!

    嬴莹可不是一般的人物,是西秦的长公主,更是赢熋的女儿,赢熋此刻与秦王更是势如水火,自己却是在秦王这边。如果自己稍微是透露出一些不该说的来,那么就有可能导致秦王功败垂成,那样一来,不仅自己,就连母亲也是在劫难逃。

    而对于嬴莹来说,不管其他的如何,赢熋毕竟是对方的生父,自己现在要做的不是别的,而是要想法设法杀了对方的生身父亲,自己又如何能够与嬴莹嘻嘻哈哈,和之前一般亲密。陈均自问,就算是身死,也是难以做到。

    现在摆在陈均面前只有两个选择,或者说已经没了选择,陈均能做的就是远远的看着。如果以后嬴莹落难,自己也能对嬴莹有保护之力,便是足够了。

    不管心中如何想,只是不能说出来罢了。

    看的陈均的表情,嬴莹心间一抽,竟是疼痛起来,不知道为何,一股悲痛之情油然而起,挡也挡不住,直接到了自己眼睛当中,像是要冲出来一般。

    “你倒是说说这是为何?”

    嬴莹有些激动,再也淡定不了了。

    换做他人,嬴莹早就想明白了这其中的缘由,而面对陈均,可自己此时的聪明才智不知道都是跑到哪里去了,除了委屈,还有纳闷。

    “殿下乃是我秦长公主,身份地位皆是陈均之上,陈均不是那种没有自知之明之人。”

    陈均拱手说道,嬴莹只觉得是分外冰冷。

    赤心而去,却是被浇了一盆冰水,还是不知道为何。

    唉!

    嬴莹长叹一口气,如果是之前还能够强忍着不悦,面上装作坚强和陈均说下去的话,而现在,就像是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感觉瞬间被抽走了所有的力量,一个小女子的萎靡疲态尽是在嬴莹脸上。

    自从陈均见到嬴莹的那一刻起,对方给自己的感觉就是高高在上,尊贵又有些多变,美丽中又夹杂着很少的一些小女儿活泼姿态,像现在这幅景象,自己从来都是没有见过。陈均心间作痛,没想到会对对方造成这么大的影响。

    疼!

    自己与对方的关系,比自己所想的要、要亲密许多。

    “嬴……”

    陈均有些手忙脚乱,话到嘴边,又是强行咽了下去。

    (求收藏,求推荐。)++本站重要通知:你还在用网页版追小说吗?还在因为广告问题而烦恼吗?out了你,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