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五十四章 御史台夜泊
    不想这还未到咸阳,就已经是遇到了御史台和黑冰台之人,看来这一次的事件已经是牵动了西秦各势力的心弦,尽是派人来打探消息。想到此处,陈均不由得想起了那张绝美的脸庞,也不知道正处于事件漩涡中心的嬴莹此刻是怎么样了。上次一别也没多久,自己又要去咸阳见到她了。

    陈均伸手在火上烤了起来,看了四周一眼,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自己休息一晚,既然如此,索性在这暖和屋子里修炼到天亮再说吧。这顷刻间,陈均已是身神合一,运气于脉,专心修炼起上善若水决来。

    不知不觉当中,这夜已过半。

    自从上次在大蛇部族和牧云风拼命一战,激发出了长生剑应有的实力,再加上陈均对父亲留在长生剑中意境的领悟,这伤好之后,陈均修为竟是又是强了一些,朝着玄海境跨了一步。此时的长生剑正静静的立在陈均旁边,只是它现在过于耀眼,陈均不得已用了一块黑布将它包了起来。

    对于修炼者来说,这化玄仅仅只是第一步而已。陈均修炼虽说天资卓越,可是开始修炼的时候却有些晚,耽误了最好的时间,此时能有这样的成就实属不错,这往后要想进入气海境,不仅需要超乎寻常的毅力,更需要日积月累、厚积薄发才行。

    嘶!!!

    忽然间,外面传来一阵清晰的马鸣,在这风雪中听起来是格外的清晰。

    修炼中的陈均忽然惊醒过来,顿时全身上下剑意一收,又是变回那个文弱的书生。

    都这么晚了,来人会是谁呢?

    这老婆婆也是听到了声响,已经是起来到这前堂,用发黄的眼珠看了陈均一眼,转头径直走到了门口,将大门拉开。

    此时的风已经是小了不少,雪似乎也要停下来的样子,可是这吹来的风却是更冷了。这半夜的冷风,最是令人不舒服!

    陈均抬头,只见外面立着一个黑影,有点模糊,看不清具体的面容,身形给人觉得敦厚壮实的感觉。那人身后跟着一匹黑色的骏马,那骏马身上的印记和陈均的大致一样,都是来自于西秦官家,上面那些细微的区别又是告诉陈均,这人是来自于咸阳。

    咸阳!

    真不知道为何,陈均一来这驿心神就一直处于绷紧状态,咸阳两个字更像是在那绷紧的弦上轻拨了一下。

    “客官何处去,可有文书否?”

    外面传来那老婆婆的声音。

    那人并未说话,只听得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而且还夹杂着一些铁器碰撞的声音,应该是这人在拿文书出来吧。

    如果这要是来路不明的人,这老婆婆估计是不会让对方进门的吧!

    那人就这样静静的等着。

    过了一会儿,终于是听的那老婆婆大喊。

    “哎呀,客人是御史台的大人啊,这天冷快点进来吧。”

    这西秦的通关文书上面都会写到此人是谁,所做何事情,如果是西秦官家之人,都会将此人在官府所任何职,在何地方都会一一写清楚,所以这上面应该是假不了。

    那这么说这人真是御史台之人了!

    陈均听的这三个字,猛然间来了精神。

    “正是!”

    这声音听起来非常的浑浊,好像是有一口浓痰含在喉咙处,想咳却又是咳不出来一样。

    哐当一声!

    这人进来之后,将随身带着的一个大大包裹砸在地上,顿时尘土飞扬,发出一声重重的声响,背着这么大的一个包?

    “哎呀,这赶路可真是遭罪,这大半夜的,风雪连天,幸好这里有个驿站。哎!小兄弟,你这是到哪里去的?”

    陈均细看这人长得是面黑耳赤,脸盘比较大,满脸的麻子,眼睛有些小,看起来有些滑稽,身形圆胖又让人感觉到是老实巴交的。再看这穿着也不怎么讲究,甚至有些邋遢,外面裹着一件厚厚的长袍,上面皱皱巴巴的,胡子拉碴上面还结着冰,就连衣服上也残留着一层薄薄的雪雾,也没怎么打理,任由它在那里慢慢融化。

    看着这人的打扮,陈均不得不相信,与这人的相遇顶多就是个巧合吧。如果这御史台要派人来找自己一定要绕开赢熋的眼线,所以来人必定是个高手,而且这人带着一包东西,怎么看也不像是着急赶路的人,倒像是个错过上个驿站的人。

    “咸阳!”

    陈均试探着说道。

    “哎呀,咸阳啊,我刚从那里出来,那里的雪了没这么大,没想到这越往西这雪就越大啊!”

    这人声音有些惊讶,非常熟络的说道,对于咸阳话语中却是只有天气。说完之后接着又是从包里拿出来一个葫芦,打开盖子,顿时一阵酒香传来。

    “咕咚!”

    长饮一口,又是砸吧了一下嘴巴,看向陈均。

    “哎呀,小兄弟要不要来一口啊?”

    唉!看来不是了。

    “不用了,谢谢!”

