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五十八章 三司会审
    入夜,咸阳驿馆当中。

    陈均****着上身,盘腿坐在床上,整个心神沉浸在上善若水决当中。

    冬日里的的咸阳,气候格外的干燥,可此时却在接近陈均三丈的范围之内,有一种湿润、温热的气息袭来。陈均的身上散发出肉眼可见、淡蓝色的光芒,整个人犹如一个漩涡一样,周边的气息都是蜂涌到他的身体里面,再流经全身奇经八脉,提炼出一股股的微弱的玄奇,最后又回到了那丹田的剑元之中。

    周而复始,这气息每运转一圈,陈均丹田处那有些黯然的剑元就会增亮一分,转眼间几个时辰都已过去了,陈均的面色开始有了一丝血色,看起比刚才是好了不少,感觉到就连这体力也是充盈了不少!

    “呃!”

    忽然间,陈均嘴角溢出一缕鲜血来,看起来颜色有点发黑,只有体内存在淤血才会是这样的颜色,看来今天赢熋那一脚,让陈均受伤不轻!

    陈均苍白的脸上满是杀气,竟与这秀美的脸庞有些不符,有些扭曲!不知不觉当中,陈均给人的感觉已经是发生了变化。以前的陈均犹如一块上好的美玉一般,温文而润,置于阳光之下,却又是光彩照人。

    可如今,玉已不再是玉,不再通透,仅仅只是一颗冰凉的石头。

    过去的,随他而去。

    脑海中那张绝美的脸渐渐淡了起来,最后只留了赢熋那奸诈的神情。

    “赢熋老狗,纵是海枯石烂,天涯海角,终有一日,我必定杀你!”

    陈均看着手中一个玉盒,轻轻打开,里面竟然是放着一粒丹药,看起来晶莹剔透,细细看去,上面刻画着一座奇异的仙山,蓬莱。

    这竟然是破基丹!

    这丹药左庶长赢熋给陈均的,这老贼可不是为了帮陈均提升修为,而是为了帮助陈均疗伤的,明日就是三司会审的时候,他可不希望因为陈均的伤势,在这事情上出什么岔子。

    陈均看着这丹药凝视良久,面无表情。

    “唉!”

    狠狠地看了半天,长叹一口气,又是收了起来。

    睡觉!

    ……

    清晨。

    日头还未升起,这咸阳大街上面已经是熙熙攘攘。在冬天,这早晨的天气是最冷不过了,路上的行人口鼻里都是吐着白气,和清晨远处的雾气融合在一起,竟然是分不清彼此。也是,这人本就是这世间的一部分。

    陈均看着远处一座突出来的建筑走了过去,初雪就在旁边。陈均和初雪穿过的这地方是咸阳出了名的坊市,这一大清早就已是热闹非凡,吆喝声不断了。可是陈均此刻心情却是非常的沉重,就好像远处的咸阳王宫一样,黑压压一片,让人有些透不过气来。

    世人都知道秦人耿直,喜欢直来直去,可他们并不知道,秦人更是血性,甚至于残酷。sd各**队,又有哪一支能够提着敌人的头颅去领赏的,能够真正不惧生死一往无前的?秦人却是如此,更甚者手中提不下头颅,就挂在腰间,敌人见之,无不胆寒!

    当今天下,或许能够与秦人一较高低的就只有赵人了吧,这齐国技击之士只怕是不行了,魏武卒也老了!

    此时的陈均却是更像一个秦人,血性,或许是冷血才才贴切吧,陈均的心慢慢的凉了下来。

    前日,破庙中那儒生的话、赢熋的话皆是历历在目,这事情到长公主探亲就为止。眼下,这就要开始了!

    走了许久。

    陈均和初雪一路步行而来,渐渐的离这王宫越来越近,人也越来越少了一些。自黑冰台诏令一路行来,这各路人马是纷纷上场,甚至于自己险些丢了性命,尤其是昨日的变故,更是让陈均感到撕心裂肺。

    可现在,感觉这咸阳却是变得平静起来,陈均的身边除了初雪之外就没了别人,好似两个闲人一般,慢悠悠的朝着黑冰台府走去,不慌不忙地,这初雪也没催促。

    此刻,这黑冰台府门前已经重兵把守,一群黑压压的士兵分站两旁,犹如一座座铁甲黑塔而立,让人望而生畏。路上偶尔有路过的行人,纷纷感觉到了此间气氛的诡异,都是远远的躲开。

    初雪亮了一下令牌,两人便直接进的里边。

    “陈均,你我就在后堂候着,等到前面宣的时候再过去。”

    陈均并未说话,只是点点头。

    说是后堂,实则如狱牢一般,是个没有窗户的小屋子,里面只有一盏昏暗的灯火。陈均站在这里,只等得前堂宣召。

    “陈均,你只有将你所见的说出来即可,其他的会由大人们去操心!”

    初雪提醒道。

    “谢谢!”

    忽然间。

    咚咚咚!

