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五十三章 儒生、剑客、老婆子
    “哈哈!老天真是对我赵某人不薄啊,在这雪夜当中却是遇得个如此去处!”

    这人站在外面,拍打着身上的雪花,声音已经是传来了过来。

    不知什么时候,这大雪又是下了起来。

    看这人是一身儒生的打扮,但听这说话的语气,确完全不像是个儒家子弟。自战国以来,百家争鸣,士子大夫皆以自家礼法为重,尤其是儒家,一言一行更是要合乎礼法,所以这每个儒生出来都来着鲜明的儒家气息,可这人除了衣冠之外,却是全然没有。

    “客人去何处?可有文书否?”

    这老婆婆又是上前,用同样的话问道。

    “呶!拿去。”

    这儒生从褡裢里面掏出文书,递给老婆婆。这老婆婆借着屋里传出去的灯火细细看了半天这才说起来,这儒生竟是没有丝毫不耐烦,静静的等着,只是这次时间陈均感觉到好像是格外长些。

    “原来是商家,这么晚怪冷的,进来吧!”

    老婆婆说完之后又是朝着外面看了一眼,估计是在看这儒生有没有骑马过来。

    这儒生直接进来后,看了陈均一眼,不知道是有意无意,轻声冷哼了一下,径直坐在了陈均的对面。陈均自始至终都是低着头,但眼睛是一直盯着对方的双脚上面。

    此时刚才加进入的炭火变得火红,哔啵哔啵的烧了起来,照了的陈均脸上热乎乎的,那儒生也是搓了一下手。

    那老婆婆也跟着过来,没有觉得有丝毫的不妥,就直接坐在了两人的中间,伸出一双苍老又满是泥垢的手,在火盆上面烤了起来,这次并未问那儒生饭否之类的话。

    这时,这时间本不可能遇在一起的三个人坐在了一个火盆旁边。

    陈均像是剑客,还有讲究的儒生,肮脏的老太婆子。

    陈均心中想着,觉得奇怪。自己看似剑客,其实不是剑客,而那儒生也不是个地道的儒生,尤其是那老太婆,更不想是一个年长的老人。

    天大地大,这还真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哈哈,小兄弟,这是去哪里啊?”

    过了半天,身子暖和了,人也活络起来了,那儒生看着陈均道。

    “咸阳。”

    儒生点点头。

    “哦,做什么?”

    “做事。”

    见得陈均爱理不理的模样,这儒生还是不放弃的问道。

    “什么事情这么神秘啊?”

    “该做之事。”

    “咳咳。”

    那儒生连问三次,陈均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那儒生不由得有些尴尬,干咳了两下,又是看了一眼那老婆婆。

    此时那老婆婆双眼眯着,一副老生自在的模样,嘴巴里面也不知道念叨着什么,在火光的照耀下面上红扑扑的,倒有些好看了。

    不知道怎么的,陈均觉得这老婆婆坐在中间,是有意将两人分开,这也不知道是何故。

    小屋子又是安静下来,只听得外面的北风呼呼作响。

    “小兄弟,你信什么?”

    忽然间,这儒生一声暴喝,陈均心中打了一个激灵,不由自主的说道:“法!”

    正在烤火的老婆婆那双干枯的双手猛然绷紧,好像是在准备用力一般。

    这话刚刚出口,陈均就后悔起来,自己刚才集中注意力想着这人的来历,可这人冷不丁的大喝一声,感觉竟似深入到自己的大脑当中,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便说了出来。

    好厉害的修为,陈均不知道对方是何意,手已经是握在了长生剑上面。那儒生用眼角瞥了一下陈均的手。

    “哦!小兄弟是法家啊!”

    陈均并未答话,全力戒备着。

    儒生顿了一下,忽然变得阴恻恻的,一字一句的说道:“想知道我刚才使的是什么法门吗?”

    看的对方的表情,陈均由不得心里一紧,想起了那天河郡守嬴履也是一个儒生,手心已是渗出汗来。旁边的老婆婆忽然死死的盯着那儒生,看这架势好像对方一有异动就能立马出手一样。陈均看在眼中,难道这人是在有意的保护我,难道是御史台之人?

