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六十九章 谋皮
    “那依照左庶长所言,却是何意?”

    陈均问道。

    “何意,难道你以为老夫不知道秦王此举,就是让你来制约老夫吗?不得不说这秦王还真是异想天开,居然派了你这样一个牙尖嘴利,乳臭未干的小子过来。”

    赢熋的面上尽是一些轻蔑之意,显然对于陈均是完全不放在眼中,或许是因为有了依仗。

    “就算是知道,又能如何,这秦王乃西秦正统,陈均身为西秦臣子,理应效忠秦王,难道有错吗?”

    既然对方已经是挑破,陈均也不在打算隐瞒下去。

    “说了半天你难道不清楚老夫这是何意吗?”

    对于陈均的回答,赢熋不甚满意。

    “不知。”

    陈均一本正经的说道。

    “呵呵,老夫听你是出了名的孝子,可今日一看,老夫倒是觉得不像啊,身为人子,至生母安危于不顾,你说你孝不孝!”

    看来这陈均是想继续和自己装糊涂下去,赢熋也不生气,反而是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直接捅到了陈均的软肋之处,陈母。

    “母亲……”

    提及母亲,陈均是顿时色变,猛然间,整个人看起来犹如泄了气的球一般,萎靡了不少,这一切都是被赢熋看在眼中。

    “你……你上次让我所做之事,我也是做到,此刻你还想怎样,不要忘了,这西秦不是你赢熋的,还有秦王呢!”

    陈均身为秦王的传信之人,这消息本来就是要让对方知道的,可是在告诉对方消息之前,陈均想多在对方面前争取一个条件,而这个条件就是母亲,能够面见母亲一面。

    “哈哈,陈均,秦王现在才派你来监视老夫,你不觉得时间已经晚了吗。你所学法家慎子一脉,难道不知道凡是要看其势吗。前几日王宫大宴,就连那秦王见了老夫也是礼让三分,这大势已定,难道你还能翻天不成。这识时务者为俊杰,陈均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你母亲想想吧!”

    本来一提到陈均的母亲,陈均就有些慌神,而此时赢熋更是趁热打铁,循循善诱!

    “那左庶长要陈均如何做?”

    眼见得这火候已经是差不多了,陈均就顺势问道。

    “这秦王是不是想暗中对付老夫?”

    赢熋好似很随意的说道,看得出来,这是在试探,想要套出陈均话来。

    啊!

    “你如何……”

    陈均话还未说完,马上闭上嘴巴,装作一副惶恐之际的模样。

    对方尚且如此,这赢熋心中更是大惊,为何一提到这茬陈均就是这幅模样,难道竟是被自己随口一说,不幸言中,赢熋眼生当中透露出极其细微的慌乱。虽说非常隐晦,还是被陈均看在眼中。

    看来秦王的预料是正确的,这赢熋老贼此刻还是没有完全准备妥当,不然怎么会有一丝慌神!

    “快说!”

    赢熋言语已经是没有了刚才那副胜券在握的姿态了,而是变得有些着急。

    “左庶长真要听吗?”

    陈均惊魂未定道。

    赢熋重重的点点头。

    “杀机四伏。”

    陈均一字一句的将这四个字吐露了出来。

    ……

    “这……”

    赢熋皱了一下眉头,看了陈均一眼。

    陈均死死地盯着对方的神情,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呼呼!

    一阵微风吹过书房,带着一丝凉意。此时,这风声是清晰可闻。

    忽然!

    赢熋一声怒喝,陈均只觉得耳边想起了一个晴天霹雳,震得耳朵嗡嗡作响,书房中堆放整齐的竹卷,更是散乱成一团。随即陈均胸口出犹如受到重石头压着一般,非常压抑,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全身更是大汗淋漓!

    “嘘嘘……”

    莫非自己露出了什么破绽不成?

    赢熋更是虎目暴睁,浓眉倒竖,一脸狰狞的盯着陈均,显然对这话是一点都不相信。

    “竖子,你当老夫会信你信口开河吗?”

    陈均急忙运转起玄气,才堪堪挡住了这一下。而面上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变化,不惧赢熋,直视对方。

    “下官言尽于此,左庶长要是不信,陈均又有何言!”

