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六十三章 国殇
    此时就连姬葵也是沉浸在一片思索当中。

    陈均对着秦王恭敬的看了一眼,又接着说了起来。

    “孔圣有云,苛政猛于虎也,我王可曾听过?”

    “难道这苛政就是这下等之国吗?”

    这句话,秦王定是听过,难不成这句话在这里还会有别的意思不成,此刻,秦王一脸疑虑道。

    “我王圣明,这民心所向者,念之所及者,必是德也,如君王重德,则国大器重,反之则轻,国失威严,则丧失民心,致使国将不国,甚者君王轻于民也。而使人服者,无外乎两般境地,一者,德服,二者威服!”

    说到此处,陈均稍稍的停顿了一下,看向了秦王和姬葵两人。

    “哦,这之间是有什么区别吗?”

    姬葵赶忙插话问道,陈均这番言论,竟是影响了两人,就好像此刻已经是没有了之前的君臣三人,有的只是在研习治国之道的士子而已,就连秦王也是如此。

    “其一,德服者,使人由内而出,心之所向,志之所存,敬仰由衷,舍生取义,不问生死,自愿而发,为此德也。其二,威服者,由外及内,强加于此,面和心不合,身行而心有怨,强加之上,犹如苛政一般,当面顺之,背后逆之。长此以往,定是民心所失,君王无威,渐渐国器趋轻,民意下降,到时法制不行,国,将之不存也!”

    陈均此话说的是掷地有声,好似钢珠,重重的砸在地上,尤其是最后几个字,更是直接印刻在了姬葵的心间。

    瞬间,陈均说完,场中一脸寂静。

    秦王和姬葵都是细细思索起来,越是细想,越是觉得各种道理,真是细思极恐!

    啪啪啪!

    突然间,秦王兴起之下,鼓起掌来。

    “如此大才,不远原地到我秦国,我秦甚幸!”

    和秦王的反映完全相反,姬葵听了此话,却是沉默不语,眉头紧锁,也不知道这思绪是飘向了何方。

    陈均心细,看的对方竟然是握紧了拳头,手中隐约可以看到细密的汗珠,这面上居然也是出现痛苦之色,看这姬葵之前的举止,颇具名士风范,又是出出身不凡,见识定是不浅,怎么有如此表情,难道会因为论战输给自己就是这般模样!

    秦王用眼见瞥了一下姬葵,面上露出一丝隐含着的愉悦神情,又是正了正色,干咳了一下,大声说了起来。

    “哈哈,两位所言,各有千秋,年少英姿,栋梁之材。只是这此时已非彼时,不管姬葵也好,还是陈均也罢,这话语都是没错,无非就是局势发生了变化。”

    陈均心下明白秦王的意思,也是在安慰这姬葵不要过于忧思。

    听的秦王此话,姬葵知道自己刚才是有些失态,理了一下衣冠。

    “秦王美意,姬葵心知,可是这局势却是何意?就姬葵之前所说之事情,秦王是如何考虑?”

    之前所说之事,看着模样这姬葵莫非是有求于秦王?虽说这秦王有着重贤的美名,可从刚才的表现来看,秦王对姬葵如此客气,这里面莫非还有别的因由不成。

    秦王面上有些难色,只得转头看向陈均,陈均有些明白对方意思,便又是接着说了起来。

    “姬兄,这天下的事情,莫在于变化之道也。昔日文皇于商决裂,举起反抗帝辛大旗,牧野一战定天下,今孝公任用商子变法,一夕间,我秦国力扶摇直上,才有了这般基业,为何,应势而变也,时也命也!或许这旧去存新也是这天地之道吧,姬葵兄还是莫要劳神深思!”

    陈均话毕,这姬葵却是犹如没听到一般,面无表情的站着,看到其脸颊轻轻颤动起来,竟是要紧牙关,好像是在拼命的的压抑什么,不让他爆发出来一般。陈均越发的奇怪,朝着秦王看去,只见秦王并未说话,只是这面上却是一副了然之色。

    终于。

    “姬葵谢过秦王厚爱,这输就是输了,也没什么好争辩的,或许这天下已经大变,我大周却还是沉浸在洛阳那千年大梦当中吧!”

    姬葵低首朝着秦王道。

    过了一会。

    “再续大周,南柯一梦!呜呼哀贼!苍天已死!高岸为谷!哈哈。”

    国之殇咦!

    言至于此,一个堂堂大男人竟然是潸然泪下,自古道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可对方竟是如此激动,陈均有些

    “陈兄之语,犹如醍醐灌顶,令我茅塞顿开,今日听闻此话,实在是三生有幸尔!秦国要都是如此俊才,何愁栋梁。昔舜帝一言,尔族必将大出于天下!今日一看,当初这话,只怕是快要应验了吧!”

