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六十一章 秦王政
    这人背着光朝着陈均走了过来,虽说看不清具体的面容,但这身形陈均竟然是感觉到了一丝熟悉!

    等到过来一看。

    居然是自称为赵某人的那儒生!

    此时,对方带着一顶黑色高冠,手中拿着一个拂尘,身着灰白吏服,脚下踩着一双绣有祥云金丝的长靴,这祥云在鞋上,玄鸟在身上,意味着玄鸟翱翔于九天之际,看此时这儒生全然一副王宫内侍的打扮,此人竟是宦官。

    之前是一副儒生的打扮,却是于之前相差太多。

    这儒生……不,应该是赵大人,这赵大人手执秦王金箭,挺胸抬头,移步而来,顿时威震全场。不管是赢熋、还是嬴敖,尉缭还是涂尉,都是低眉顺眼,拱手低头,这便是当今西秦最为尊贵的存在,秦王政的威势!

    这赵大人仿佛是一副没有看到其他人的模样,径直走向了陈均。

    “雄辩之士陈均,我王听此先生大才,虽未见面,却是与先生神交已久,今望先生能够移步王宫一叙。”

    这居然是来找自己的,而且是秦王召见!

    “陈均接箭!”

    赵大人朗声道。

    陈均双手伸过去,将这金箭捧这手心当中,只觉得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传来,这金箭是由纯金所打造,拿在手中自然是厚重了一些,王者,执重器尔!

    陈均本想张口说话,可对方却是示意陈均先不要出声。

    “我秦虽以国事为重,可是我王有令,这陈先生乃王钦点贵客,此刻叨扰了几位大人,还请恕罪!”

    赵大人这才向着堂中间坐的人说道。

    “我等都是为我王效力,何分彼此,更何况此间事已了,赵大人随意!”

    也不知道嬴敖本来就是如此,还是别的原因,竟是对赵大人这种行径没有丝毫的不满,而是客气的回话道。

    “多谢宗令大人,左庶长,我王让我带句话给您!”

    赵大人又是朝着赢熋说道。

    “喔!不知何事?”

    赢熋有些诧异。

    “得罪了,左庶长。”

    只见这赵大人又是走到了左庶长面前,在左庶长旁边说了一句话。

    陈均听不大清楚,在场的众人也都是有些疑虑。陈均见得,赢熋的面目却是发生了一个巨大的变化,竟然是出现了一些的慌张!又是朝着自己看了一眼,轻微的点点头!

    难道是于自己有关系!

    赢熋身为王族左庶长,又是摄政大臣,在这西秦朝堂之上更是声名显赫,可此刻竟然会露出这样的神情,难道是在忌惮当今年幼的秦王吗?

    想到此处,陈均不由得想到这西域一事发生的源头,天机弩。

    左庶长赢熋想造出天机弩这等神器,圣人有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赢熋是要“善”何等的事情,竟然要非得冒着风险去打造这样的神器,这必然是赢熋感觉到了一定的危机,这危机不得不让赢熋这样去做。在这西秦当中,有着调动力的,也就只有秦王。

    这秦王虽未亲政,可却是实打实名正言顺的西秦掌管着,收到各方拥戴。虽说因年少继位,被赢熋钻了空子,执掌朝中大权。可是近些年,秦王亲政的呼声越来越高,所以让赢熋有了些许忌惮。

    此刻,陈均感觉到的赢熋是一座大山的话,可是年少的秦王却是大海,看不见深浅!

    等赵大人处理完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才是到了陈均面前。

    “陈先生,请移步!”

    陈均朝着对方一拱手。

    “有劳了,赵大人。”

    “好说,好说!”

    两人出了黑冰台,见外面早就停着一架马车,不愧是秦王召见,这马车也是气派不少。只见这车架由四匹骏马拉动,这骏马是通身呈黑色,难以看到一丝杂毛,端的是神采俊逸,千里良驹。再看这车架,一丈有余,上圆而下方,好似天圆地方,中间四面黑色木板,上刻暗红色玄鸟、青禾,千姿百态,栩栩如生。左右各有一窗,雕梁画栋,大气非凡!

    “陈先生,请上车!”

    陈均走道跟前,早有人放下一个矮小板凳,陈均踩着凳子上去,掀开门帘,进的车中,发现这里面也是非常宽阔,就算是做得两三人也不会觉得有丝毫拥挤之处。紧接着,这赵大人也是进来车上,座于陈均对面

    “赵大人,我王为何单独召见我?”

    此时,陈均还是心神未定。

    “陈均,王的心意,岂是你我能够揣测的!”