    陈均客气道。

    见得陈均这幅模样,这人又是往前面靠靠,离陈均近些,轻声说了起来。

    “小兄弟啊,我告诉你这女人和美酒,天下一绝啊!尤其是细皮嫩肉的娘们,嘿嘿,这一掐,直接能掐出水来啊,想当年啊……”

    说着这人的面上尽是回忆之色,吹嘘着自己的过往。陈均没想到这人脸皮这么厚,随便遇到一个人竟然就说起来自己的风流韵事,看着模样看不猥琐。陈均越加肯定他就是一个路人,此刻只不过是偶遇而已。

    “客官,马喂好了,老婆子就休息去了。”

    那老婆婆冷不丁的一句话打断了陈均的思路,也让正在吹嘘的那人有些尴尬,不知道是喝了酒的潮红还是真的脸红。

    “有劳了!有劳了!哎!好酒!”

    那人说完又是喝了一口酒,眼角一直是盯着那老婆婆的方向。

    “小兄弟不解风情啊!”

    也不知道这话是说给谁听的。

    那老婆婆步履蹒跚的走到了后门前,一拉门头也不会的就到后院去了。

    那人慢慢转头看向陈均,陈均却是有一种猛然间转来的感觉。

    为什么是猛然,因为此时的对方一脸的严肃,竟似变了一个人一样,眼神当中透着一股精气,显示出一种精明干练的老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连胡子上面的冰渣滓都是消失不见了。

    “你……”

    “嘘!”

    陈均大惊失色,刚要说话,却没想到这人将手放在嘴边示意自己不要出声,这是何意?

    只见那人又是用手指了一下后院的方向。

    陈均当下明白对方指的就是那老婆婆,看来这接下来的话怕被那老婆婆听到吧!虽不明何意,但陈均还是照做。

    看的陈均明了自己的意思,这人露出了一丝善意的微笑,示意陈均放心。然后将手伸到胸口处,掏出一块令牌来。

    陈均一看。

    啊!

    这……这竟是那通灵鸟。

    “你…”

    陈均又是压低声音继续道:“御史台。”

    那人点点头。

    看来这人早就怀疑了老婆婆了吧,适才是故意做出那种姿态来,混淆视听的吧!

    这人并未说话,而是从地上捡起来一块木炭来,在地上轻轻的写起字来。

    “隔墙有耳,老婆婆有问题。”

    陈均点点头。

    “我是御史台夜泊,特来找你。”

    其实见到这通灵鸟,陈均就早已相信对方就是御史台之人,所以也是点点头。

    “跟我走,我们先离开此地再说,那人厉害!”

    见得对方是想让自己离开这里,这下陈均倒是有些犯难了。之前那老婆婆确实是在有意无意的保护自己,这肯定是做不了假的,可这夜泊为何觉得这老婆婆危险?如果这老婆婆不御史台之人,那会是谁呢?如果夜泊不是御史台之人,有如何会有这通灵鸟,更甚者那赵某人又是谁?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

    陈均陷入深思。

    夜泊也是静静等在旁边。

    过了一会儿,陈均也捡起来一块木炭。

    “老婆婆是谁?”

    这个问题是经过了陈均陈均的深思熟虑,要是对方一答错,那么就算对方有通灵鸟在手,陈均也不会再相信夜泊,否则,就是可信之人。

    看到这三个字,夜泊看着陈均,说不出什么表情来。

    陈均身体稍稍向后退了一下,手已经是握在长生剑剑柄之上,长生剑随时都有可能出击。

    夜泊停了一会儿,好像是在思考,双眼炯炯有神,一直盯着陈均,好像又是带着一丝笑意!

    形式突然变得紧张起来,两人就这么互相盯着对方。

    片刻后。

    夜泊伸手写了起来。

    陈均的心都是提到了嗓子眼,对或错,看第一个字便知。

    只见夜泊一笔一划接连写了三个字,中间一点也没停歇。

    陈均一看这三个字,立马用脚将上面的字全部抹掉,示意对方现在就可以出发。

    其实夜泊写的那三个字是黑冰台。

    为什么会这么问,因为刚在陈均在深思的时候陈均就理清了这里面的关系。首先这老婆婆保护自己不假,但又不已真面目世人,那只能是黑冰台之人了。因为此次事情应该是由黑冰台处理,陈均做为如此重要的证人,黑冰台怎能不加以保护。

    其次那赵某人既不属于黑冰台也不是属于御史台,应该是秦王的人,不然那假国书上面的大印又是从何而来!

    如果说夜泊是来刺杀自己,那么一般会说老婆婆是左庶长之人,因为他并不知道这老婆婆却是在保护陈均。看的夜泊写的黑冰台,陈均觉得有必要在拖延下去了,更何况知道这通灵鸟的人活着的已经不多了,估计只剩下左统领一人了吧!

    此刻,陈均终于是将这些人的身份弄清楚了。

    说动就动,顷刻间两人收拾好东西,悄悄的离开了驿站,为了谨慎期间甚至连马也没要了。

    一会儿的功夫,就已经是彻底淹没在雪夜当中!

    果然,此时的驿站中根本就没有什么老婆婆,却只有一个妙龄女子。这女子的脚下丢着一对杂物,仔细一看这就是那老婆婆之前身上的衣物。

    雪夜中一个人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