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六十四章 风云国士
    只见从外面推门而来的是中车府令赵大人。

    “赵高,拟诏!”

    原来他叫做赵高。

    秦王令下,这中车府令赵高走到了秦王书桌之前,摊开一张皮卷,并且是准备好了笔墨,只等着秦王发话。

    秦王此时发诏书,这肯定是与自己有关系,经过了这么多事情,陈均的态度渐渐发生了转变,此时,对秦王的诏书居然有了些许的期待之意。

    机遇这东西,说来也是奇怪。陈均原先随招贤令而来,当时可谓是意气风发,心怀猛虎之志,可是现实却往往不尽如人意。一到西秦,竟是因为一场论战将自己卷入到了咸阳的是是非非当中,更是平白无故就得罪了西秦长公主,其后,又被长公主设计,贬为黑林沟里正。

    一夕之间,一个御史台廷尉,竟是成了西秦最西边、弹丸之地的里正,在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仅仅是一天,又是全部失去,这种变化,常人难以接受。好就好在当时的陈均想法比较单一,认为不管身在何处,只有是真才实学,就不怕被埋没。可是一连串的事情又告诉陈均,有些事情是自己想的过于简单,所以,很多事情,一直以来,没了头绪。

    没想到这一次,一个意外又是让自己牵扯到一宗可以说是震动朝堂的大事当中,所有的东西感觉都是被预先设计好了一般,一环接一环,环环相扣,一步一步接汹涌而来。逼得自己竟是毫无办法,甚至于连自己的母亲也是保护不了,虽母亲说暂无危险,但是也非常令人担忧。

    之前对于陈均来说,有了地位仅仅是可以帮助自己更好的发挥才华。可是现在却发生了变化,陈均需要这些又是多了一个原因,保护自己的母亲。尤其是父亲的死因,对陈均来说更是刻骨铭心,就是这些变故,渐渐让陈均的所追求的东西发生了变化,动摇。或许这天下就从来没有一个是属于英雄的时代,有的只是枭雄。因为只有枭雄,甚至于大奸之人才能活的更久,更好。

    陈剑生平生仗剑卫道,豪气万丈,修为更是惊天动魄,仅仅只是比那圣人低了一筹,响当当的英雄一位,可现实却是败给了剑炉之主,对方hi没出手,陈剑生就已经输了。

    之前陈均一直认为父亲是被剑炉之主所算计,才会落的如此下场,可现在想来,却不是这样,父亲是死在了自己手中。是人就会有弱点,只要圣人不出,长生剑就无敌于天下,可陈剑生还是死了,这又有什么用呢。

    恍惚间,陈均的面上却是风云变幻,眼神更是光闪连连,一瞬间的功夫,竟是变得老成了许多,一种隐藏于一个人深处的一种变化,一种意识到了自己,或者是对某些事情的明悟。不,应该是顿悟,一种久经风雨之后,霎那间的懂得。

    秦王看了陈均一眼,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面上表情停顿一下。

    “陈均,法家大才,我秦栋梁,赐公羊国士之名,以士大夫礼之。”

    仅仅四句话,简洁,却是定了一件大事。

    秦王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下。

    陈均的心更是被提了起来。

    “就这些了。”

    最后四个字,好像是给赵高说的。

    听到公羊国士四字,陈均不由得暗自欣喜起来。

    说起这公羊国士不管是在西秦、还是整个战国必定是家喻户晓,那就是辅佐秦穆公称霸春秋,现在秦国疆域的奠基者之一,公羊国士百里奚。百里奚此人,原是虞国重臣,富有盛名,后因晋国灭掉虞国。被晋国充作媵人,后又逃回到楚国牧牛。

    秦穆公听闻百里奚之才,后派人以五张黑公羊皮将百里奚换回,官拜为上大夫,故世人称之为“公羊大夫”。其后秦人为纪念其功绩,便将授予贤才者公羊国士的名分。当今西秦,能有此名分者,可以说的上是九牛一毛,而且各个都闻名诸国,所以说陈均这才会暗自欣喜起来。

    可这秦王顿了一下,竟是没了下文。

    如此看来,自己此刻有的只是名分,却没有实权。不知道秦王这是何意?既然是要用自己,居然不给自己实权,反而是给了自己如此名满天下的称号,而且这公羊国士的称号,自己更是受之有愧,此举,又是何意?

    秦王此人做事,自己完全就是猜不透。

    一入王宫,陈均是疑云重重!