    看对方的神情,显然是知道原因的,只是不告诉自己而已。

    陈均也是漠然不语,不再问话。

    一会儿的功夫,马车便已经是驶进了王宫,这对于陈均来说已经是第二次来了。

    陈均隔着窗外看去,这王宫的建筑,并无什么特色,也无突出的地方,反而是和整个咸阳城融为一体,灰蒙蒙一片,建筑端庄,简洁大气。

    忽然,马车停了下来,赵大人先行下去,陈均也是紧跟着下来。

    环望四周,发现这里别有一番景致,前面有一间小小的屋子,看起来不应该出现在这王宫当中,屋子的前面是一片空地,空地上面竟然是一片田地,此时上面正盖着一层大雪,没有被打扫过。此地清幽寂静,没想到这里王宫当中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我王还是公子时,就居住于此。”

    赵大人解释道,陈均朝着对方点点头。

    “请!”

    陈均应声走了过去,发现这赵大人竟是立于原地并没有跟上来。

    这小屋门前放一个大鼎,闻起来散发出一种馨香,淡淡的,却是沁人心脾,这应该是放着熏香之类的。

    陈均绕过这香炉,走到了门前,将手放在了门框上面,长长吸了一口气。这突然一下子要面见西秦最大权势者,而且看这架势是单独会面,陈均不由得紧张万分。

    轻轻一按,这门顺势而开!

    忽然间,一种温暖的气息迎面而来,在人脸上,暖烘烘的,如沐春风一般。原来这房子正中间放着一个火盆,里面正燃烧通红的炭火,让整个房间里面都是温暖的。或许是这火盆里面加了一些香料什么得,掩盖住了一些气息,丝毫闻不到烟火的气息。

    这房间里面设施都是极其简约,但是里面书桌、茶几、床榻各种东西都是一应俱全,好似经常有人居住一样。

    谁能想到,堂堂的西秦大王,平日里就居住在这等地方!

    啊!

    这是……

    陈均被眼前出现的一副图画所吸引起来。

    只见这图画是用特殊的颜料刻画在一张皮子上面,上面也尽是些弯弯曲曲的线条,并无什么出彩的地方。可是奇就奇在陈均自左向右看去,上面都是些地名,并且依次排列着。秦国、韩国、魏国、洛阳、赵国、楚国、齐国、燕国,其间还有大大小小十几个这样的诸侯国名称。

    这上面画的竟然是大周全境!

    好多年了!

    陈均一下子想到了很久之前的事情。

    自从大周平皇东迁之后,世间便再无大周,有的只是齐楚燕韩赵魏秦,世间也没了周人,只有秦人、魏人、赵人、齐人……天下四分五裂,纷纷扰扰,再也没有统一的局面,这世间已经是许久都没出现过人皇了。

    这秦王在自己的书房挂了一样这幅画,无疑就是想问鼎天下!

    好一个气吞山河的霸气!

    陈均隐隐约约倒是多了几分期待!

    “陈均!”

    一道温和的声音传来,里面有着特殊的磁力,让人觉得舒服!

    “黑林沟里正陈均见过我王!”

    陈均还未转身过去,直接行礼道。陈均生为黑林沟里正,虽说官小,但也得称呼为我王。

    “哈哈,免礼!”

    礼贤下士,没有丝毫的架子,竟让陈均有些恍惚,自己见得这是一国之君吗?

    陈均这才抬头看去,只见这秦王生的并无任何异相,微黑,圆脸,大眼,浓眉,鼻梁挺直。可再细看之下,隐约有了些龙行虎步之姿,气吞万里豪气。圆脸,天之相也,大气磅礴;大眼,无垠星空,一望无边;浓眉,势若水火,状若飞龙;鼻梁高挺,大山之脊,盘古之躯,只身顶天!

    一袭王袍加身,少年英姿,却是胸藏万机。此时闲庭信步而来,却是龙吟虎啸,步步生辉,好似一尊神子下凡到凡尘一般,所到之处,光芒四射!

    这便是当今秦王吗?

    陈均自从出了越国,这大人物也是见了不少,就连那圣人风姿也是领教过一般,可是没有一个人,能够如此的光芒四射,所到之处,必是视线聚集之处,怪不得那日赵大人一说起秦王二字,便是满面尊崇之色!

    “陈均,年纪轻轻却已是雄辩之士,确实不凡!”

    秦王尊口轻启,出声低吟,沉沉重重,如重器屹立,不怒自威。

    “我王过奖,下官全凭侥幸尔!”

    见得秦王英姿,陈均此时也是挺胸抬头,面色坦然,卓尔不群,犹如出尘之人,与年轻的秦王的尊贵,灿烂相互对应!

    秦王见得陈均,一表人才,有些欣喜,微微一点头。

    “先生之才,乃我秦荣幸尔!昔日商子入秦,一袭白衣,偏偏士子,倒是与你一般很像!可惜啊……”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