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五十五章 是谁出手??
    转眼间两人已是在风雪中奔波了一个时辰左右,这雪也是下得越来越小,渐渐的就连风声也是没了,只听的到脚踩过雪地沙沙的声音,这雪已经是累积到了两人的膝盖处,要不是两人都是有一定的修为,这走起路来还真是要费不少的劲。

    走了这么久了,这到底是要去哪里?

    陈均不由得起了一丝疑惑。

    以两人的脚力来看,已是奔走了不少的距离吧,那小驿站在此刻是完全看不到了。刚开始的时候夜泊和陈均还在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慢慢的,两人之间变得无话起来。看这天色,过不了多久就要亮了,这空气也变得越来越冷。

    陈均觉得夜泊微微的发生了一丝变化,从热切到疏远。难道自己当初就应该是留在那小驿站吗?

    陈均细细的回想起来,或许自己是在哪里露出了破绽,让对方抓住了机会,才会故意写下黑冰台三个字。可就算这个有假,那这通灵鸟是决计不会是假的。虽说通灵鸟之事不少知道,但是这只通灵鸟自己在身上带了那么长的时日,上面有自己留下的独特印记,整个天下间除此之外再无他只。

    不对!

    如果说是御史台内部出了岔子,那么夜泊也可以得到这只通灵鸟,甚至有人偷天换日,为了保险期间将这只换过来。虽说陈均的想法有些天马行空,但此时不得不防啊!

    陈均想到这里,看了一下夜泊,后背不由的惊出了一身冷汗,要是果真如此的话不仅御史台在左庶长的掌握之中,而且自己也是在其掌握之中,尤其是现在,自己更是性命堪忧!

    “夜泊大哥,咱们这是要到哪里?这方向好象不对啊,咸阳不是在东边吗?”

    在这茫茫雪夜当中,陈均发现两人行进的方向正好是北斗星辰所在的方位。

    “到了你自会知晓。”

    夜泊转过头来,有些严肃的看着陈均。

    “这一次御史台打算怎么处理?”

    陈均接着又是问道。

    “我只是来接你的,其他的一概不知。”

    夜泊头也不回的说道。

    “哦,你说这通灵鸟还真是奇怪,另一只居然是白的,一黑一白。”

    陈均有意无意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一黑一白,对应一阴一阳,成双成对!”

    夜泊没有丝毫的怀疑,直接接话道。

    “说的也是。”

    陈均面不改色道。可心中却已是天翻地覆。

    这通灵鸟有没有黑白陈均并不知晓,但是这通灵鸟两公一母为一组,可对方竟然说是成双成对。千算万算自己竟然还是中了这夜泊的诡计。此刻夜泊诱骗自己来此,估计是想离那老婆婆远些,好找个地方将自己一到杀了吧。

    眼下这情况得想办法应对!

    就在此时!

    前面的夜泊停下的脚步,站立在原地。

    杀气!

    一股杀意袭来!

    对方是动了杀机。

    陈均心神一紧,双眼紧盯着眼前的背影,屏气凝神,双手握在了长生剑上面,时刻准备着全力一搏。

    呼呼!

    陈均出了一身冷汗。

    忽然一阵冷风吹来,直灌到陈均衣脖里面,这种感觉好不舒服!陈均感觉到这夜泊的实力要比自己高了不少,就算是自己全力一搏都不一定是对方的对手。

    “嘿嘿,你不觉得自己发现的太晚了吗?”

    夜泊一边说道一边缓缓的转了过来。

    此时的夜泊笑的非常阴邪,看起来满脸的横肉,满是凶煞之气,尤其是那一对小眼睛正是带着杀意,径直盯着陈均。想比之前的那副老实的模样,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又如何!”

    听的对方此话,陈均双脚发力,一个猛蹬,瞬间退后三丈之远,长生剑立于胸前,呈现出战斗的姿态,全神贯注的盯着对方。

    高手过招,在乎一念之间!

    必是不得有丝毫的马虎,更何况对方要比自己厉害不少!

    “哼!死到临头还嘴硬!”

    夜泊话落。

    只见其周身玄气大涨,瞬间变得犹如一条毒龙一般,端的是威风凌凌。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吹在陈均身上,陈均顿时是黑发飞舞,衣袍翻起!

    这气势!

    最少也是玄丹!

    上次那牧云风充其量也就是玄海境,而这人却是要比玄海还要高出一个境界。对方竟是比自己高了两个境界,不管自己的剑意是多么的犀利,可是这境界差距却是犹如一道天涧,将自己与夜泊的修为分隔开来!

    夜泊紧盯着陈均,双手不紧不慢的从包裹当中拿出几个铁环来,只见其双手微微用力,这些铁环居然全部串了起来,直接变成了一截粗壮的铁锁,这就是他的武器吗?

    原来之前对方包里悉悉索索的铁器碰撞的声音就是这铁链子,看来此人为了杀自己隐藏的很深啊!

    好杀手!

    虽说修为比自己高出许多,但还是亮出武器,全力以赴!

    “我且问你,你这通灵鸟是从何而来?”

    陈均面上镇定自若,质问道。

    “小子,就算今天你死,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其实陈均早就知道对方不会说的,这么问只是在拖延时间而已。

    “我知道,肯定是那人给你的对不对?”

    这只是陈均随口说道,那人是哪人谁也不知。

    忽然间,夜泊听到那人二字,面上出现一丝细微的变化,不过片刻的功夫对方已是恢复原样,可就这一霎那光景,就被陈均看在眼中。

    这……

    果然,御史台内部出了叛徒。

    陈均此刻心中是震惊万分,甚至比中了夜泊的诡计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受死吧!”

