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七章 二狗参军
    第二日,一大早陈均和郑二狗朝着白氏商会走去。

    这白氏商会在咸阳城西南区,这整个西南区是西秦出了名的坊市,来自崤山以东各国商人但凡是来做生意的,都会到这坊市来。

    秦人本就是民风朴实,容易交道。后商子变法西秦国力大盛,秦人所需物品也越来越多,山东各国的商人都在坊市建立自己的商会分部。

    白氏商会生意遍布天下,白氏族长白圭更是魏国丞相,声名显赫。

    白氏商会的大门略显朴素。就连大门上的铜环看起来也有些锈迹,历经风霜。这门前却是车水马龙,一片熙熙攘攘。此刻一众精壮的汉子赤膊上阵,抬着一箱箱的东西,正在往车上架去。

    陈均和郑二狗因为有令牌的缘故,直接就进到商会内堂。

    白氏商会虽说是当今第一大商会,商会生意遍布整个世界。可是一点没有奢侈之风,里面的装饰都是非常朴素,简简单单,整个院子都能听到几十副算盘一起开动的声音。

    “二位久等了,刚被一些俗事缠身。”

    白苓今日一身绿色罗衫,好似少了几分烟火气,凭空多了几分仙气,迁延顾步,款款而来。

    “白姑娘,客气了,今日我二人来是希望白姑娘兑现昨日诺言。”

    虽说已经是见过两面了,可陈均就是对白苓提不起来好感,直接开门见山说出来的目地。

    “既然陈先生喜欢直来直去,那我也就快人快语了。”

    “白姑娘请讲!”

    “昨日承诺之事小女子自会办到,今日邀请陈先生来我商会是希望陈先生能够成为我商会执事。”

    白苓顿了顿又加了一句,“成为我白氏商会执事,陈先生将来自是衣食无忧,扬名立万。”

    白苓说完对陈均露出一个善意的微笑。

    “白姑娘说笑了,在下对于经商之道一窍不通,姑娘用我岂不是耽误大事。”

    “陈先生年纪轻轻,可却也是雄辩之资,来我商会,以先生之才,怎么能说耽误小女子呢。”

    原来是因为这个,看来这白苓不是让我经商,而是让我成为白氏商会的辨士。

    对于白氏商会的勾当,陈均也是能猜到一些的。像白氏商会这样的势力非常多,他们之间经常会让士子进行对战,以便私下开赌局,从中牟利。这越是有名的士子,肯定参与赌局的人也就越多。

    “白姑娘,在下所学法学,师承慎子一脉,立志于朝堂之上,更何况又帮不到姑娘什么忙,此时就此作罢。我兄弟郑少龙的事情就仰仗姑娘了。”

    “陈均,西秦现在暗流涌动,当日飞舟之上我给你说的话想必你是明白,昨日与我赌斗的可是西秦长公主嬴莹,长公主乃秦王嬴政姐姐,王族左庶长嬴熋之女,掌管王族一切事物。而且这嬴熋一直和法圣在朝堂为敌,是先王之时反对变法的残余势力,所以陈均,你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看到对方软的不行就来硬的,陈均心中已是不悦。

    “白姑娘,不用多说了,法不畏权,在下不会因为困难就退缩,何况当今朝堂法圣尚且还在,西秦如何会变?更者当今秦王雄才大略,对于我法家更是深信不疑,我又何惧之有!”

    白苓不觉间对陈均多了几分赞赏。

    “秦王嬴政确乃雄才,可现今刚刚继位,正是主少国疑,反变法势力复苏,左相法圣闭门不出,只有右相李斯主持国政,名将王翦白起又长在边关,试问秦王如何能立刻执掌大权。”

    听白苓说完之后,陈均沉思不语,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白姑娘,你知道什么是法者吗?你根本不了解法者。法者,变也,先驱也,黑夜之火也!”

    陈均虽然一脸的忧思,但眼神中至始至终都是透着坚毅。

    白苓欲言又止,盯着陈均。

    “我虽听不懂你们说什么,但是我觉得陈均做的是对的,陈均,不管什么事情我都会帮你。”

    “谢谢你,二狗。”

    二狗就是二狗,简单,但却永远都知道什么重要什么最重要。

    “白姑娘,多谢好意了,还请白姑娘兑现昨日承诺吧。”

    “陈均,你就不再考虑一下吗?”

    陈均冲着白苓莞尔一笑,此刻对对方的感觉大有改善。

    “不了!”

    “既然如此,那明日上午,就请郑先生收拾行装,我白氏商会恰有一些物资要运往狼山,这是一百大秦钱。”

    白苓递过来一个袋子,陈均接在手中。

    “有劳白姑娘,既然如此我们便告辞了。”

    看到陈均离去,白苓面上陷入了沉思,“唉,明日就要离开咸阳,希望以后能够再见到你,陈均!”

    这一趟来到白氏商会也不算是白来,最起码得到了一点有用的消息,这西秦现在正处于一个权力交接的时候,反对变法的势力已经有了复苏的迹象,而此刻新秦王正处于漩涡中心。

    法圣商子变法,可算得上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实行了快千万年的王道治国就要被生生推翻掉,可见这是何其艰难。自己在这漩涡中能不能立住脚还很难说,回想自己来咸阳已经是有三日了,就看明日何去何从。

    出了白氏商会,郑二狗看到陈均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

    “陈均,明日我就参军去了,这以后你自己要小心,听姓白的那婆娘…哦,不对,是白姑娘说咱们得罪的人很厉害。”

    “没事的,二狗,明日去了狼山,切记防人之心不可无。你在新军里面可以学到厉害的功法,好好修习,有实力了上战场才能保命。”

    “好,陈均,你也一样,我还没喝过这秦酒了,要不咱们去喝一回,反正现在手中有这钱。”

    “好!”

    这天下间最烈的酒当属赵酒,最醇的酒是齐酒,最香的酒是魏酒,而最爽口的酒是楚酒。而秦酒却被称之为苦酒,既苦又烈,喝一大碗,别样的滋味涌上心头,最符合秦人与生俱来的个性。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陈均第一次喝酒,大醉。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