    一阵捶鼓的声音传来,犹如雷点一般,整个这屋子都是沉闷的回响,顷刻间这鼓声越来越急,听的陈均心中有些烦躁。

    又是,此刻,戛然而止,好不突兀。

    隐隐约约有人声传来,听不大清楚,时而高,时而低,好像是几个人在争论着什么。

    一会儿之后,又听得一声惊堂木的声音。

    清亮!

    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传来,带着盔甲抖动的声响,非常的急,而且声音越来越大,来人也是越来越近。

    “黑林沟里正,陈均,堂前听令!”

    只见来人全副盔甲,脚下踩着一双长靴,后背一把长剑,胸口处的一只雄鹰展翅翱翔,铁鹰剑士。

    陈均起身穿过一个长长的走廊,感觉到这里终年照射不到一缕阳光一般,一路都是明火火的灯盏。慢慢的这堂前的声音越来越大,走着前面突然传来了外界的光亮,陈均紧跟着这铁鹰剑士走上去,只感觉前面一下子豁然开朗。

    陈均定了一下心神,一看这大堂是极为广阔,此时的陈均正对着的是大堂的北方,只见北面有三批人呈品字形依次而做,此次是黑冰台主审,最中间的那应该是黑冰台宗令吧。

    陈均一出现在这大堂中,这大堂当中所有的人一瞬间都将视线停留在陈均身上,真是粉墨登场。

    “啪!”

    一声惊堂木的声音传来,反而是让陈均稳定了些心神。

    “堂下站着何人,报上名来。”

    陈均知道这叫做验明正身,主要是以防顶替,而此刻更是形式吧。

    “黑林沟里正陈均。”

    只见说话这人正是坐与中间位子,此人身着一袭朝服,上面镌秀着一只硕大的无腿玄鸟,只有王族衣服上才能有此神兽。头上黑发用一个铁簪子拢住,和西秦人大多数皮肤黝黑有些不通,肤色白净,面上三滤胡须,打理的根根柔顺,看起来像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倒不像是个为官者,更甚者,这样的秦人也是少见!

    “一月前,你可见过我秦长公主嬴莹?”

    发话之人就是黑冰台宗令赢敖。

    “见过。”

    赢熋朝着陈均看了一眼,有意的皱了一下眉头。前日,这会审如何说,赢熋都是对陈均有了交代,此刻就是在提醒陈均。

    “哦!即是如此,长公主可有对你言明是何事?”

    陈均看了一眼故意瞟了一眼赢熋。

    “这里面有个大阴谋,大人可要听吗?”

    此话一出,没有所想的热闹,而是突然之间冷清了下来,一种官吏都是面面相觑,只感觉有大事发生。

    场中气氛犹如凝固一般,所有人都有些压抑!反观陈均却是一脸的淡然,冷眼看着一众人。尤其是左庶长赢熋,看的陈均更是想笑。

    “竖子,休要信口开河。”

    终于,赢熋忍不住说道。赢熋此话一出,嬴敖眼神中闪过一丝精芒,面色少有的发生的变化。

    “下官还未说,左庶长从何而知信口开河?”

    “你……你巧舌如簧,问你有何用,来人将打带下去!”

    这赢熋还真是威风惯了,竟然这样说道。此刻在陈均的激怒之下,赢熋露出了一丝马脚,证明自己的心虚,这许多官吏都是看在眼中。

    “慢着!左庶长这话何意?”

    又听得右手边一人说道。

    陈均看去,原来此时说话的人居然是御史台右御史大人,涂尉。

    原来涂大人逃出来了!

    咦!

    涂大人身边的这是何人?

    陈均再看这人一脸严肃,不知道是经常眉宇紧蹙还是何故,在其眉心间形成一个川字,面上有些沟壑纵横,犹如斧凿刀砍一般,看起来是满面肃穆,刚正不阿。尤其是一双眼睛非常明亮,更是洞察秋毫,明辨是非!

    那涂大人旁边这人应该就是左御史尉缭,世人尊称其尉缭子的法家巨子。

    “哼,能有何意,怕竖子无知,胡言乱语尔!”

    只听得左庶长看着陈均冷哼一声,随意说道。

    “呵呵,说笑了,左庶长贵为我秦摄政大臣,还提防一小子尔?”

    涂大人还是以往的性烈如火,话里行间有些讥讽的味道。

    “正是因为竖子无知,我才需提防有奸人会从中作梗。”

    赢熋的声音听起来浑厚无比,在这整个大堂里面嗡嗡作响。

    “奸人,就算是有还能影响到左庶长吗?我听说左庶长的刀可不慢啊!”

    此时涂尉暗指夜泊刺杀陈均的事情。

    “老夫专杀不义之人,至于这奸人一问便知,陈均竖子,快将你的见闻道来,如有胡言乱语,待查明后,重罪处罚。”

    被涂尉这么一阻拦,又是将刚才的话收了回来,话语当中能够尽是威胁的意思。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