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五十六章 秦王的信
    此刻,终于是逃过一劫!

    陈均绷紧的神经是瞬间舒展了下来,身体也一下子放松起来。忽然一阵剧痛从身体内部袭来,陈均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脏腑都像是要移位一样,原来陈均刚才在战斗中竟是没有顾上自己的伤势,此刻心神沉定下来,疼痛也是随之而来!

    陈均感觉到自己有一种强烈的呕吐**,想吐又是吐不出来,说不出的难受!浑身竟然是提不起一丝力气,此刻,唯一能够动弹的就是大脑了,要不索性回想一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吧。

    赵某人!

    说起那神秘人,陈均脑海当中第一个浮现的居然是那儒生的面容,当日一见,对方就给自己留下了强大的感觉,是完全有能力将夜泊杀死的。

    适才正值自己力竭,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神秘高手突然出手,以一支短剑直插入夜泊后心,夜泊暴毙当场,而自己的性命却是保了下来。刚才自己施展出那最强的一招,擎天一剑,没想到竟是被对方轻而易举的破去,要不是夜泊突然中箭死去,只怕刚才躺在地上的会变成自己。

    那神秘人能把握住这紧要时刻,悍然出手,看这情势,不像是情急之下的反应,反倒像是有备而来,甚至于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对方视野当中。时至今日,在暗中关注自己,而且又是如此的厉害,陈均除了赵某人之外再也想不到别人了!

    咦!

    突然。

    陈均的面上出现了一丝惊疑之色,居然不惧这严寒,将自己左耳紧贴在了雪地上面。

    沙沙!

    原来是有一阵轻微的声音传来!

    看来对方修为非常之高,甚至比夜泊还要厉害不少,脚踩在这雪地上面竟然只是发出了如此轻微的声音,倒像是在这雪上一路飘来一样。要不是陈均躺在雪地当中,耳朵紧贴着雪地,再加上黑夜当中又比较安静,也难以发现对方的到来。

    一闪念的时间,陈均将惊惶收了起来,面上反而是出现了一丝淡定。

    在这个时间段赶来的,估计只能是那在驿站里的老婆婆了吧。

    忽然刮起了一阵微风,陈均感觉到自己不远处的地方出现了一个人,当下便从地上慢慢的爬了起来。定睛看去,好不诧异!因为站在自己面前的竟是一位美丽的女子,哪里还有什么丑陋老太婆子!

    只见这女子长的是浓眉大眼,颇有英气,一袭淡蓝色长袍紧贴于身上,头上一个发箍将头发高高挽成一个马尾,看起来精明干练,肩膀比起寻常女子略微宽些,稍有些壮硕,但好在身形高挑,所以也是体量苗条,窈窕女子一个。再看那手中明晃晃的兵刃,有些弯曲像是个月牙一般,这竟然是吴钩,还真是个巾帼不让须眉!

    这是……

    陈均有些迷糊,但顷刻间就变得恍然大悟。

    原来老婆婆就是这女子假扮的!

    陈均不由得哂然一笑。

    “怎么不扮老婆婆了?”

    没想到陈均第一句话说的竟是这个,那女子面容有些惊讶。

    “你是怎么看穿的?”

    “呵呵,这个简单,就是因为这雪地。”

    “雪地?”

    女子有些疑惑道。

    “我之前就见你踩在雪地上面会留下很深的印子,不像是一个老妪所留,原本是以为你修为高所致,没想到却是你身形原本就高大许多!”

    此时被陈均看穿,女子自觉也是好笑。

    “咯咯!也对,我还以为是我这易容术不到家呢,伪装出来的这老婆婆身形不像呢。”

    “那倒不是。”

    女子又是转头看了夜泊的尸体一眼,有些疑惑的看着陈均。

    “你杀的?”

    陈均摇摇头。

    看的陈均这幅模样,这女子突然警觉了看了一下四周,握着吴钩。

    “还有其他人吗?”

    陈均点点头。

    只见这女子双眼紧看着四周,半晌不说一句话,陈均知道他是用特殊的法门在寻找着那神秘人,自己也不好张口打扰,便强忍着周身的疼痛,硬撑着。

    一会儿之后。

    “唉!”

    这女子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要么是他走了,要么是他比我厉害。”

    “我想他……应该是走了吧。咳咳……!”

    陈均说着突然咳了一口血出来,面色变得苍白,双眼一发黑,竟然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你怎么都伤成了这幅模样!”

    那女子看着陈均这幅模样,浓眉紧紧皱在一起,神色有些焦急。急忙走道陈均身前,从怀中掏出一粒白色药丸,喂到了陈均嘴边。

    陈均也不含糊,张嘴将药吞下,感觉到了对方芊芊玉手的温度,有些粗糙,应该是常年使用吴钩所致。

    “运气修习一下。”

    看的陈均吞下之后,那女子又是转头走到了夜泊的尸体跟前。

    这药一吞下去,没过片刻,陈均只觉得体内暖哄哄的,非常舒服,好像是有一种气息在自己的体内帮助自己恢复,这还真是好东西!