    三日后。

    秦王此令一出,整个秦国是轰动一时。

    这要是往常,左庶长赢熋一定会以秦王尚未亲政为由,将此驳回。可这次,竟然是破天荒的没有出声。这赢熋身为王族左庶长,掌管西秦王族之事,又有摄政大权,再加上秦王又未亲政,所以这秦王出的诏令就一定要过赢熋这一关。这秦王拟定诏书之后,直接让赵高拿去,想必之前就已经是笃定了的吧。

    顿时是议论纷纷,众说风云。

    陈均此人,在朝堂之上是名不见经传,无非也就是雄辩之名而已。就算是有才,可这如何一下子就被秦王赐予公羊国士,那可是个士大夫一样的礼遇,不仅可以随意进出王宫,面见秦王。要知道这公羊国士都是世代在西秦的为官者,其才更是华万中无一。而这陈均完全可以用一步登天来形容,许多人总觉得有些猫腻吧。

    上午,咸阳城。

    可能是因为天气冷清清的,又或者是因为这天色过早的缘故,百家争鸣馆面前的道路上显得有些冷清,就算是过路的人,也是都是形色匆忙,热闹不起来。

    此时,正是一个尴尬的时间点。朝臣们早就进这咸阳王宫去了,早出忙碌的人已经是忙碌开了,至于这坊市,也不在这个区域,所以这路上显得有些冷清。

    可是一到这百家争鸣馆门口,却是听的里面是已是人声鼎沸,喝彩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甚至还夹杂着一些唏嘘的声音,只听得隐约好像有一人大声在说着什么。因为这是冬日的缘故,这百家争鸣馆是关着门的,要想进去,得推开才行。

    推门进去,一股暖气扑来,看来里面是放了不少的火盆子,温暖如春,再加上受到里面众人的感染,一下子就将寒冷抛之脑后了。

    只见堂中正对着大门的,那个端坐老者,还是那个老者,只不过膝盖上面多了一样东西,一台圣皇伏羲琴。

    仓仓!

    一整激烈的琴音而过。

    音色宏亮,如钟声激荡,号角长鸣,令人震耳发聩。

    “嬴政二年,宋国士子汤里败于楚国士子蓝田。”

    咦!是蓝田。

    说起这蓝田,也算的是陈均的一个熟人。

    这老者一声而过,居然是让堂中的热烈戛然而止,胜负见晓,顷刻间,安静了许多,只剩下士子们小声议论的声音,没有了高呼。只等得哪位士子,再出场掀起一轮新的论战。

    “各位仁兄,不知道这陈均之名可是有听说过?”

    也不知道是谁提起,顿时众人各抒己见,又是突然热闹起来。

    “诸位仁兄,且听在下一言。”

    蓝田刚刚胜了这论战,此刻是风头正盛,说话也是颇有了一些威信,在喊了两遍之后,渐渐安静了一下,所有人都是好奇的看着蓝田。

    “要是说起这公羊国士陈均,在下有一言。实不相瞒,在下与那陈均还是有些交情的。这陈均乃越国士子,刚入咸阳,就来到这百家争鸣馆,一战胜了那韩国名士安信,更是又神言名将李牧兵道,可谓是经天纬地之才,一战扬名!”

    “好!”

    蓝田话落,下面传来一阵喝彩声音。

    执笔安天下,扬名万户侯,多少文士的梦想。

    “就算此人有才,但德不够?”

    只见以为中年文士缓缓而道。场中突然是安静了下来,这几天对于陈均质疑的声音是一浪高过一浪,只有是这个话题,总能引起众人的注意。

    “哦!依先生之见如何?”

    蓝田又问道。

    此时两人的对话也是引起了三楼一人的注意,此刻衣着华丽、却又不失礼数,举手投足间更是尽显贵族风范,一壶酒,独消愁,这竟然就是姬葵。

    “有三,其一,陈均白身,黔首一个,此为祖德不足;其二,黑林沟里正,并无大功,此为功勋不足,其三,年纪尚轻,呵呵。”

    中年文士露出一丝冷笑,看了众人一眼,又是说了起来。

    “这又能厉害到哪去,此为厚德不足,如此三不足,说明此人徒有虚名吧。”

    这人说的是有理有据,铿锵有力。

    一时之间蓝田急的是脸色大红,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愣在了原地。

    突然间,这馆内爆发出了一阵声音,众人哗然。

    “呵呵,汝只观其表,不知其里也!”

    忽然,又是一个声音传来,打断了众人的争议。这声音听起来完全不像此间士子一般彬彬有礼,而是话语直指人心,非常霸道!

    顿时,如此傲慢,与蓝田争论的那中年文士大怒,但听着声音传自于楼上,又不好发作,只得压着怒火道:“不知道是哪位名流,何不下来见见!”

    上面并未答话,只听得“咚咚咚”一阵踩着木头台阶的声音。

    一转眼,一人从楼上到了大堂当中。

    姬葵!

    众人皆是大惊,在这百家争鸣馆呆久了,这姬葵的大名谁人不知。这人本就是学富五车,名士之流,再加上又是帝王贵胄,更显尊崇。

    “陈均者,仅以治国之道而言,吾不如也!”

    声落。

    姬葵推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