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海量电子书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秦帝烽烟 > 第五十二章 雪夜驿站
    看着这十六字陈均不由得思索起来。

    万万没有想到这居然是黑冰台的来信,如此看来西秦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是秘密处理,不愿进行声张,要说起这原来,还得从黑冰台的由来说起。

    当时秦魏河西一战,秦献公右眼中箭,不治身亡,仓促之下立嬴渠梁为秦国国君,也就是后来的秦孝公。秦孝公刚刚继位,魏国的上将军庞涓谋划,邀sd五国国君齐聚魏国鹿野,共谋分秦。西秦陇上蛮人在此时也是闻风而动,欲与庞涓内外勾结,以图灭杀西秦。

    当时西秦国力孱弱,正是主少国疑,要是六国一旦合谋成功,那天底下将没有西秦的容身之所。值此危难之际,秦孝公审时度势,展现出一代圣主的雄才,从内而破,派遣得力干将悉数调查六国,利用六国间隙,挑拨是非;后用金银珠宝的财物,贿赂各国朝堂高官,笼络人心,一夜之间,竟是没有调动一兵一卒,就将这场灭国危机化为无形!

    自此之后,秦孝公励精图治,从而设立了这黑冰台,专门针对sd六国派遣斥候、间隙,探听消息,收取信息,贿赂高官,可以说在当时所有针对六国的秘密行事都是由黑冰台来处理。

    当时秦孝公也深知这等机构所具有的威力,如果一旦进入西秦朝堂,那将对朝堂有巨大的影响。后经过深思熟虑,便将黑冰台设立于大山当中,并下令黑冰台永不参与西秦内部朝政,只能对外。

    及后当今秦王嬴政继位,左庶长赢熋开始摄政,致使西秦朝堂发生大变,反而是让这黑冰台的权势越来越大。这黑冰台宗令位子便开始由西秦王族嬴敖担任,而嬴敖此人是秦王嬴政叔父,左庶长赢熋的弟弟,根正苗红的西秦王族。

    此人一上任,这黑冰台的手就越伸越长,甚至于伸到西秦朝堂之中,凡事都要插一手。而那边左右相和左庶长两派在朝堂之上势如水火,正好是给了这黑冰台一个机会,权势越来越大。

    陈均此刻被黑冰台召见,有些奇怪,但又在情理之中。因为这黑冰台此刻可以说是中立的一方,再加上嬴敖此人素有威名,那边也不偏袒,所以眼下黑冰台来处理此时是最合适不过了。

    这黑冰台召见人素有“一月阎王”之说,意思就是说不管你身在何处,只要被召见,一月之内必须到人在黑冰台现身。如若不然,就算是跑到天涯海角也是无用,而且会处于重罪。西域之事牵扯重大,可以说没有自战事以来,这是西秦死伤铁鹰剑士最严重的一次事件了。陈均所去,必定是凶险万分。

    *****

    黑夜。

    天地间却是一片苍白。

    大雪过后的空气中带着浓厚的寒意,要是深吸一口气,就能明显感觉到喉咙处凉丝丝的,有些不舒服。远处的大树,大山,大河都是盖上了一层厚厚的雪,足足有一尺来深,俗话说的好“瑞雪兆丰年”,来年这关中肯定是个好收成!

    在官道的旁边,立着一座小小的驿站,驿站房顶已是覆盖了厚厚的一层大雪,在这空旷的原野当中看起来就好像一个鼓足气的山包一样,要不是里面透露出一丝微弱的灯火,寻常人就算是路经此地也难以发现这里。

    驾……

    远处出现了一点黑点。

    哒哒……

    雪地,一人一马。

    原来是雪中赶路的人,只见这人身下骑着一匹黑马,极为雄壮,在这快要及膝盖的大雪中是马蹄翻飞,看似行动丝毫不受影响。马上那人一袭黑衣,看不清具体的模样,倒是身后背着一把巨型的长剑,甚是威武。

    再近一些,这马身上的马鞍看来是出自于西秦官坊,而这骏马身上的铭文,看得出来是来自于西秦军队当中,这来人应该是西秦官家不假。

    “吁!”

    骏马大口的喘起来,嘴里翻腾出了一阵白雾!

    人冻马乏。

    陈均没想到这为了赶路竟是错过了驿站,在这黑夜中奔跑了两个时辰本,以为只有等到天亮才能到下一个驿站,没想到这眼前就看到一个。这驿站虽说有些小,但还是总比在荒郊野外强,就算是人没问题,这胯下的马儿快要受不了了。

    吱呀!

    陈均刚刚下的马来,就听到这驿站大门打开的声音,瞬间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迎面而来,这种感觉,让人向往。

    “客人何处去,可有留宿文书?”

    只见从里面出来一个老婆婆,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满头的银发,看起来还有些脏兮兮的,好像是好几天都没有洗过了,满脸沟壑纵横,相貌有些扭曲,眼睛一个大一个小,看起来就是奇丑无比,怪异之极。

    看的这幅景象,陈均面上有些警惕,对着驿站也是怀疑起来。

    “呵呵,不要怕,老婆子就是因为这长得太丑所以才被派来此地,先生可有文书?”