    此时,小屋当中的气氛瞬间凝固起来。

    三人,各有所想。

    “哈哈哈!”

    儒生看了那老婆婆一眼,忽然间反倒笑了起来,笑的非常洒脱,竟是缓和了一下这氛围。

    “那是因为你是真正的法者,由表及神,法之一字,印刻上面。所为我大喝之下,震烁到你的心神,情急之下你必是会说出心中所想,你说对还是不对?”

    老婆婆听的这话,面上有些疑惑,干枯的手指微微有了弯曲,又是自顾自的烤起火来。

    经过对方这么一说陈均立马就明白了,看这儒生年纪轻轻,可陈均感觉到对方举手投足之间都带有一丝老成,自己并不愿意搭理对方,可自己的举动都是在对方的算计当中,此人到底是何目的?实在是猜不透对方所想,陈均并未答话。

    “身为法者,又是去咸阳,只可惜啊,你生不逢时。”

    儒生边说边朝着老婆婆看了一眼,一脸的感叹。

    “难道此去咸阳对法者有不利耶?”

    儒生面色变得严肃起来。

    “岂止是不利,简直就是去送死。”

    陈均急忙问道:“此话何解?”

    “商子身亡,法者无首,赢熋当道,儒生重用。”

    那儒生盯着陈均,一字一句道。

    啊!

    陈均大惊失色,听的此话顿时心往下一沉。

    “此言当真。”

    “我为儒生,你是法者,有必要骗你吗?”

    听到陈均怀疑自己,儒生面上有些不悦。

    “阁下,据在下所知商子乃圣人尔,如何能这么轻易的身亡,阁下危言耸听,道听途说罢了。”

    那儒生甩了一下衣袖,哼了一声,转头过去,不再说话。就在两人对话期间,那老婆婆好几次都是欲言又止,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呵呵,两位客人,老婆子年纪大了,易乏就睡觉去了。”

    这老婆婆摇摇头,好像是看出了什么,一步一步朝着后院走去。

    过了一会。

    看着这老婆子走后,儒生又是看向陈均。

    “小兄弟,你为何不信?”

    陈均摇摇头。

    “不信就是不信。”

    “这个给你。”

    陈均看的对方递过来一方白绢,叠的整整齐齐的,陈均有些疑惑接过来打开一看,首行就写着几个大字“告国人书”,这竟然是国书。

    啊!

    这……

    陈均只觉得心中咚咚的跳动,不一会儿冷汗都是出来了。

    “这…这原来是真的?”

    “看这大印,当今秦王嬴政的字号。”

    陈均一时心急,根本没有注意到,对方说起嬴政两个字的时候满面都是尊崇。

    这大印是万万不会作假的,除非是这儒生和秦王合起伙来哄骗自己,否则根本不可能是假的。如此一来,这西秦肯定是左庶长赢熋当道了。

    陈均面上阴晴不定,那儒生一直将视线就放在了陈均的面上。

    “小兄弟这咸阳是非去不可吗?”

    “嗯。”

    “不知小兄弟现居何要职?”

    这儒生故意说了一个要职。

    陈均明白对方的意思,不卑不亢道:“里正。”

    “哼,一个小小的里正,说句实话,你还真是不自量力啊。”

    儒生一声冷哼,鄙夷的看了一眼陈均,便不再说话,好像是故意让陈均知道自己看不起他。

    “君子所谋者,汝怎可知也?”

    陈均也是个自强之人,听的对方这话,反问道。

    “噢!那你倒是给我说说是什么?”

    陈均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儒生看在眼中,问道:“你叫什么?”

    “陈均。”

    “雄辩之士?”

    陈均点点头。

    “好,今日你就给我赵某人说说,让我看看你是不是徒有虚名尔?”

    这儒生此时更是惊动,竟然手指陈均说道。

    “古语有云成事在天,谋事在人可对?”

    儒生点点头。

    “有那么几分道理。”

    “好,既然成事在天,那要谋事何用?”

    儒生甩了甩衣袖,面上又有一些不悦,站起身来。

    “你的这雄辩之士就凭的是这妇人骂街的本事,绕来绕去吗?”