    猝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

    好魄力!

    “你……”

    赢熋,当时枭雄,又是入会因为陈均这番话就相信。虽说这各种缘由一时之间还是想不清楚,可是直觉告诉自己,这陈均多半是在撒谎。

    “来人,将陈母请上来。”

    陈均是万万没想到事情演变成这样,这赢熋竟然是完全不相信自己所言。

    “慢着!”

    “喔!准备说实话了?”

    赢熋怒气渐渐收敛起来。

    “赢熋,你果真就是自大到如此地步了吗,公羊国士的母亲,难道你就不怕满城风雨。”

    陈均已然是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去做了,此时说的话更是口不择言。

    “哈哈,你母亲死于匪盗之手,难道还算在老夫头上不成,幼稚,难道这就是秦王给你的依仗吗?”

    赢熋这一言,倒是很快找到了破绽。陈均也知道,公羊国士给不了自己多大的依仗,要想救出母亲,这主要的还是要靠自己。

    “陈均,你以为老夫是那么好骗的,你和秦王还是太嫩了一点。”

    啊!

    听及此话,陈均更是大惊。

    果真,这计谋已是被这老贼所识破了。

    陈均从未遇到过如此困难,此时不知道如何做才对,乱了方寸。

    赢熋看到陈均这幅表情,更是觉得不对。

    “你诱骗老夫到底是何意?”

    不对!

    这秦王算无遗策,怎能如此简单就被赢熋识破,真要是这样那秦王还是秦王吗?

    赢熋刚才这话又是给陈均一个提醒。

    原来如此。

    慌乱中,陈均已有了对策。

    “赢熋,枉你活了这么多年,难道前几日黑冰台宗令的态度你觉察不到吗?”

    陈均情急之下,竟然是记起了这茬,此时直呼赢熋之名,大喊出来。

    赢熋一听,顷刻间呆立原地,犹如一只木鸡一般,怔怔不语。看来陈均这话,对赢熋终于是产生了一定的杀伤力,让赢熋思索起来。

    “左庶长大人,以秦王的实力,何能是你的对手,要是再加上这宗令可就说不定了,下官刚才所说的杀机四伏,左庶长还是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吧!”

    形式倒转,陈均趁热打铁的说了起来。

    赢熋是回过神来,面色狰狞,一种从未见过的可怕神情在赢熋面上出现,好像是刑犯赴死之前的疯癫,最后的狂欢!

    “嬴政,你要杀老夫,也好,老夫也是等不及了!你到倒是给了老夫一个杀你的好由头,哈哈!”

    赢熋猛然间转头看向陈均。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陈均啊,没想到这上天却是将你送到老夫面前,哈哈,这西秦合该是我赢熋的。”

    赢熋看到陈均,竟是如获至宝一般,眼神当中都散发出奇异的光芒。

    “咳咳!”

    陈均刻意的干咳两声。

    “秦王治下,左庶长还是不要说这些胡话了吧。”

    “陈均,你将此事告诉老夫,便没有退路了,以后便跟着老夫吧!”

    赢熋拉拢陈均道。

    “下官倒是什么都没有和左庶长说过,还请左庶长不要误会下官了,倒是左庶长答应在下见母亲一事,也该兑现若言了吧。”

    陈均又是恢复到刚才那副淡定的模样。

    赢熋一本正经的模样,不由觉得好笑。

    “尉迟兮,带他去!”

    赢熋轻声说道。

    这是?

    陈均环顾四周,难道这里还有另外一人吗?

    “是,大人。”

    一女子轻声穿了出来,竟是让陈均有了些许酥麻之意,犹如鸿毛落地,轻灵悦耳,又似垂柳遇风,温柔动人,仿佛这一声,让人的这骨骼都是要化了一般,沉沦于无尽了温柔之中。

    光是这声音,就是让人浮想联翩,喜不自胜!

    这到底是谁?

    难道这老贼还是在金屋藏娇?

    陈均有些狐疑的诽谤道。

    (求收藏,求推荐!)、++本站打造免费无错误无广告小说app上线啦!已经有300万的道友选择了本站app,各种网友经典书单推荐!不用再担心书荒问题!关注微信公众号 xhsjyd (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小说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