    老婆婆自觉笑的非常灿烂,可这一张口露出一排黑黢黢的牙齿来,看起来更是吓人了。

    自从商鞅变法以来,西秦人离开本地须得有文书才行,不然晚间没有驿馆敢收留,要是有驿馆或者庶民私自收留,那便要受到连坐的处罚,如此一来便成了流民一样。所以这文书此时就显得非常重要了,而且这文书必须得有县令大印才行。

    陈均没有答话,伸手拍了一下身上的雪花,将自己的文书伸手递给这老婆婆。老太婆接过文书,认真的看了起来。

    “呵呵,不错,来进来先坐,马儿就交给老婆子吧。”

    “既然如此,谢过了。”

    陈均拱拱手便将手中的缰绳交到了对方手中,那老婆婆接过缰绳一步一步的朝着驿馆后面走去。陈均转头看着对方的背影有些驼背,脚印在雪地里面踩的很重,每走一步都是一个很深的印子,在这荒郊野外遇到这让一人,不管任谁也会觉得奇怪。

    陈均推门进去,发现房屋顶上吊着几盏灯火,照的这屋子里面非常明亮。在屋子的中央放着一盆炭火,里面正哔啵哔啵的烧着木炭,红红的火焰上面是黑漆漆的木炭,看起来像是刚加上去的,难道这老婆婆在等什么人不成。还有这灯盏,甚至于桌子下面的凳子都并未收起来。

    这按理来讲,大半夜的炭火应该是快要熄灭才对,而这椅子不是应该全部都摆放到桌子上面吗?

    着实奇怪!

    陈均坐在炭火旁边,烤烤手,刚才手冻得有些麻木,又是将长生剑接下来放在手边以防不测,等手不麻了,手灵活些了,就算与人交战也不会影响实力的发挥。

    过了一会儿。

    “哎呀,今年这雪,不仅来的早,而且来的大啊!”

    老婆婆进来一边拍打这身上的雪花,一边说道。

    “是啊!”

    陈均有意无意的说道。

    “敢问大人去哪里?”

    这老婆婆又问道。

    “咸阳。”

    “哦!”

    老婆婆应了一声之后,想了一会儿又问道。

    “用饭吗?”

    “不用麻烦了,我有干粮。”

    说罢陈均从包中掏出肉干,放在炭火上面烤了起来,不一会儿香味充满了整个屋子,陈均大口吃了起来。

    那老婆婆见到陈均并不愿意搭理自己,便坐在陈均对面,烤起手来。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坐着,都未说话。

    陈均一直是警惕的应对着,对于方圆百里都没人烟的驿站,实在是想不通这人是从哪里来的,而且是个行动不便的老人。

    这老婆婆一直盯着陈均,陈均却是将视线放在了火盆当中,刚好可以看到对方的脚,一旦有异动,自己立马可以察觉。

    “呵呵,大人,这驿馆已是离开大道,所以有些偏僻,很少人来,故此只剩老婆子一人。”

    看的陈均一副紧张的模样,这老婆婆还像是在解释。

    “啊!难怪这一路过来并未见得路人。”

    在这大雪覆盖之下,陈均都不知道自己走错了。

    “不打紧,明日大人只管往东而去,便到了大道上面。”

    “多谢了!”

    说完这句话,陈均又是只顾盯着火盆,一副居然于千里之外的模样,其实倒不是陈均倨傲。而是这老婆婆刚才在雪地里的那个脚印,以陈均的体重也踩不出那么深来,所以这人最起码身负不低的玄气。

    “呵呵,大人,既然如此,老婆子睡觉去了,马就在后院喂着呢,大人明日一早如想离去还请自便。”

    看的陈均这样,这老婆子也觉得无趣。

    听的对方这么说,陈均松了一口气,不由得有些疑惑,难道是自己想多了。

    “有劳了。”

    老婆子挥挥手,起身朝着院后而去。

    就在此时。

    哐当一声!

    这分明是大门被巨力撞开的声音,忽然间一阵冷风吹了进来,紧接着是雪花直接被吹到陈均身前的火盆当中,一下子便消失不见,这种突然而来的冷风最让人难受。陈均坐直身姿,转头看去,只见外面站着一个全身灰色衣袍的年轻男子。

    这男子看起来极为俊朗,可谓是面冠如玉,面上没有一丝胡须,比那女人还细嫩些,身形高大,肩膀宽阔,腰间带着一块明玉,一副儒生的打扮。上身背着一个褡裢,看起来也没多少东西。

    高手!

    ……

    这是给陈均的第一感觉。

    这路面都是大雪,要是一般人行走在上面必然会发出沙沙的声响,可是在这么安静的屋子里面,陈均居然就没有听到此人的脚步。更甚者就连对方的气息也是没有感应到,要知道这雪也是水的一部分,可是对方好像就是融入这片大雪当中,难以察觉。

    此时手暖些,灵活起来。

    陈均将手放在了剑柄上面。

    忽然,只见得那老婆婆眼中竟是一道精光闪过,满是戒备。

    没想到就在这么一个小小的驿站当中,遇到的人竟是高手。

    还真是藏龙卧虎!

    不可能是巧合吧?这都是为何而来?

    (求收藏,求推荐。)