    夜泊不愧为一名杀手,见得陈均有些失神,竟是挥舞着铁锁直接冲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

    等陈均反应过来时间已经是来不及,只见一道粗壮的铁锁直击自己的头部而来,这速度极快,恍如巨蟒探水一般,裹挟着万钧之势而来!

    啊!

    情急之下陈均大叫一声。

    叮当!

    一声清脆的声响,在这黑夜中非常响亮!

    只见那铁锁击打在长生剑上面,发出一道火光。

    陈均只感觉一道巨力袭来,双手一阵麻木,竟然是握持不住长生剑,长生剑重击在陈均胸前,他、让陈均倒退一丈之远,才将身形稳定下来。

    夜泊收回铁锁,皱了一下眉头。

    “长生剑果然名不虚传!可惜这剑天下只此一把,杀了你我也无用。”

    夜泊摸摸刚才一击留在铁锁上的痕迹说道。

    如果陈均身死,这长生剑不管落在谁的手中,都会引来越国剑炉无休无止的追杀。

    “哇!”

    陈均是终于忍不住了,一口鲜红的血液吐在了雪地上面,是那么的耀眼.!

    “我说你怎么受了我一击能没事,原来是硬撑着吧!”

    “少废话,要我死,没那么容易!”

    “有意思。”

    夜泊用舌头舔了舔嘴角。

    刚在趁着说话的空档,陈均缓过劲来,虽是知道自己并不是夜泊的对手,但也是退缩不得。

    忽然间!

    长生剑发出一阵乳白色的光芒,一道惊人的剑意直接传到了夜泊的眼中,夜泊面上出现了一丝惊讶的神情。

    此等修为,剑气竟是堪比剑道大家!

    “剑势!”

    陈均一出手就是杀招,尽可能多的拖延些时间,那黑冰台的人不应该就此放任不管的吧。

    此刻陈均膝盖稍稍弯曲,忽的一个旱地拔葱,犹如雄鹰一般,一跃而起,鹰击长空,手中的长生剑好似鹰爪一般,从天而落,借势而为,长生剑重重的砍了下来。

    好厉害的一招!

    夜泊的眼中只有一把巨剑,从天而落。

    “哈!”

    夜泊一声大喝,忽然间整个人散发出黑色的玄气来,带着无尽的漩涡,好像能将人湮没于此一样,不得不说,刺客修炼出这样的玄气,夜中行事是最合适不过了。

    叮咛!

    这一声尾音拖得及长,慢慢的是四散而去,竟是传的老远。

    远处雪地上的一女子正是踏雪无痕,以极快的速度在雪上划过。忽见这女子双耳竟是自己动了一下,抬头看了一下北方,娇美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着急之色。身形霎时就已不见了,雪地上连一点痕迹也未留下。

    而这边陈均手中的长生剑砍在了对方的铁锁之上,就好像是在棉花上面一样,想用力却是用不出来。

    夜泊对着陈均一笑。

    不好!

    只见其手势一变,手中的铁锁朝着长生剑席卷而来,竟是想将长生剑缠绕起来。如果对方一旦成功,那么失去了长生剑的陈均就犹如拔了牙的老虎一样,只能任人宰割!

    情急之下,陈均立马想起上善若水决当中的柔字决。手中的长生剑,如此一把大剑竟是硬生生变得犹如一条水蛇一般,扭来扭去,在那铁锁中抽了回来。

    夜泊见得陈均这等剑法,有些惊讶,但片刻之后却又是一脸的蔑视,好像看着是雕虫小计一般。

    “好剑法!且看我一力降十会!”

    夜泊忽然发力,只见其手中的铁锁忽然间变得直挺挺的犹如一根长棍一般,铁锁的一端直接拍击在了陈均胸口处,陈均顺应着倒飞出去,重重的摔在雪地当中,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雕虫小技,受死……咦!”

    夜泊本想连着给陈均致命一击,话还未说完,却是发出一声惊咦!

    忽然间。

    天空一把巨剑!

    这剑在这黑夜中看起来也不是那么亮眼,可是却让人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此刻,整个天地间,只能感觉到这把巨剑的剑意!

    擎天一剑!

    夜泊眼珠缩成一个针尖大笑,十分惊讶。

    原来陈均刚才摔落,没有做丝毫停留,忍着浑身剧烈的疼痛,只能是拼此一博了,除此之外已是再无机会了!

    不成功,便成仁!

    “啊!!!”

    一声厉喝。

    顷刻间,一阵强烈的冲击波四散而去!

    刚刚落下的雪花又是漫天飞舞,真是个剑意漫天,雪花飞舞,不一般的意境!

    “哈哈……”

    突然间。

    夜泊的笑声戛然而止,满脸是不可思议的表情,面上有些扭曲。

    咚!

    身体直直的倒在雪地当中,很快的身边的雪地红了一片!

    突然暴毙。

    死了!

    这…这怎么可能。

    陈均也是一脸的不信,自己剑落下去之后夜泊还是安然无恙,甚至于哈哈大笑起来,可是这怎么就突然死了。

    难道还有人出手?

    陈均围到夜泊尸体前,发现其背后有一黑点,鲜血正是从这里汩汩流出。

    这黑点竟是一支箭!

    到底是何人这么厉害,竟是一击就将一个玄丹境高手击杀。

    陈均抬头四望,目之所及,空旷一片!

    哗!

    陈均也是倒在雪地当中,大口大口的喘气!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