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七十一章 叔父??
    看着眼前的小院子,陈均心中是感慨万千。

    经过了这么多的努力,还有在这机缘之下,才能与母亲有这次的见面机会,好像自己离开家已经是有大半年了吧。

    也不知道这赢熋是何意,眼前的这个小院竟是和越国金陵城的一般无二,这院子当中的一应事物,好像都是从越国搬过来一般。按说这母亲被赢熋诱骗,可是为何要这么做呢?

    陈均站在门口踌躇半天,刚要伸手叩门的时候。

    “进来吧!”

    忽然间,一个雄厚的男声传出。

    这是怎么回事?

    吱呀!

    紧接着从院子大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中年男子来。

    陈均第一感觉就是有诈,连忙向后滑了几步,抬头一脸警惕的看着对方。

    这男子却是抱着手臂,正是兴致盎然的盯着陈均,面上挂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只见这人一袭白衣加身,身姿笔直,俊秀英挺;两鬓处有两缕头发,有些花白,看起来略显沧桑;而这面色却是过于苍白,略显病态,看似有些虚弱,但双眼却是炯炯有神;眼角细长,双眉环眼,细看这眼睛当中隐约透露出一种、一种开天裂地的凌厉,无可匹敌的气概!薄薄的嘴唇,淡青色,看起来整个人又有一些薄情寡义!

    剑意!

    陈均本就是剑客,对于剑意感觉也是异于常人,此时对方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气息,竟然有些刺眼!

    好一个绝世剑客!

    虽未出鞘,可已经是剑气凌烈,大气如虹,好似惊天骇浪,又如沙漠狂风,深沉下面——无尽杀意!

    此时,好像是连自己丹田处的剑元也是莫名的躁动起来,欲与争锋。自从学了上善若水决之后,陈均的剑意已经是当时难敌,可这男子就算是站着,都让陈均的剑意有些勃发之意。

    试问当今天下,能有如此剑意者,万中无一!

    陈均见过的人当中当属铁鹰剑士左统领修为最高,而此人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第九境顶尖高手。

    左庶长什么时候有了如此帮手!

    “陈均!”

    对方一张嘴,音量不大,感觉却是如同耳边回想起一般,直冲大脑。

    “敢问前辈是?”

    陈均拱手问道。对于对方叫出自己的名字,陈均一点也不意外、

    “果真是陈均,哈哈!”

    这人又是确认一遍,面上浮现喜悦之色。

    “哈哈!没想到啊,自小就只见过你一面,没想到你居然张这么大了。”

    这人小的时候见过自己……又是如此剑道高手……父亲,肯定是有父亲有关系的人吧。

    “是均儿!”

    只见后面屋子中的帘子揭开,一妇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母亲大人!”

    来人正是陈均母亲。

    陈均喊叫之下,心头涌上了不少的心酸,细细的看起母亲来。

    这许久不见,母亲的气色是比之前好了不少,而且看起来也是神采奕奕,看来并没有受到过赢熋折磨,陈均之前悬着的一颗心也是稍稍安定一些。

    噗通一声!

    陈均直接跪在了母亲面前。

    陈母一看,连忙将陈均拉起,一脸的柔和。

    “起来,快起来。你已经长大了,不需要行此大礼了,你的心意,母亲知道。”

    听到此话,陈均更是觉得心间多了一快大石头一样,堵的厉害。

    “嫂子,这就是陈均吗?”

    听得那中年男子说道。

    陈母着那中年人点点头。

    “哈哈,多年不见,想不到剑生的儿子都是这么大了。”

    这男子细细的大量起陈均来。

    对方那双眼睛,好像是能够将自己看透一般,让自己无所遁形。

    噌噌!

    没剑,这平地皮却是出现一声剑鸣,好不奇怪!

    陈均感觉到了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对方眼中射出,进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紧接着陈均体内的剑元越发躁动起来,隐隐倒有超脱身体之势,自发的在自己的体内运转起来,一圈又是一圈,剑元越来越雄浑,像是遇到天敌一样,激烈的对抗起来。

    啊!