    陈均立马屏气凝神,心神合一,运气于脉,打坐起来。不一会的功夫,那些不舒服的症状竟然是消失了,而且感觉到自己的气力也是恢复了不少。只是这次受伤过于严重,只怕是没有个把月的修养,难以康复吧。

    陈均站了起来,来到了那女子跟前。

    “杀他的人你看到没?”

    陈均摇摇头。

    “人都没看到,很可能对方早有预谋,那你有没有怀疑的对象!”

    那女子自言自语说了一句之后,又接着问道。

    “没有!”

    陈均此刻并不打算说出自己的猜想,毕竟此刻情况自己并不是了解。

    “哦!”

    这女子一直盯着陈均的面容,想从上面看出什么破绽。无果之后伸手到夜泊尸体的后心,居然丝毫不顾上面的血迹,将那根短箭生生的给拔了出来,并且是那放在嘴边闻了一下,之后又是细细的看了起来。

    ……

    “没毒!”

    这女子又是掏出一方白布,很小心的将这短箭擦拭干净,放在眼前细细的看了起来。

    “这短箭表面非常光滑,是新的,而且没有从弓弩里面射出的痕迹,应该是人力,看来是个高手,还有这短箭并无特殊之处,看来不好查啊!”

    陈均没想到对方能从这上面看出这么多来,这黑冰台果然不愧是专门培养斥候的地方。

    最后这女子又是将那短箭小心包好,收了起来,等做完这一切之后才是转头看向陈均。

    “陈均,我是初雪,来自黑冰台。”

    对于对方的话陈均并不意外。

    “接下来是不是你我一起去咸阳!”

    “不错,从一开始你的行踪就在我黑冰台掌握之中,我的职责就是暗中护送你。”

    果然,正如陈均之前猜测的一样,陈均作为重要的人证,黑冰台事先得知左庶长一脉有人要刺杀陈均,便派来暗中保护陈均,而这初雪就是被黑冰台派来暗中保护陈均的人,此时为了救陈均身份暴露,便索性一路护送着陈均去咸阳,省的在陈均这幅重伤未愈的情况下,路途当中又出了什么变故。

    “那就有劳初雪姑娘了!”

    陈均和初雪一路朝着咸阳行去,一路上有高手护送,陈均便是放下心来,此刻已经过了二十几日,身上的伤竟也是慢慢好了起来。这咸阳城也是越来越进近了,这再过不了多久,就应该能入城了吧。

    大雪弥漫,银装素裹,天地茫茫!

    不知为何,今年的雪下的特别多,这断断续续间已经是有一个月了。整个空旷的山谷当中,有两个黑点,看起来正在缓慢的移动。

    “初雪姑娘,还有几日能到咸阳?”

    走在陈均前面的初雪回过头来。

    “按照我们的速度也就是三日了吧!”

    “咦!看那前面有一小庙,要不我们歇息一下吧?”

    此刻陈均的伤还未痊愈,连日走了这么多的路,有赶上这风雪,不免有些疲惫。

    “也好,这快到咸阳了,就躲一躲风雪吧。”

    在这山野当中,路途又累,能够有这样一个小庙挡挡风雪,休息一下,却也是不错!

    很快,小庙当中燃起了熊熊的烈焰,不一会儿的功夫,小庙中充满了温暖的气息,陈均和初雪身上的寒气也是去了不少。这初雪和陈均都是修炼者,虽说可以做到寒暑不侵,可这生为人的本能感觉却是难以改变。

    温暖,任谁都是需要的!

    “什么人?”

    初雪突然一声大喝。

    陈均听的心神一颤,抬头往外一看,不知什么时候,外面已是站着一位男子,看着身形有些熟悉。

    “陈均,赵某人借你的火暖暖手可否?”

    见到此人,陈均一点也不惊讶,甚至于心里想着这人还是会再出现一次的。

    “初雪,熟人。”

    初雪听的话收起了手中的吴钩,到了一边去了。

    那儒生走了过来,面带笑意,看着陈均。

    陈均看的对方身上竟然是没有落下丝毫的雪花,就连初雪也是非常诧异,好厉害的修为,这样一来,更加肯定了那晚出手之人定是这人不假。

    “那夜多谢阁下救命之恩。”

    见到陈均认出自己,这儒生一点也不惊讶,反而是觉得在情理之中。

    “当时听你一言,夜间救你一命,两不相欠,哈哈!”

    “哦?既然是两不相欠了,今日可是何故?”

    听的陈均此言,这儒生收起这幅微笑的面容,突然变得严肃起来。

    “传信而来?”

    “谁的信?”

    陈均有些纳闷道。

    “秦王!”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