    姬葵此时是悲痛过度,但是举手之间,渐渐的恢复了那种贵族风范。

    陈均看的秦王听到舜帝一言时,面上出现了一丝向往之意。

    大出天下,这舜帝之言,犹如一个部族神话一样,在嬴氏部族口口相传,一直传到了今天。嬴氏部族先祖大费与禹帝共同治水有功,受到了舜帝的嘉奖,并且赐予舜帝皂游,代表着这位远古圣帝对于嬴氏部族最隆重的奖励,更是一种荣誉,一种刻画在秦人骨子里面的荣誉。

    尤其是舜帝那句“大出天下”,千百年来一直在秦人口中薪火相传,永不熄灭!这句话在秦人心中犹如一个神圣的誓言一般,希望终究一天,能够实现。

    “多谢秦王召见,姬葵不胜荣幸,时至今日,姬葵才是明白,之前都是有些痴人说梦罢了,这大周却是亡了!天命不可违啊”

    过了片刻,姬葵说道。虽说这面上十分悲痛,但还是露出了一丝明悟之色,就好像连续大雨过后,乌云后面的那一丝光芒。

    “姬兄风度,有目共睹,或许生于数百年前,还有力挽狂澜之力,此刻,只怕是不行了!”

    秦王在说这话的时候,竟然有种可惜的感觉。

    “秦王,事即如此,姬葵多待无益,此刻告退,想早日还去洛阳,还望秦王不要怪罪!”

    姬葵有些心灰意冷,而秦王并未说话,只是点点头。

    之前的时候,这姬葵对于秦王如同兄弟一般,而现在,想明白之后才发现,自己这大周贵族在大秦君王面前实在是过于寒颤,大周不在,人皇之孙又有何用,或许这天地间根本就没有人皇了吧。不知不觉之下,一个“秦王”竟是尊敬了许多,也是疏远了许多。

    秦王明显也是有了感觉。

    姬葵又是深深的看了陈均一眼,转身推门离去了。

    秦王转头看向陈均,深邃的眼神,透露出的东西,让人迷茫,陈均自从进到这王宫当中,就一直是昏昏沉沉的,此时更是理还乱!

    “此人来我秦,是想我秦尊周为主,回归人皇盛世,妄图活到王道之士,而我秦是他最后来到的地方,可是他却不知,人皇已死,这世道已经是变了,再也没有人皇了!没有诸侯了!”

    啊!

    陈均非常惊讶,这世间怎么会有如此执拗之人,这大周灭亡已经是注定之事了,可是这人居然是妄图说服各诸侯国,以图各诸侯能够共尊洛阳人皇为主,回到当年那个盛世!

    这怎么可能!

    ……

    咦!

    可是这细想之下,对方虽然做的事情,完全可以用匪夷所思来形容,甚至让人感觉有些疯子行径,但对方却有着这样的意志,妄图孤身,逆天改命,再续大周,就凭这股冲劲,这腔锐气,世间罕有也!

    只是这人来是让秦王成为大周的诸侯国,可是这秦王竟然是没有丝毫的怒色,反而是极力说服此人,倒让陈均有些疑惑。

    “大周终究是衰弱了,这周秦有同源一说,这大周起源于西岐,后我嬴氏部族秦襄公协助平皇东迁有功,竟将这陇上、关内等大片地域封给我嬴氏部族,这才有了我秦。唉,后这大周又是屡次相助我秦,如同雪中送炭一般。我秦人最是血性,也最懂得知恩,所以不得已才将你招来,接你口才一用!”

    秦王好像早就知道陈均又和疑虑一般,喃喃说道。

    这就是秦人吗?

    原来秦王召见自己来,竟是因为自己嘴巴厉害,可唯一让陈均想不通的是这秦王为何要告诉自己有想杀左庶长之意。虽说陈均于秦王见面不过半个时辰,但陈均对于对方也是有了些许了解。

    谨慎!城府!

    这不可能是失言吧,应该是有意想告诉自己吧!

    “陈均,以你的才华不应是里正。”

    秦王将话说道这里并不说了,而是看向了陈均。

    “陛下是何意?”

    “陈均,你想不想救母亲?”

    陈均大惊失色,这等事情又是怎么会被秦王得知。

    这之前坊间就早有传闻,秦王并未亲政,这朝堂是由左庶长统摄。但今日看来,此言有假,最起码这秦王并非完全没有权利,这朝中肯定是由别的势力,暗中受秦王统辖,不然这秦王又是如何得知此事。

    陈均重重的点点头。

    “好,来人!”

    秦王大喝一声,好像是对着外面喊道。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