    忽然间。

    我这是怎么了?

    陈均只觉得体内充满了力量,好像是随时随地就可以破体而出,顷刻间,这种感觉越来越强,要是在这样下去估计就要爆体了吧。

    噌噌!

    中年男子虎目暴睁,猛然看向陈均。

    “好剑意!”

    话语当中尽是夸奖之意。

    风平浪静!

    有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下子被收了回去,好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陈均感觉到时间多了很久,可实际上就是瞬间而已。如果不是陈均额头上多了一些细密的汗珠,还真难察觉到发生了什么。

    “凌越,这是怎么回事?”

    还是陈母心细,注意到了儿子的异常。

    “嫂子无需担心,适才是我试探这小子的修为呢?”

    陈均也是朝着母亲看去,示意放心。

    “不错,单单就光凭着无名剑诀就修炼出了剑意,真是不简单啊,年纪轻轻就有了剑生的几分色彩!哈哈。”

    对方一口说出无名剑诀,这定然是父亲的师兄弟了,而且极有可能就是鼎鼎大名的御剑子。

    “前辈……”

    陈均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

    “你要叫我叔父才行。”

    “呃……小侄拜见叔父。”

    陈均也不含糊,倒头就拜。

    “好好进屋再说!”

    陈母见得儿子高兴,还不赶紧喊进屋中。

    陈均随着母亲进到屋中,发现屋中的一应东西都是和越国一模一样,没有丝毫变化,就连父亲的灵位也是在原来的位置上面。陈均给父亲烧香,又是拜祭了一番。

    陈均从母亲口中得知,原来这剑炉的威名,就连赢熋也是惧怕几分,尤其是母亲更是一个普通人,如果加害母亲之事一旦传了出去,那么将会受到剑炉高手无休无止的刺杀,那是任谁也受不了的。

    不得已这赢熋老贼便以陈均为由头,将陈母骗了过来,初始陈母信以为真,可这来到咸阳之后就渐渐发现这事情有些不对劲了。可当时也没得办法,索性便当做家一般,安然住了起来,一直到了凌越的来到。

    “那叔父是如何来到这里的?”

    陈均转头问向凌越。

    “自从剑生那件事情之后,你母女二人便是不知所踪,这要不是赢熋,或许到了如今,也寻你二人不得。剑炉得知嫂子消息之后,便派我前来想将嫂子救了出去,可嫂子却偏偏要在此地等你,这说来也奇怪,你还真就来了!”

    说道此处,凌越面上也是有些惊奇,陈均更是觉得感动。

    “嫂子,这陈均已见到了,而且他现在是西秦公羊国士,所以不会有大碍的,今晚我就带你走吧!”

    此时凌越是说道这正题上来了。

    陈母看向陈均,就是想看看儿子的意思再说。

    陈均面露难色,这母亲就算是走了,对自己的计划也没什么影响,只是陈均想要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来救出母亲。

    “母亲大人受苦,全是孩儿的错!”

    陈均郑重的对着母亲说道。

    “叔父,母亲因我涉险,陈均身为男子,怎能连自己的母亲也保护不了,此事我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相信过不了多久,母亲就可以转危为安了!”

    陈均看着母亲的脸庞,下了重大的决心,一字一顿的说道,

    这倒不是陈均自私,置母亲的安慰于不顾,这恰恰就是将母亲放在心上才有了这般考虑。

    自从父亲出事,母亲就远离剑炉之人,陈均身为人子,必须尊其内心的想法,更何况就现在情况而言,母亲也是并无大碍。此时,自己对于赢熋陈均也是有了一些把握,相信用不了多久母亲就可以成为西秦公羊国士之母,过上鲜衣美食的日子!

    (求收藏,求推荐。)!!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节、阅读亮度调整、更好的阅读体验,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