    陈均站起身来,目光盯着灯盏,忽然让人觉得气势大变,转眼间有了一种运筹于帷幄之中的气魄。儒生看了一眼,轻轻点点头,这才是雄辩之士应有的气概。

    来回踱了两步。

    “齐国有一妇人,名曰良人,可是这良人并不是个良人。良人自幼便是嫌贫爱富,希望嫁得一大户人家。可惜这天不遂人愿,良人嫁给一清贫之家,过的是家徒四壁的日子。良人听说不远处的山上有一庙宇非常灵验,便日日月月,年复一年,非常虔诚,终日祈求能够大富大贵,可这庙中天神就是不显灵。三年后,良人在梦中见到了这天神。”

    陈均看着对方停顿了一下,看对方能不能猜到自己下文。

    “子曰不语怪力乱神也,你这法家难道就学的是这些吗?”

    儒生对陈均大失所望。陈均倒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继续说起来。

    “良人问曰,拜你三年,空空如也,你有何用。那天神道我本想帮你,可是无从做起。这头一年你说你要做点磨豆腐的生意,可我这边都准备好了要帮你,可你却迟迟不见动静;这次年你说你想以卖菜为生,我都在你地里准备好了收成,可是你却不播撒种子;这最后一年,你这不还没告诉我你想干什么呢。

    良人大喜,原来这天神是真的,赶忙说你就不能让天上直接掉下馅饼吗?天神想了半天答应了良人。忽然间天上馅饼真的就落了下来,但却是良人享用不了了。”

    儒生听的兴起,赶忙问道:“为什么?”

    “噎死了。”

    “这……”

    儒生怔住了,觉得有什么道理在里面,可自己又说不上来。

    “哈哈哈,有趣!”

    一会儿后,儒生笑了起来。

    陈均又继续说起来。

    “不谋事者,当如良人一般,纵是天能成,但事却不能成,何也?凡事不谋也。深谋不一定事成,但不谋者,必不能成也。君子谋事者,不靠天,不倚地,但凭胸中韬略,经天纬地,万事可谋。就算天有不测,却也十之能成一也。如良人一般,纵是三年也难以事成。”

    “哈哈!那你这是要做那谋事者呢?”

    “对,不谋怎能事成,就算事败,焉再无事咦?”

    陈均一脸坚定的说道。

    啪啪啪!

    那儒生听到此处,竟是鼓起掌来,眼中满是对陈均赞赏。

    “昔日孟轲有言,虽千万人吾往矣,和你陈均的想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哈哈,今日能听得此言,赵某人实属大幸。”

    这下陈均有点疑惑,这儒生的此举完全是违反常态,自己不是和对方在论战吗?难道这么容易就被自己说动了,要是若真如此,此人心胸让人不得不服。

    “过奖了。”

    陈均对着对方拱手道。

    “那你如何某?”

    “无他,应势而变也!”

    听完此话,那儒生走了几步,径直走到了门口,拉开大门。

    呼呼……

    一阵刺骨的北风刮了进来,吹的人面上生疼,顺带着鹅毛般的雪花也是飘了进来。

    唉!这雪是越下越大了,风也是越刮越大!

    这儒生是要在此刻离开吗?

    “陈均,咸阳,赵某人看你如何谋事?”

    这儒生看着门外,背对着陈均说道。

    此时陈均就算是再傻也知道对方肯定和咸阳脱不开关系,甚至于有可能是黑冰台之人,至于那老婆婆可能就是御史台之人。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听的此话,这儒生并未答话,站在门口,任凭冷风袭面,一会儿的功夫这屋子里面的热气都要散光了。

    良久……

    “好好好!实话告诉你,赵某人所言商子身亡实属骗你!”

    吱呀!

    门关了,那儒生已经是不见了。

    独留下陈均在屋子里面。

    这人会是谁呢?

    对了,那大印都能是假的吗?为什么对方要如此来试探自己?这着实让人头疼。这还未到咸阳,各路人马都是纷纷而至,这要是到了咸阳只怕是群英荟萃吧。

    想到此处,陈均竟是对咸阳的事情有些期待,期待这未知的恐惧。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